云中歌(大汉情缘)

返回首页云中歌(大汉情缘) > Chapter 9 人心尽处竟成荒

Chapter 9 人心尽处竟成荒

  三日后,正是吉日,宜嫁娶。

  在刘询的旨意下,霍家女与许家女同时进府。一个是大将军霍光的女儿,一个是皇后娘娘的表妹,谁都不能怠慢。孟府的管家为了一切能周全,费了无数心死。只求能太太平平,两边都不得罪。

  孟珏对一切出奇的冷漠,去请示他任何事情,她要么一句“你看着办就行了”,要么一句“随便”。

  “是两位夫人同时拜堂,还是分开行礼?”

  “随便。”

  “公子晚上打算先在哪位夫人处安歇?按理应是大夫人,她是皇上封的正一品,不过公子若想先和二夫人圆房,老奴也可以去安排,公子的意思是……”

  “你看着办就好了。”

  呃!这都能随他安排。管家彻底明白了孟珏的无所谓。

  “公子想让两位夫人住在哪里?老奴看着竹轩和桂园都不错,只是一个离公子的住处有些远了。”

  管家已经做好准备,等着“随便”后就请示下一个问题了,不料孟珏沉默一下说:“让大夫人住远点,越远越好。”

  “老奴明白了。”

  大婚当日,百官同来恭贺。宦官又来宣旨赏赐了无数金银玉器,还说皇上有可能亲临贺喜。孟府真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盛。

  两顶花轿,一左一右同时到达孟府;两段红绸,一头在轿中新娘子的手中,一头握在了孟珏手中;两个女子,要随着他的牵引,步入孟府,拜天地高堂。

  不了刚进府,大夫人脚下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将牵引他们姻缘的喜绸掉落。一旁的丫鬟亟亟去扶她,她隔着盖头说她头晕身软,实难站立。

  喜婆急得蹦蹦跳,再难受也该忍到拜堂礼结束,若连天地高堂都不拜,算哪门子成婚?

  众人七嘴八舌地劝云歌忍一下,孟珏却只是唇边含笑,淡淡地凝视着盖着红盖头的人。盖头下的人好像知道他的动作,微仰着头也在盯着他,目中有嘲笑。

  两人之间的怪异让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却怎么都看不明白。

  孟珏突然转身:“送夫人去房中休息养病。”一场淡漠的声音,似将一切的欢乐幸福都隔绝在外。

  两段红绸,只牵引着一个女子进入了喜堂,另外一截空荡荡地拖在地上。

  众人本在高声笑闹,见此,都是突然一静。霍光愣了一愣,仆人嗫嚅着解释小姐病了,他忙代女儿向孟珏道歉,张安世在一旁巧言化解,众人也都精乖地随着喜乐笑闹起来。

  扰攘声将不安隐藏,一切都成了欢天喜地地喜庆。

  一路行去,大红的灯笼、大红的绸缎、大红的柱子,漫天漫地都是红色。

  云歌跟在三月身后,沉默地望着好似没有尽头的红色。

  三月行到竹轩前,尽量克制着怒气说:“大夫人,您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奴婢看夫人的样子,应该是不用请郎中了。”

  云歌淡淡一笑,自推门而进,对尾随在她身后的于安吩咐:“把屋里的东西都移出去,把我从霍府带来的东西换上。”

  三月气得立即走进屋子,抱起榻上的喜被和鸳鸯枕就向外行去,紧咬着唇才能阻止自己出言不逊。

  于安默默地带着两个霍府的陪嫁丫鬟把房子里面所有的布置都撤去,一会儿后,整个竹轩已经看不出任何洞房的气息。

  云歌早脱去了大红的嫁衣,穿着一件半新的衣衫,倚在窗前,静静望着填空。受理拿着管玉箫,也不见她吹奏,只手一遍遍无意地轻抚着。

  于安看到她手中的玉箫,无声地长叹了口气,劝道:“小姐,闹了一天,人也该累了,若没有事情,不如早点歇息吧!”

  云歌微笑着说:“你先去睡吧!我一个人再待会儿。”

  因为孟府的人并不知道于安曾是宫内宦官,以为他是一个男子,不方便让他与女眷同住,所以另给他安排了住处,于安默默地退下,走远了,忍不住地回头看。

  窗前眺望天空的身影,十分熟悉。这样固执的姿势,这样冷清的孤单,他曾在未央宫看过无数次,看了将近十年,可当年的人至少还有一个期盼。

  竹轩之内,安静昏暗,显得一弯月牙清辉晶莹。

  竹轩之外,灯火辉煌,人影喧闹。月牙如一截被指甲掐出的白蜡,看不出任何光华。

  刘询身着便服,亲自来给孟珏道喜,喜宴越发热闹。

  众人都来给他请安,又给他敬酒,他笑着推拒:“今日的主角是新郎官,朕是来凑热闹的。”说着倒了酒,敬给孟珏。

  他小指上的那个翡翠耳环,碧绿欲滴地刺入了孟珏眼中。

  孟珏微笑着接过酒,一口饮尽。

  众人拍掌笑起来,也都来给孟珏敬酒,凑皇上的乐子。刘询笑着陪着臣子们坐了会儿,起身离去,众人要送,他道:“你们喝你们的酒,孟爱卿送朕酒可以了。”

  孟珏陪着刘询出来,周五的宦官都知趣地只远远跟着。

  刘询笑道:“朕成婚的景象好像就在昨日,仔细一想,却已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日你送了份重礼,朕不好意思收,云歌还笑说,等到你成婚时,朕也给你送分礼就可以了。平君为了这事,担心了很久,生怕你成婚日,朕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

  孟珏弯着身子行礼:“皇上赏赐的东西早已是臣的千倍万倍,臣谢皇上隆恩。”

  刘询喔着孟珏的手,将他扶起:“云歌性子别扭处,你多多包涵。”

  他指上的翡翠指环冰寒刺骨,凉意直透到了心底。孟珏如被蛇咬,猛地缩回了手,又忙以作揖行礼掩饰过去,笑道:“她是臣的妻子,臣自会好好照顾她。”

  刘询笑着,神色似讥嘲似为难。好一会儿后,才说道:“反正看在朕的面子上,她不想做的事情,你不要迫她。就送到这里吧,你回去吧!”

  孟珏微笑着返回宴席。

  众人看他与皇上并肩而行、把臂交谈,圣眷可谓隆极全朝,都笑着恭喜他。

  孟珏笑着与所有人饮酒。他的酒量不差,可敬酒的人实在多,他又来者不拒,逢杯必尽。别人是越醉话越多,他却是越醉话越少,只一直微笑着。到最后,不管谁上来,还不等人家说话,他就笑着接过酒一饮而尽。其实他早醉得神志不清,可他的样子,众人看不出任何醉态,所以仍一个个地来灌他。

  自皇上来,张贺一直留心着孟珏,慢慢察觉出异样,不觉心酸。这孩子竟然连醉酒都充满了戒备提防、丝毫不敢放松,这十几年他究竟过的什么日子?

  又有一个人来敬酒,张贺从孟珏手中拿过杯子,代他饮尽,笑道:“新娘子该在洞房里面等生气了,诸位就放过我们新郎官,让人家去陪新娘子吧!”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张安世一面笑着,一面向孟珏告辞。众人见状,也都陆陆续续地来告辞。

  等众人都散了,张贺拍了拍孟珏的肩膀,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只长叹了口气,转身去了。

  三月跟在孟珏身边多年,却第一次见他喝醉,偷偷对八月说:“公子喝醉酒的样子倒是挺好的,不说话也不闹,就是微笑,只是看久了,觉得怪寒人的。”

  八月对这个师姐只有无奈,说道:“赶紧扶公子回去歇息吧!”

  管家在一边小声说:“夫人们的盖头还没挑呢!盖头不挑,新娘子就不能休息,总不能让两位夫人枯坐一夜。”

  三月知道管家的话十分在理。霍大小姐自然不会等公子挑了盖头才去休息,总不能让两位夫人枯坐一夜。只得吩咐厨房先做碗醒酒汤,服侍孟珏喝完汤,搀扶着他向桂园行去。

  守在屋子里的婆妇、丫头看见孟珏都喜笑颜开,行了礼后,喜滋滋地退了下去。

  三月把喜秤放到孟珏手中:“公子,你要用这个把盖头挑掉。”

  模模糊糊的红烛影,一个身着嫁衣的人儿,绰约不清。

  晕晕乎乎中,孟珏突然觉得心怦怦直跳,似乎这一刻他已等了许久,久得像是一生一世,久得他都要以为永不可能再等到。

  他用力握住喜秤,颤巍巍地伸过去,在即将挑开盖头的一刹那,却突然有了莫名的恐惧,想要缩回去。

  三月见状,忙握着孟珏的胳膊,帮他挑开了盖头。

  一张含羞带怯的娇颜,露在了烛光下。

  不是她!不是她!

  孟珏猛地后退了几步,她……她在哪里?错了!都错了!不该是这样的!

  三月要拽没拽住,他已经踉踉跄跄地跑出了屋子。

  “公子!公子!”

  三月在后面叫,可孟珏只是猛跑。三月恼得对八月说:“早知道就不该做那醒酒汤!现在半醉半醒地不知道又惦记起什么来了。”

  竹轩的丫头打听到孟珏已醉糊涂,想着不可能再过来,此时正要关院门、落锁,却看姑爷行来,忙笑着迎上前向他请安。孟珏一把推开了她们,又叫又嚷:“云歌,云歌,我……我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和你说。”

  孟珏申请迷乱急躁,好似一个丢了东西的人,正固执地要找回来。

  丫头们犹豫着不知道改怎么办,三月假笑着说:“两位妹妹回避一下了,公子有话想和云姑娘……霍小姐……哦!夫人私下说。”

  云歌已经躺下,听到响动,扬声说:“你们随弄影去吃点夜宵。”一边说着,一边披了衣服起来,衣服还没有完全穿好,孟珏已经推门而进。

  竹轩的丫头打听到孟珏已醉糊涂,想着不可能再过来,此时正要关院门、落锁,却看姑爷行来,忙笑着迎上前向他请安。孟珏一把推开了她们,又叫又嚷:“云歌,云歌,我……我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和你说。”

  孟珏申请迷乱急躁,好似一个丢了东西的人,正固执地要找回来。

  丫头们犹豫着不知道改怎么办,三月假笑着说:“两位妹妹回避一下了,公子有话想和云姑娘……霍小姐……哦!夫人私下说。”

  云歌已经躺下,听到响动,扬声说:“你们随弄影去吃点夜宵。”一边说着,一边披了衣服起来,衣服还没有完全穿好,孟珏已经推门而进。

  绿色的流云罗帐内,那人正半挑了罗帐,冷声问:“你要说什么?”挽着罗帐的皓腕上,一个翡翠玉镯子随着她的动作簌簌颤动。

  烛光映照下,碧绿欲滴,孟珏只觉得刺得眼痛,那些心中藏了多年的话被疼痛和愤怒扯得一刹那间全碎了。

  他笑起来,一面向她走去,一面说:“洞房花烛夜,你说……你说我要说什么?”

  云歌闻到他身上的酒气,皱着眉头躲了躲:“你哪里来的那么大怒气?又不是我逼着你娶我的。”

  孟珏笑握住她的手腕:“我也没有逼着你嫁我!不过你既然嫁了,妻子该做的事情一件都不能少。”

  手腕被他捏得疼痛难忍,又看他神情与往日不同,云歌紧张起来:“孟珏!你要耍酒疯!”

  他笑着把云歌搭在身上的衣服抓起丢到了地上:“你疯了,我也疯了,这才正好。”说着话,想把云歌拉进怀里。

  云歌连踢带打地推孟珏,孟珏却一定要抱起她。两个人都忘了武功招式,如孩子打架一样,开始用蛮力,在榻上厮打成一团。

  云歌只穿着单衣,纠缠扯打中,渐渐松散。

  鼻端萦绕这她的体香,肌肤相触的是她的温暖,孟珏的呼吸渐渐沉重,开始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愤怒还是渴望。

  云歌很快就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斥道:“你无耻!”

  话语入耳,孟珏眼前的绿色忽然炸开,让他什么都听不到:“我无耻?你呢?”一把扯住云歌的衣袖,硬生生地将半截衣服撕了下来。

  近乎半生的守候,结果只是让她越走越远。

  明知道她是因为恨他,所以嫁他。可他不在乎,只要她肯嫁,他就会用最诚挚的心去迎娶她。

  可她宁愿对刘询投怀送抱,都不肯……

  哧的一声响,云歌身上的小亵衣被他撕破,入目的景象,让已经疯狂的他不能置信地呆住,慢胸的怒火立即烟消云散。

  原本改如白玉一般无暇的背,却全是纵横交错的鞭痕。

  云歌一面哭,一面挣扎这想爬开,那些鞭痕如一条条丑陋的虫子在她背上扭动。

  孟珏伸手去摸。鞭痕已经有些日子,如果刚受伤时能好好护理,也许不会留下疤痕。可现在呢,再好的药都不可能消除这样丑陋的鞭痕,她将终身背负着它们。

  “谁做的?”

  云歌只是哭着往塌里缩,手胡乱地抓着东西,似乎在寻求着保护,无意间碰到被子,她立即将被子拽到身前,如堡垒一般挡在了她和孟珏之间。

  谁做的?”

  云歌一口气未喘过来,旧疾被引发,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脸通红,紧拽着被子的指头却渐渐发白。

  孟珏伸手想帮她顺气,她骇得拼命往墙角缩,咳得越发厉害。他立即缩回了手。

  他呆呆地看着她。

  随着咳嗽,她的身姿簌簌直颤。背上丑陋的鞭痕似在狰狞地嘲笑着他。究竟是谁让那个不染纤尘的精灵变成了今日的伤痕累累?

  “云歌!”孟珏低下身子,俯在榻前,一种近乎跪的姿态,“原谅我!”他的声音有痛苦,更有祈求。

  如果可以,他愿意用一切换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滚……滚出去!”

  她脸上的痛恨厌恶如利剑,刺碎了他仅剩的祈求。

  他脸色煞白,慢慢站起来,慢慢往后退,忽然大笑起来。一边高声笑着,一边转过身子,跌跌撞撞地出了屋子。

  刘询从太傅府出来后,唇边一直蕴着笑意,可眉宇间却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何小七正想吩咐车仪回宫,刘询挥了挥手:“朕现在不想回去。”

  何小七忙问:“皇上想去哪里?”

  刘询呆了一呆,忽然振奋起来,笑道:“找黑子他们喝酒去。”

  何小七笑着说:“那帮家伙肯定正喝得高呢!”

  “他们在哪里?”

  “皇上不是说让他们在军队里面历练历练吗?估计都在上林苑呢!”

  刘询这才真正高兴起来,命车仪先回去,和何小七骑着马去上林苑寻访旧日兄弟。

  何小七看他心情好,凑着他的兴头说:“皇上,臣有个不情之请。”

  “忸怩什么呢?说!”

  “皇上知道黑子他们了,三杯黄酒下去,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他们聚在一起,肯定免不了……”小七做了个扔骰子、吹牌九的动作。

  刘询想起旧日时光,笑着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均应不许聚众赌博,你是要我放他们一马。”

  小七听他无意中已经从“朕”换成了“我”,心里轻松下来,嘿嘿笑着点头:“其实臣的手也很痒,感觉这赚来的钱花起来总不如赢来的畅快,花赢的钱总觉得是花别人的,花得越多心里越美!”

  刘询大笑起来:“我待会儿教你几招,保你把他们的裤子都赢过来。”

  何小七喜得差点要在马上翻跟头:“多谢大哥,多谢大哥!”

  凭着何小七的腰牌,两人顺利地进入上林苑。一边打听一边寻,费了点工夫才寻到了躲在山坡上喝酒吃肉的一群人。如何小七所料,黑子他们确实在赌博,但赌的是斗蟋蟀,看黑子红光满面的样子,想必是在赢钱。

  刘询看着一帮人围着两只小畜生大呼小叫、摩拳擦掌、怒眉瞪眼,只觉得亲切,不仅笑停了脚步:“等他们斗完这一场,我们再去‘拿人‘。”

  何小七呵呵笑着点头,陪皇上站在树影中,静看着兄弟们玩乐。

  一局结束,黑子一方输了,恼得黑子大骂选蟋蟀的兄弟。赢了钱的人一面往怀里收钱,一面笑道:“黑子哥,不就点儿钱吗?你如今可是‘财主’,别这么寒酸气!大家都知道你们是皇上的旧日兄弟,这会儿输掉的钱,皇上回头随意赏你点,就全回来了。”

  黑子端了碗酒灌了几口:“财主你个头!我大哥的钱还有留着给……民……苍……”实在想不起来小七的原话,只能瞪着眼嚷:“反正是要给穷苦人的,让大家都过好日子。”

  刘询笑瞟了眼何小七:“看来你私下里说了不少话。”

  何小七忙低下头:“臣就是尽力让兄弟们明白一点皇上的大志。”

  刘询正要走出去,忽听到那帮人嚷嚷着要黑子给他们讲讲皇上。黑子向来是就算没人问,都喜欢吹嘘大哥有多厉害,何况有人问呢?立即一手端酒,一手挥舞着讲起来。刘询停了脚步,做了个手势,命何小七止步。

  “……就说斗蟋蟀吧!若俺大哥在,娘的,还有你们赢钱的机会?……大哥做了侯爷后,仍对俺们兄弟好得没话说,俺们兄弟帮他看侯府时,别提多神气了!一起那帮趾高气昂的官老爷见着俺们兄弟都有低头哈腰地求俺们代为通传,俺大哥所幸锁了门,不肯见他们!大哥对那帮子官爷很牛气,可他对一般人还是笑眯眯的,从来不摆架子,那家乡里人有了着急事来求大哥,大哥都很尽心替他们办事。陈老头子丢了牛,都哭到侯府来,大哥立即派侍卫去帮他寻。俺看不惯陈老头没种的样子,发了几句牢骚,大哥还骂了俺一通,说……说‘牛就是一家人的衣食,没有了牛,地不能耕,人怎么活?’……”

  黑子碗中的酒没了,一旁的人立即倒满:“黑子哥在侯府做事的时候,定见了不少世面。”

  黑子满意地喝了两口,继续唾沫横飞地讲述:“……什么王爷、将军,俺都全见了……什么怪人都有!又一次,几个黑衣人突然深夜飞进侯府,说要见大哥……还有一次,一个书生竟然提着个灯笼来间大哥,俺们不理他,他还大大咧咧地说‘我不是来……来添花的,是雪……雪……炭……’”黑子猛地一拍大腿,“‘雪里送炭’!对!就这句,俺看这小子怪得很,就去告诉大哥……”

  刘询听着前面的话时,一直面含微笑,越往后,脸色渐渐阴沉。何小七听到后来,已经吓得脸色发白,最后不顾刘询先前的命令,突然从树丛里走出,笑着说:“黑子哥,你两碗马尿一灌,就满嘴胡话了。人家朱公子明明是来找皇上去雪夜寻梅的,你他娘的侯府住了那么久,还一点风雅都不懂!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黑子不服地跳了起来,撸起袖子就想揍何小七:“俺看你是真出息了!娘的,拖着两管鼻涕,跟在老子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哥’,问老子要吃要喝的时候,怎么不骂老子是烂泥?别以为你学了几个字,就能到老子面前充老爷……”

  几个兄弟忙拦住了黑子。其他人知道他们都是皇上的故人,谁都不敢帮,感觉找了个借口散了。

  黑子仍指着何小七大骂,其他兄弟虽然拉住了黑子,却一声不吭地任由黑子骂何小七。何小七本是他们这一帮兄弟中辈分最小的一个,可自从刘询当了侯爷,似乎格外中意小七,常常带着他出出进进。何小七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最大的一个,什么事情都要管,什么事情都要叮嘱,甚至他们叫刘询一声“大哥”都要被何小七唠叨半天。一帮兄弟早就有些看不惯小七,此时黑子刚好骂到了他们心坎上,所以一个个都不说话,只沉默地听着。

  何小七低着头,任由黑子骂了够后,寒着脸说:“军营不许聚众赌博,各位兄长都记住了,这是最后一次。下次若再聚众,小七即使有心回护,可军法无情!”

  黑子气得又想冲上来,小七转身就走,直到走下了山坡,身后的骂声仍隐隐可闻。

  山下系在树上的两匹马,只剩了一匹,看来皇上已走。

  小七翻身上马,想着刘询刚才的脸色,心里一阵阵的寒意。李远是匈奴王子,若让人知道汉朝皇帝竟然要匈奴王子“雪中送炭”,又是当时那么微妙的时刻,像霍光、张安世、孟珏这般的聪明人只要知道一点,就肯定能联系到后来匈奴出兵观众,甚至乌孙浩劫。还有皇上暗中训练军队的事情……小七打了个寒战,这些事情应该永埋地下。

  小七一夜没睡,脑子里面想了无数东西,却没有一个真正的主意。

  第二日,等三朝后,就进宫去见皇上。可究竟见了皇上,该说些什么,他却一片茫然。

  七喜看到他笑起来:“大人真是明白皇上的心思,皇上刚命奴才召大人和孟太傅觐见,大人竟就来了。”

  小七抬头看着清凉殿的殿门,香一个大张着的怪兽口,似乎随时准备着吞噬一切。他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七喜看何小七盯着清凉殿发呆,叫道:“大人?”

  何小七身子弯了下来,谦卑地说:“麻烦总管领路了。”

  七喜知他和皇上情分不一般,自不敢倨傲,忙客气地说:“不敢,不敢!大人请这边走。”

  七喜刚到殿门口就停了步子,躬着身子,轻轻退开。

  何小七提步入内,殿内幽静凉爽,只刘询一人在,他的面色看着发暗,精神疲倦,好似也一夜未睡。

  何小七跪在了刘询身前:“皇上万岁。”

  刘询默默看了他许久:“朕要吩咐你去办一件事情,你可以拒绝。”

  “是。”

  刘询靠在檀木镶金的龙榻上,一只胳膊随意地搭在扶手上,手握着仰天欲飞的雕龙头:“找个远离长安的地方,将黑子他们厚葬了。”

  何小七的呼吸好似停滞,又好似在大喘着气,他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让自己发出声音:“臣遵旨。”

  殿内幽暗的光影中,只有两个人沉重的呼吸声。

  七喜的声音突然响起,如寒鸦夜啼,刮得人遍体凉意:“皇上,孟太傅到了。”

  何小七想告退,刘询却命他留下,扬声对外吩咐:“宣他进来。”

  孟珏扫了眼跪在地上的何小七,向刘询磕头行礼,刘询指了指龙座不远处的坐塌,示意他坐下。

  孟珏的脸色也很不好看,眉目中全是倦意,神情冷淡,没有了往常的笑意,人显出几分清冷。

  刘询打量了他一眼,微笑着说:“朕有件事情交给爱卿办。朕曾派手下的人去请云歌,手下人一时失手将抹茶给杀了。云歌前几日在未央宫瞧到了一个人,以她的性子,肯定会继续追查下去。爱卿既然一直未将这些事情告诉她,一定是不想云歌和朕正面冲突,朕就将这些手下人交给爱卿了。”

  孟珏作了个揖,淡淡说:“臣遵旨。”

  刘询笑指了指何小七:“小七也要帮朕料理一件事情,你们就彼此做个帮手,将事情替朕办妥了。小七,孟爱卿是朕的肱骨大臣,你跟着他,要好好多学点。”

  何小七心中暗藏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皇上也许只是谨慎,也许早已经料到他会耍花招,所以将一切的生路全部堵死。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喘着粗气,重重磕头。

  刘询直视着前方,面无表情地说:“你们都下去吧!”

  孟珏和何小七刚出殿堂,刘询握着的檀木龙头突然碎裂,断裂的檀木刺入他的手掌,刘询却一无反应,只纹丝不动地凝视着前方。鲜血顺着凹凸起伏的雕刻龙纹滴在了龙座上,鲜亮的殷红在幽暗的大殿内异样的明媚。

  何小七先代刘询吩咐黑子他们偷偷出长安,赶去秦岭翠华山杀了霍光派去行刺皇上的人。黑子他们一听大哥会有危险,自然叫齐兄弟,乔装打扮,掩匿行踪,悄悄溜出长安,赶去帮助大哥。

  等着他们离开后,何小七再暗传刘询的旨意,将所有牵涉捉拿云歌、杀先帝御前侍女和宦官的官兵调到了翠华山,命他们追杀一群乱贼,一个活口都不能留。

  一切安排妥当后,何小七匆匆去找孟珏,向正靠着车辕闭目休息的人禀奏:“孟大人,下官已经一切按照您的吩咐,将两方人马诱向翠华山,现在该怎么办?”

  孟珏挑起了车帘,进马车内坐好,又闭上了眼睛,似乎十分疲惫:“马车到了翠华山再叫醒我。”

  何小七呆呆立了会儿,跳上马车,做起了临时马夫,打马向翠华山赶去。

  面对刘询亲手训练,意欲对抗羽林军的军队,黑子哥他们的结局不言而喻.

  何小七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去面对死亡,可当他站在山岭上,看着谷中凌乱不堪的尸首,支离破碎的肢体,他忽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坚强.他顾不上去想孟珏就在身边,也许回向皇上回禀自己的反应,就跪在地上痛哭起来,一面哭着,一面将肚内吃过的东西都呕了出来.

  自小就是孤儿,东讨半碗汤,西讨半碗饭的活者.很多时候,都是兄长们硬丛口里给他省的食物.寒夜里挤在一起取暖,偷了有钱人的看门狗躲起来炖狗肉吃,一块儿去偷看姑娘洗澡……

  孟珏负手立在一旁,静看着一切,等他哭了一会儿后,淡淡说:"哭够了就去清点人数,回头皇上问时好回话。”

  何小七霍然抬头,满眼恨意地盯者孟珏。即使要杀死他们,为什么非要选择这种方式?为什么不能用一种温和的方式?为什么要他们如此痛苦的死去?

  孟珏毫不在意地微笑着,将一包药粉丢到他面前:"这是一包迷药,兑入酒中,可以让人全身无力,神志却依然清醒。"说完,挥了挥衣袖,自下山去了,好似一切的事情,他都已经办完。

  陈键顺利完成皇上的命令后,按照何小七的吩咐,退避到山林中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等了两个多时辰,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仍然没有人来。众人嗓子渴的冒烟,肚子饿的咕咕乱叫,不远处就有山泉和野兔,可他们从接受训练的第一天起,就最强调军纪,所以没有命令,无一人乱动,都屏息静气地站得笔挺。

  一阵酒肉的香气传来,何小七赶者辆牛车出现:"这是皇上犒劳大家的酒菜,回头等大家成为皇上的近卫,各位都会有各自的官爵。先吃些东西,然后等夜黑了,悄悄返回营地。"

  陈键命所有人就地休息,取用酒肉。

  何小七先给他敬了一碗酒,笑着嘱咐他将来封了将军,可别忘了小七。陈键出身江湖草莽,不善这些官场上的言辞,只笑着把酒饮尽。何小七看他喝了,又端着酒碗,去敬其他人。一炷香后,整个山林已经没有任何人语声和笑声,只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个黑衣人。

  何小七打量了四周一圈,打了几声呼哨,十几个人奔进了树林,躬身听命。

  "就地掘坑,将这些人都埋了。"

  "是!"

  等他们掘好深坑,拖着尸首要埋时,忽然发觉触手温暖,手中拖着的人竟然还是活的,甚至有些醉的浅的正惊恐地睁者眼睛,看着他们,一个个骇得呆立在地上,何小七冷冷地哼了一声,众人才硬着头皮继续。

  铁锹盖土的声音,听来如同刀刃剐在骨头上,不知道身在土下的人,清醒地听着尘土落在自己身上是何感受?别的人已经哆嗦得不成样子,何小七却觉得自己的仇恨和痛苦稍微淡了几分。何小七突然想也许孟珏残忍地设计傻子黑子他们,原因只是为了逼迫自己更残忍地杀死这帮人。

  何小七看手下人将所以黑衣人都埋好了,又吩咐:“移植些草木来种上。”

  等看着眼前的坟场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林木,他才笑着说:“天快亮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今夜的事情能忘得多干净就多干净,否则……”

  众人立即跪下,指天发誓。

  小七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他面对着林木,坐到了地上。在静谧的夜色中,像是要挺清楚地下的一切动静,又像是在思考天亮后该做什么

  东边的天刚透了鱼肚白,孟府的马车就已经备好,等着送孟珏入宫上朝。孟珏刚出府邸,何小七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出来,作揖说:“不知道下官可否搭孟大人的车一程?”

  孟珏仍是倦意深重的样子,只点点头,就上了马车。

  何小七坐在下手,看孟珏闭着眼睛,歪靠在车上,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他笑道:“下官将伤害过尊夫人的人都活埋了,想来孟大人应该还满意这种惩戒。”

  孟珏唇角抿出了丝笑:“既然没有勇气拒绝皇上,就不要再像只猫一样东抓西挠了,又没有人责怪你。”

  何小七强撑的震惊立即被孟珏的话击碎,挺直的身子好似突然萎缩了一半。他恶狠狠地说:“大人就不想想将来吗?不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多了吗?”

  孟珏睁开眼睛,笑看着何小七。他的视线看着温和,可何小七竟不敢直视,亟亟扭头躲避着孟珏,隐藏在心内的无助恐慌全都表露在了脸上。

  孟珏又闭上了眼睛:“不得不倚重的东西,即使用着刺手一点,也不会扔。”

  何小七琢磨着孟珏的话,脸色越来越难看。如果再有十年时间,也许他可以成为霍光、孟珏这样的人,可他能不能再活一年都是个问题。

  孟珏没有再理会他,自闭目养神。

  马车快要到未央宫时,何小七突然问:“为什么皇上不把这些事情交给张贺、隽不疑这些人做?为什么非要让我去做?”

  孟珏没有理他,他自问自答地说:“因为他们是君子,所以皇上也要在他们面前做君子,贤君良臣才可以记入史册,做天下表率,供后世瞻仰。我这一生已经永远不可能成为张大人和隽大人那样的人了,我只能躲在黑暗中,替皇上做皇上永远不想任何人知道的事情。”他脸色苍白,语声中有看清自己命运的绝望。

  马车缓缓停住,孟珏下了马车,何小七仍呆呆地坐在马车内。

  散朝后,孟珏还要给太子授课,等上完课,已快到晚膳时分。从石渠阁出来时,看几个宦官面色怪异地在交头接耳,看到他,又立即住了口。恰好富裕来接太子,孟珏叫住了他:“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富裕也是面色怪异,看左右无人,压着声音说:“奴才也是来的路上刚刚听闻。御前要多个掌事宦官了,就是何小七何大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硬要净身入宫侍奉皇上,如果皇上不答应,他情意立即撞死,皇上怎么劝都没用,就只得准了。何大人一入宫,就仅次于七喜总管,所以宫里的宦官议论纷纷,都是又嫉妒又不解,弄不明白怎么有人放着好好的仕途不走,非要做断子绝孙的宦官。”

  孟珏淡淡地笑着,何小七倒是没令他失望,竟从死局中想出了这唯一的生路。

  孟珏回到府邸后,三月迎上来问什么时候用晚饭,孟珏随口说:“已经饿了,换下官服就去用饭。”

  三月开始细声细气地说着成亲晚上孟珏的荒唐行径:“……公子把人家的盖头刚挑开,就跑掉了,弄得好像人家姑娘相貌丑陋,吓着了公子一样。许姑娘难过伤心得不得了,昨天哭了一整天,今天还在哭,我看着实在可怜,就让她做几道菜,晚上和公子一起用饭,她才不掉眼泪了。公子,我看二夫人是个挺好的人,不管怎么说,你都改给人家陪个罪、道个歉。”

  孟珏一言不发,三月小声说:“就是去吃顿饭而已,好歹将来要在一个富地理生活,总得见个正脸吧!公子只怕连人家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不怕在府里见了都不认识吗?”

  “去桂园。”

  三月心理欢呼一声,乐颠颠地跟在孟珏身后往桂园行去,桂园里的丫鬟、婆妇都欢天喜地地迎了出来,许香兰低着头给孟珏行礼,孟珏客气地让她起来。许香兰偷偷扫了眼孟珏,果如姐妹传言,一位玉琢般的公子。心如鹿跳,又喜又忧,不知不觉中脸就全红了。

  虽然只两人用饭,许香兰却做了十来道菜,摆了满满一案。三月随口赞了声夫人能干,许香兰的婢女蕙儿就笑着说:“夫人出嫁前,老爷专门请了师傅教夫人做菜,这几道菜都是我家小姐的拿手菜。老爷尝过小姐所做的菜后,都说哪家公子娶到我家小姐,可是有福气呢!”

  三月听出来蕙儿的话另有所指,尴尬地笑牵住她的手,向孟珏和许香兰告退。

  珏一声不吭地吃着饭,许香兰也不好意思说话,两人相对沉默地用完了饭,许香兰心内忐忑,食不知味,不知道孟珏可满意她的手艺。待丫头撤下所有饭菜,端上烹好的茶时,许香兰鼓足勇气,期期艾艾地问:“夫君,饭菜味道还合口吗?如果不好……”

  孟珏微笑着说:“十分可口。”

  许香兰不知道再说什么,沉默地坐着。孟珏回来得本就晚,一顿饭用完,屋外早已黑透,她隐隐约约地盼望着他能留下来,脑子里面回响着婆婆们教导的话,那些取悦夫君的方法一个个从心头掠过,却似乎没有一个能用到延期这个人身上。他的微笑太过完美,好像世间没有什么能令他动容。

  突然,屋子外面响起了一缕乐声,许香兰不禁凝神去听。自堂姐成为皇后,族里就请了先生来教她们一帮姐妹弹琴,虽然还未全学会,但有些名气的曲子,她也都知道。这首应该是《诗经》中的《采薇》,先生曾弹给她们听过,还说过这是哀音,唯经历世情的人才会奏,可她在先生的琴音中没听出什么哀伤,这一次却真正体会出了先生所讲授的“物非人非”的沉重悲哀。是谁如此悲伤,竟在深夜奏此哀音?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孟珏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他身子僵硬地坐着,似乎在挣扎。最终他放下茶盅,就向外走去,许香兰忙站了起来,慌乱不解地叫:“夫君……”

  孟珏却好像什么都没听到,只脚步匆匆地向外奔去,许香兰跟在他身后追,追出桂园,只见月光下,一个乌发直垂的绿衣女坐在桂花树上,握箫而奏,听到脚步声,她回头一瞥,轻笑间,一个旋身飞起,就消失在了桂花林中。眼前的情景太过诡异,许香兰以为自己撞到了花神狐怪。

  孟珏却冲到了桂花林前,叫道:“云歌,你究竟想怎么样?”

  蕴着笑意的声音从桂林深处传来,缥缈不定,好似人还在枝桠间跳来跳去,“不怎么样,你若想晚上留在这里,我就在这里吹《采薇》,孟公子脸皮虽厚,手段虽卑劣,行事虽无耻,比较还是个讲究风流情调的倜傥公子,想必没有办法在此乐声中拥佳人入怀。”

  她的语声娇俏,还含着笑意,话语的内容却尖酸刻薄,许香兰怔怔地想着,这是什么人?怎么敢在孟珏面前如此放肆?云歌、云歌?啊!是她!

  孟珏跑进了桂花林,许香兰忙追上去,可孟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桂花林中,她根本连他去往那个方向都没有看清楚。

  云歌从树上跃下,一抬头却发现孟珏就立在她面前。她握着箫,谨慎地后退了几步,眼中全是戒备,似乎怕他暴怒中会做什么。

  孟珏眼中有哀恸,当日长安城月下奏曲时,绝没想到,他亲手教她的《采薇》,她会这般回敬给他。

  “云歌,你不必如此。”

  云歌微笑:“我会天天如此!许姑娘是个好人,你还是趁早放她另觅良人,你以为你做过那些事情后,还能此生妻贤子孝吗?休想!”

  孟珏的长衫在风中轻动,他举手对月,一字字地起誓:“今生今世,若霍云歌无子无女,我孟珏也就断子绝孙!若违此诺,生生世世永坠泥啰耶。”

  云歌呆住,孟珏经发这么毒的誓。在西域传说中,泥啰耶誓恶鬼聚集地,人的灵魂若到此地,就永无喜乐安宁。

  孟珏反笑起来:“回去休息吧!不要再闹来闹去了,我去和许姑娘道个歉,也回去休息了。”

  云歌狐疑地盯着他,孟珏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一事,回身说道:“云歌,不要再去追究当日杀抹茶的人了。”

  “凭什么?”

  “因为人已经被我杀了。”

  云歌有如释重负,也有恼火:“谁让你多事?”

  “我杀他,有我自己的原因,你的问题只是顺道。”

  “什么原因?”

  孟珏微笑:“你有什么不信的?无耻如我,会那么好的帮你去报仇?”

  云歌不吭声,只是盯着他。孟珏想了想解释道:“他的死是一个潜伏的矛盾,也许将来会让朝堂中的两大阵营芥蒂深重、彼此仇视。”

  云歌摇了摇头,飘然而去:“连一个人的死亡都能使你的棋子!”

  孟珏淡淡地笑着,死亡的确是棋子,只不过不是一个人

  刘夷渐大,男孩儿淘气调皮的本事也渐增,椒房殿被他闹得鸡飞狗跳。

  他让宫女们兜起毯子做塌,一人提着一头,摇啊摇,睡在上面果然很舒服,他欢喜地咯咯笑。

  他在鹦鹉的脚上系了根绳子,看鹦鹉煽动者翅膀冲向蓝天,突然,他用力一拽绳子,鹦鹉尖叫着掉下来。看着鹦鹉飞上去,掉下来,他哈哈大笑起来。

  他开始留意那些宫女长得好看,哪些长得不好看。他只要长得好看的服侍他,因为他只喜欢一切没令的东西,这样他才会变得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