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大汉情缘)

返回首页云中歌(大汉情缘) > Chapter 14 孤鸿语,三生定许,可是梁鸿侣

Chapter 14 孤鸿语,三生定许,可是梁鸿侣

  孟珏和云歌被隽不疑所救,护送回孟府。三月见到孟珏的一瞬,放声大哭,又跑到云歌脚前用力磕头。

  云歌面罩寒霜,轻轻巧巧地闪到一旁。三月这块爆炭却没有恼,只一面抹着眼泪,一面站了起来。

  许香兰看一堆人围在孟珏身前,根本没有自己插足的地方。孟珏也压根儿不看她一眼。

  云歌刚想离开,仆人来通报:“皇后娘娘、太子殿下驾临。”

  掌事的人忙去准备接驾,不相干的人忙着回避。一会儿工夫,屋子就空了下来,只孟珏躺在榻上,云歌站在门口,许香兰立在屋子一角,拿着帕子擦眼泪。

  许平君带着刘�'>匆匆近来,见到云歌,一把就抱住了她:“你总算平安回来了!”

  云歌也紧紧地抱住她:“姐姐!”

  云歌孤身闯雪山,皇后夜跪昭阳殿,其中的惊险曲折不必多少,两姐妹都明白彼此在鬼门关上走了一趟。

  许香兰嘴微张,呆呆地看着堂姐和云歌,他们两个之间有一种亲密,好似不需言语就已经彼此明白。一个词语忽然跳到她脑中——肝胆相照,那本是用来形容豪情男儿的,可此时此刻许香兰觉得就是可以用在堂姐和云歌身上。

  许平君牵着刘?朝孟珏下跪,孟珏急说:“平静,快起来!”觉得叫不到许平君,又忙叫云歌去扶她。

  云歌站着没动,等许平君跪下行了一礼后,才伸手扶她起来:“虽有惊有险,不过他还好好活着,所以姐姐也不必太内疚,刘询……”看到刘?,她闭了嘴。

  许平君对许香兰说:“香兰,你带太子殿下去外面玩一会儿。”

  造诣看得目瞪口呆的许香兰愣愣地点了下头,牵着太子出了屋子。

  云歌看他们走了,才说:“姐姐不必为刘询做的事情抱疚。”

  许平君微笑这说:“我没有为他所行抱疚,他所行的因,自有他自己的果,我只是替自己和虎儿谢谢孟大哥一直以来的回护之恩。”

  云歌不能相信地盯着许平君。

  许平君在她脑门上敲了下:“你干什么?没见过我?”

  “是没见过,姐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许平君淡淡说:“我只是悟了。”

  云歌分不清楚自己该喜该悲,他一直以为病已大哥会使许姐姐一生的结,最终也许还会变成劫,却不想这个结竟就这么解开了。

  许平君似猜到她所思,轻声说:“他叫刘询。”

  云歌也轻轻说:“是啊!他叫刘询。”

  许平君眼波在云歌面上意味深长地一转,落在了孟珏身上:“孟大哥,这几日过得如何?”

  孟珏微微笑着,不说话。

  云歌不自在起来,想要离开:“我去洗漱,换衣服,姐姐若不急着走,先和孟珏说话吧!一会儿再来看我。若赶着回宫,我回头去宫里陪姐姐说话。”

  许平君含笑答应,见云歌走远,她的笑意慢慢地淡了:“孟大哥,对不起。我求你仍做虎儿的师傅。”

  “你出共时,皇上给你说什么了?”

  “皇上什么都没对我说,只吩咐虎儿跟我一起来探望师傅。”

  孟珏淡笑着说:“你不用担心,我不做太傅,还能做什么?除非我离开长安,不然,做什么官都是做。”

  许平君喜极而泣:“谢谢,谢谢!”

  “我想麻烦你件事情。”

  “大哥请将。”

  孟珏说:“早或晚,我会选一个合适的时机,请许香兰离开。她若愿意,让她给我写封修书也成,她的身子仍白璧无瑕,她又是皇上的小姨子,未来皇上的姨母,不管以后再嫁谁,都没人敢怠慢她。”

  许平君微微呆了下说:“好的,我会私下开道她的。大哥和云歌重归于好了吗?”

  孟珏及淡然地说:“她的心结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不过我都已经等了她十多年,也不在乎再等她十多年。”

  许平君震惊中有酸楚也有高兴,酸楚自己的不幸,高兴云歌的幸运:“大哥所做都出于无奈,云歌慢慢地会原来你的,大哥可有庆幸自己从崖上摔下?”

  孟珏微笑着说:“所以这一次我原谅刘询,让他继续做他的安稳皇帝。”

  一阵透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许平君打了个寒战,她以为她已经解开了结,却不知道也许一切早已是一个死结。如果没有云歌,孟珏大概从此就会和霍光携手,甚至以孟珏的性格,说不定早有什么安排,借助霍光或者其他替自己报仇,来个一拍两散,两败俱伤!她只觉得手足冰凉,再也坐不住,匆匆站起来:“孟大哥,我……我回去了。”

  孟珏没有留客,只点了下头。

  孟珏重伤在身,行动不便,理所当然地可以不上朝,他又以病中精神不济为借口,拒绝见客。府里大小杂事少了很多,仆人们也清闲起来,孟珏养病,孟府的仆人就说闲话打发时间。

  话说自大夫人进门,公子就没给过她好脸色看,和别人说话时,是微笑有礼,和大夫人说话时,却常常面带寒霜,可自从公子被救回府后,他对大夫人的态度就大变,人还在轮椅上坐着,就开始天天跑竹轩。

  第一天去,大夫人正在为三七剪茎包芽,预防根部冻伤。看见他,正眼都没看一下,低着头,该干啥干啥。公子就在一旁呆着,看了大半天,要吃饭了,他就离开了。

  第二天去,大夫人在为黄连培土,还是不理公子,公子仍在一旁呆看。

  第三天去,大夫人在为砂仁松土,施肥,当然,没答理公子,公子仍在一旁看着。

  ……

  大夫人一连在药圃里忙了十天,公子就在一边呆看了十天,两人不要说说话,就连眼神都没接触过。

  药圃里的活儿虽忙完了,可大夫人仍整天忙忙碌碌,有时候在翻书,有时候在研磨药材制药,有时候还会请了大夫来给她讲授医理\探讨心得。公子还是每天去,去了后,什么话都不说,就在一旁待着。大夫人种树,他看树,大夫人看书,他就也拿本书看;大夫人研磨药材,他就在一旁择药,他择的药,大夫人压根儿不用。可他仍然择;大夫人和大夫讨论医术,他就在一旁听,有时候大夫人和大夫为了某个病例争执时,他似乎想开口,可看着大夫人与大夫说话的样子,他就又沉默了,只静静看着大夫人,时含笑,时蹙眉。

  仆人们对公子的作低伏小惊奇得不得了。闲话磕得热火朝天,至少热过炭炉子。可这一模一样的闲话磕多了,再热的火也差不多要熄了,无聊之下,开始打赌,度大夫人和公子什么时候说话。

  ……

  时光流逝,晃晃悠悠地已经进入新的一年。

  春寒仍料峭,墙角\屋檐下的迎春花却无惧严寒,陆陆续续地绽出了嫩黄。

  孟府的仆人们彼此见面,常是一个双手笼在袖子里,打着哈欠问:“还没说话?”

  一个双眼无神地摇头:“还没。”

  “钱”

  一个懒洋洋地伸手,一个无精打采地掏钱

  孟珏的身体已完全康复,可他仍天天去云歌哪里。若云个不理他,他就多待一会儿,若云歌皱眉不悦,他就少待一会儿,第二天仍来报到,反正风雪不误,阴晴不歇。

  竹轩里的丫头刚开始还满身不自在,觉得公子就在眼前,做事说话都要多一份慎重\多一份小心,可时间长了,受云歌影响,孟珏在她们眼中和盆景\屏风没两样,就是多口气而已。

  忙活了数月,好不容易等到新配置的药丸制好,云歌兴冲冲地尝了下,却垮着脸将药丸扔进了炉子中。沮丧地坐了会儿,又振作起精神重新开始配药,抓着一味药刚放进去,又赶紧抓回来,犹豫不绝,皱着眉头思索。

  孟珏走到她身旁,她仍在凝神思索,没有察觉。突然,一只修长的手出现在她眼前,在每个药盒里快速点过,看似随意,抓起的药分量却丝毫不差,一瞬后,药钵里已经堆好了配置好的药。

  云歌盯着药砵生气,冷冷地问:“你每次所做都不会免费,这次要什么?我可没请你帮忙,也没东西给你。”

  孟珏微笑下有苦涩,也只能叹一声自作孽。

  “这次免费赠送。”

  云歌更加生气,猛地把药砵推翻:“我自己可以做出来。”

  孟珏无声地叹了口气,坐到云歌对面,将散落的药捡回药砵中:“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作为交换。”

  云歌不说话,只是盯着他。”你做这个药丸给谁用?”

  云歌回答得很爽快,眼中隐有挑衅:“霍成君,她已经喝了很久的鹿茸山鸡汤,再不去掉异味,她迟早会起疑。”

  孟珏提起毛笔将配方写出,递给云歌:“把这个药方直接交给刘询。”

  云歌犹豫了下,结果药方。

  “其实这个药有无异味并不重要,这个药若使用时间超过三年,有可能终身不孕,如果我第一次给你的药就是给霍成君用的,算时间也快了。”

  云歌握着药方的手开始发颤,脸上的血色在一点点褪去,却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肯放下药方。

  “你报复了她,你快乐吗?她一生不能有孩子,能弥补你一丝半点的痛楚吗?”

  云歌无法回答,只是手簌簌地抖着。孟珏忽然握住了她的手:“云歌,我们离开这里。你的心不是用来研究这些的,我们去寻找菜谱做菜,我现在可以尝……”

  云歌用力甩开他的手,一连退后好几部,脸色苍白,语气却尖锐如刺:“我早就不会做菜了!”

  子期离世,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弹琴。自刘弗陵离去,云歌再不踏入厨房,荷包里的调料也换成了寻常所用的香料。

  孟珏如吃黄连,苦涩难言。她为他日日做菜时,他从未觉得有何稀罕,她为她尝尽百苦\希冀着帮他恢复味觉时,他却从未真正渴望过要去品懂她的菜。当他终于能品尝出她菜肴的味道,不惜拱手让河山,千金焕一味时,她却已不再做菜。

  云歌慢慢平静下来,冷冷地说:“你回去吧!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孟珏起身向外走去,踏出门口时,头也没回地说:“我明天再来。”未等云歌的冷据出口,他已经快步走出了院子。

  云歌捏着方子发呆,耳边一直响着孟珏说的话,终身不孕,她应该开心的,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霍成君所做的一切,罪有应得!可她竟一点没有轻松开心的感觉,只觉得心更沉,更重,压得他疲惫不堪、

  很久后,她提起毛笔,在孟珏的配方下面加注了一行字:“此方慎用,久用恐致终身不孕。”

  将药方封入竹筒,火漆密封后,交给于安:“想办法交到七喜手中,请他代递给皇上。”

  于安应了声是,转身出去。

  云歌看着屋子里满满当当的药材,闻着阵阵药味,只觉得很厌恶现在的自己,费尽心机只是为了害人!

  她猛地高声教人,几个丫头匆匆进来,听候吩咐。

  “把所有的药材都拿走、”

  丫头小心地问:“夫人是说找个地方收起来吗?”

  “随便,收了\扔了都可以,反正不许再在这个院子里。还有,药圃里的药草也全都移植到别处去。”

  “是”

  几个丫头手脚麻利地行动起来,一会儿肱骨,就将屋子中的药材全部收走。一个伶俐的丫鬟还特意点了熏香,将药草味熏走。

  坐在窗旁发呆的云歌闻到熏香,神情迷茫,好似一时间分不清楚置身何处。唇边含着一丝笑意,模仿着他的语调说:“这香味浓,该用鎏金银熏球,笼在袖子下,不该用错金博山熏炉。”

  丫头忙准备换:“这是宫里赏的香,一直收着没用,奴婢不知道用法,竟鲁莽糟蹋了。”

  云歌回过神来,神情黯然地说;”不用了,你们都下去吧!”

  几个丫头赶忙退出屋子。

  云歌嗅着香气,闭起了眼睛,恍恍惚惚中总觉得屋子里还有个人,静静地\微笑着凝视着她。

  如果一个人住进了心里,不管走到哪里,他似乎都在身边。

  闻到曾经的香,会觉得鼻端闻到的是他衣袍上的味道;看到熟悉的景致,会想起他说过的话,晚上听到风敲窗户,会觉得是他议事晚归;落花的声音,会觉得是听到他的叹息……

  点点滴滴,总会时时刻刻让人滋生错觉,似乎他还在触手可及的距离内,可蓦然睁眼时,却总是什么都没有。

  所以,我不睁眼,你就会还在这里,多陪我一会儿,对吗?

  香气氤氲中,她倚着窗户闭目而坐,一动不敢动。渐渐地,似真似假地睡了过去。

  四周弥漫起白色的大雾,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大雾里。她想向前跑,可总觉得前面是悬崖,一脚踏空,就会摔下去。向后退,可又隐隐地害怕,觉得浓重的白雾里藏着什么。她害怕又恐慌,想要大叫,却张着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只觉得四周的白雾越来越多,好像就要把她吞噬。

  忽然,一缕箫音传来,是无限熟悉的曲子。所以的害怕恐慌都消失了,她顺着箫音的方向跑去,大雾渐渐地淡了,一点,两点,三点的荧光在雾气中一明一灭,仿佛在为她照路。

  终于她看见了他。白雾缭绕中,他一身青衣,正立在哪里吹箫,无数莹莹荧光在他身周闪烁,映得他飘渺不定,好似近在眼前,又好似远在天际。这是她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云歌又是欢喜,又是悲伤。心理是万分地想靠近,却再也不敢移步,只是贪恋地凝视着他。

  一曲未终,他抬起了头,沉默地看着她。

  为什么你的眼神这么悲伤?为什么?

  她一遍遍地询问,他却只是沉默\悲伤地凝视着她。

  陵哥哥,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坏人了?可霍成君杀死了我们的孩子!我没有做错!我没有做错!

  你为什么还这样看着我?为什么?

  ……

  “小姐!”

  “不要走!陵哥哥!不要走!”云歌悲叫。可他的身形迅速地远去,消失,她心底再多的呼唤都化作了虚无。

  她没有睁开眼睛,只无限疲惫地问:“什么事情?”

  丫鬟的声音带着颤,好似被云歌的悲叫吓着了:“老爷派人来接小姐回府探亲,说事家宴,想小姐回去团圆。”

  “知道了。”

  丫鬟硬着头皮问:“那奴婢帮小姐收拾包裹?”

  云歌仍呆呆地闭着眼睛坐着,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丫鬟小声说:“小姐,姑爷已经同意了,您若想去,马车随时可以出发。”

  云歌突然问:“如果一个人,以前看着你的时候眼底都是温暖,也很开心,可突然有一天,他看你的时候充满了悲伤,你说这是为什么?”

  丫鬟凝神想了会儿,迟疑着说:“大概是我做错了事情,让他不开心了。”

  云歌喃喃说:“我没有错!他应该明白的。”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也许他不开心,只是因为你心里不开心;他难过,只是因为你心理是难过的,他觉得你做错了,只是因为你心底深处早已认定自己错了。”

  云歌猛地睁开了眼睛,孟珏正立在窗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想来他是因为霍光的事情,随丫鬟同来的,只是站在屋外没有说话。

  他的唇角紧抿,似乎很漠然,注视着她的墨黑双眸却有无限悲伤,竟和陵哥哥刚才的眼神一模一样,云歌心中陡地一颤,跳了起来,随手拿了间披风就向外走,丫鬟忙陪着小心服侍云歌出门。

  到了霍府,霍光居然亲自在外面迎接。

  面对霍光的厚待,云歌淡淡地行礼问安,客气下是疏远冷漠。一旁的丫头都觉得窘迫不安,霍光却似笑得毫无隔阂。

  因为云歌的来临,宴席的气氛突然冷下来。霍光笑命霍禹给组中长辈敬酒,众人忙识趣地笑起来,将尴尬掩饰在酒箸杯盘下。

  霍光看云歌没带行礼,知道她肯定坐坐就走。寻了个借口,避席而出,带着云歌慢慢踱向书房,

  他一面走,一面指点这四处景物:“看到左边的那个屋子了吗?以前是主人的起居处,你爹和你娘就住在那里。”

  “那边的草地以前是个蹴鞠场,你爹喜欢蹴鞠,常叫人到府里玩蹴鞠,可别小看这块不起眼的场地,当年的风流人物都在这里玩过,有王爷有将军有侯爷,卫太子殿下也来过几次,不过你爹可不管他们是王还是侯,几只鼻子几只眼,脚下从不留情,那帮人常被你爹踢得屁滚尿流。”

  霍光眼前浮现过当年的一幕幕,语气中慢慢带出了少年时的粗俗爽快,眉宇间竟有了几分飞扬。

  云歌身上的冷意不自觉中就淡了,顺着霍光的指点,仔细地看着每一处地方,似乎想穿透时光,看到当年的倜傥风流。

  “这个书房是你爹当年办公议事的地方,格局大致没变,只摆放的东西变了。那边以前放的是个巨大的沙盘,你爹常在上面和你娘斗兵,还赌钱了,究竟谁输谁赢,我是一直没搞明白,好像你爹把整个府邸都输了。”

  “斗兵?和我娘?”

  霍光笑:“是啊!你爹什么事情都不避你娘,就是他和将军们商议出兵大事时,您娘都可以随意出入。这个书房还有一间屋子是专门给你娘用的,现在我用来存放书籍了。”

  云歌突然间觉得这个书房无限亲切,伸手去摸屋宇中的柱子,好似还能感受到爹娘的笑声。她的嘴角忍不住地上翘,笑了起来,一直压在身上的疲惫都淡了,她心中模模糊糊地浮出一个念头,她是该离开长安了!陵哥哥肯定早就想离开了!这个念头一旦浮现,就越来越清晰,在脑中盘旋不去,云歌的手轻搭在墙壁上想,就明天吧!

  霍光微笑这看着她,眼中无限寂寥:“大哥的一生订别人的好几生,在庙堂之巅能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在江湖之远能纵横天地,笑看苍生,有生死相随的妻子,还有曜儿和你这般的儿女,我想大哥此生必定无憾!”

  云歌看到他斑白的两鬓,苍凉的微笑,第一次发掘他老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了十多岁,好像肩头的疲倦随时会让他倒下。虽然心中有厌恶,嘴里却不受控制地说:“叔叔的一声也波澜壮阔,辅佐了四代……三代帝王,几次力挽狂澜,将一个岌岌可危的汉朝变成了今天的太平安稳,叔叔也会青史留名。”

  霍光让云歌坐,他亲自给云歌斟了茶,云歌只淡淡说了声谢谢。

  “我想大哥并不在乎是否青史留名,他只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别人如何评价是别人的事,我和他不一样,我很在乎世人如何评价我,我的确希望能留名青史,可这并不是我最在乎的事情,人人都以为霍光最在乎权势,其实这也不是我最在乎的。”

  云歌有些诧异:“那是什么?”

  “我想边疆再无战争!我想四夷臣服!我想大喊的稳定太平不再用女子的血泪去换!这才是我最想要的!”霍光冷笑起来,朗声说:“权势算什么玩意?只不过是实现这一切的必经之路!没有权势,我就不能为所欲为!只有鼎盛的权势才能让我不拘一格起用人才;才能轻徭役,薄赋税,良田不荒芜,才能做到国泰民安,积蓄财富,才能修兵戈,铸利剑,才能有朝一日铁骑万匹,直踏匈奴、羌族!”

  霍光虽然身着长袍,坐于案前,可他说话气势却像是身着铠甲,坐于马上,只需利剑出鞘,指向天狼,激昂的马蹄就可踏向胡虏。可在下一刻,他又立即意识到,他再权倾天下,再费心经营,仍只是个臣子,能令剑尖所指,铁蹄所踏的人永远不会是他!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事!他眼中的雄心壮志渐渐都化作了无奈悲伤,他笑嘲说:“‘太平若为将军定,红颜何须苦边疆?’大汉男儿都改面目无光才对!”

  云歌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在惊闻乌孙兵败的时候,重病到卧榻数月,他并不是在装病教训刘询,让刘询明白政令的执行还离不开他,而是真的被刘询的刚愎自用气倒了。他谨慎一生,步步为营,却被刘询的人毁于一夕,期间伤痛绝非外人所能想象,也在这一棵,她开始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她叔叔,他身上和父亲流着相似的血。

  霍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眼中情绪立收起来,又变成了那个镇定从容,胸有成竹的权臣;“这些话已将近三十年未和人说过,不知怎么的就突然间……让你见笑了!”

  云歌将他杯中的冷茶倒掉,重新斟了杯热茶,双手奉给他:“叔叔身体健康,手中大权在握,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完成心愿。皇上虽然刚愎一些,但并不是不明理的君主。就我看,他对先帝刘彻既恨又敬,只怕他一直暗存心思,要视线武帝刘彻未完成的心愿……安定边疆,四夷臣服,一方面是自己的雄心壮志,另一方面却也是为了气气九泉下的刘彻。我想只要君臣协心,叔叔的愿望一点能实现。”

  霍光接过热茶,顾不上喝,忙着问:“你说的可是真的?皇上一直表现出来的样子和你说的可不符,他总是一副毫不在乎西域,匈奴的样子,似乎只要官吏清明,人民安康就可以了。文帝景帝虽然年年给匈奴称臣进贡,送公主,普通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其实比在武帝手里要好,我一直以为皇上打算效仿的皇帝是文景二帝。”

  云歌说道:“叔叔聪明一世,却因为太在乎此事,反而糊涂了,皇上定是看破了叔叔的在乎,所以他就不在乎。叔叔越想打,他就表现得越不想打。利用叔叔的在乎,逼叔叔在其他事情上退让。”

  霍光呆呆发证,一一回想着自刘弗陵驾崩后所有的事情。半晌后,痛心疾首地叹道:“没想到我霍光大半生利用人的语文驱策他人,最后却被一个小儿玩弄于股掌间。”

  云歌正想说话,听到外面仆人的叫声:“娘娘,娘娘,您不能……”

  门砰地被推开,霍成君面色森寒,指着云歌说:“滚出去!霍家没你坐的地方,你爹当年走时,可有考虑过我爹爹?他倒是逍遥,一走了之,我爹呢?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长安,你知不知道你爹在长安树了多少敌人……”

  霍光断然喝道:“闭嘴!”冷厉的视线扫向书房外面立着的仆人,所有人立即一溜烟地全退下,有多远走多远。

  “云歌,你先去前面坐会儿,等叔叔处理完事情,再给你赔罪。”

  云歌无所谓地笑笑,告辞离去:“今日已晚,我先回去了,叔叔,您多保重!”

  出书房后,走了会儿,忽然觉得身上冷,才发现匆忙间忘拿披风了。一般的衣服也就算了,可那件披风上的花样是刘弗陵亲手所绘,命人依样所绣,自然要拿回来。

  刚走到书房门口,就听到断断续续的争吵声。

  “……我是宁要云歌这个侄女,不要你这个女儿……”

  “……你说是我的亲生女儿?”霍光的笑声听来分外悲凉,“……亲生女儿会帮着刘询刺探老父的一举一动,通知刘询如何应对老父?亲生女儿会用利益说服堂兄一起背叛老父?……”

  “……既然你和刘询如此情投意合,爹不拦你……我霍光只当从没生过你,从今往后,霍家是霍家,娘娘是娘娘。”

  屋里的声音时高时低,云歌听得断断续续。她如中蛊一样,明知道不对,却轻轻地贴到屋檐下,藏在了阴影中。

  屋子里传来哭泣声:“爹……爹……”

  似乎霍成君想去拽霍光的衣袖,却被霍光打开。她悲伤羞怒下突然吼起来:“爹爹可有当我是女儿?可曾真正心疼过我?爹爹装出慈父的样子,让女儿在刘询和刘贺中选,等试探出女儿的心思后,却偏偏反其道选了刘贺。还有大姐,爹爹当年对她许诺过什么?结果是什么?你让女儿怎么信你?爹爹究竟隐瞒了我们多少事情?爹爹说刘弗陵的命由老天做主,那长安城外的山上种的是什么?刘弗陵的病……”

  啪的一巴掌,霍成君的声音突然断了,一切都陷入了死寂。

  好一会儿后,她的声音含糊不清地响起:“爹爹,女儿已经知错!求爹爹原谅!爹……”

  霍光沉默了很久后才开口,低哑的声音中满是疲惫:“你走吧!我没做好父亲,也怪不得你不像女儿。”

  咚咚的磕头声,一遍又一遍的哭求,霍光却再不开口。

  吱呀一声,霍成君拉开门,捂着脸冲出了书房。

  云歌软软地坐到了地上,脸色煞白到无一丝血色。

  “爹爹究竟隐瞒了我们多少事情?”

  “爹爹说刘弗陵的命由老天做主,那长安城外的山上种的是什么?”

  “刘弗陵的病……”

  他们究竟想说什么?为什么要提起陵哥哥的病?霍光为了阻止霍成君未出口的话,竟然不顾霍成君的身份下重手打断她!云歌只觉得气都喘不上来,似乎前面就是无底深渊,可她却还要向前走。

  当年暗嘲上官桀养了个“好儿子”,如今自己的女儿、侄子有过之而无不及。霍光失望、悲伤攻心,坐在屋里,只是发怔。忽然听到外面的喘气声,厉声问:“谁?”正要走出屋子查看,看到云歌立在门口,扶着门框,好似刚跑着赶回来,一面喘气一面说:“我忘记拿披风了。”

  霍光看她面色异样,心中怀疑,微笑着说:“就在那里,不过一件披风,何必还要特意跑回来一趟?即使要拿,打发个、r头就行了,看你着急的样子。”

  云歌拿起披风,低着头说:“这件披风不一样,是……是陵哥哥亲手绘制的花样。”

  她眼中隐有泪光,霍光释然,一面陪着她出门,一面叮嘱:“你如今已经嫁人,我看孟珏对你很好,他也的确是个人物。去世的人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还要活着。你的一生还很长,不能日日如此。你现在这个样子,地下的人也不能心安,把旧人放在心底深处珍藏,好好珍惜眼前的新人,才是既不辜负旧人,也不辜负新人,更不辜负己。”

  云歌神情恍惚,容颜憔悴,对他的话似听非听,霍光只能无奈地摇头。

  在马车上候着的于安看到她的样子,再听到霍光的话,心内触动,对霍光谢道:“多谢霍大人的金玉良言,其实这也是奴才一直想说的话。”

  云歌对霍光强笑了笑:“叔叔,我回去了,你多保重身体。”

  霍光客气地对于安吩咐:“你照顾好她。”

  于安应了声“是”,驾着马车离开霍府。

  云歌回到竹轩后,却站在门口发呆,迟迟没有进屋。

  于安劝道:“在霍府折腾了半天,命丫头准备热水洗漱吧!”

  云歌突然扭身向外跑去,于安追上去:“小姐,你要做什么?”

  “我去找孟珏。”

  于安以为她心思回转,喜得连连说:“好!好!好!那奴才就先下去了。”

  云歌气喘吁吁地推开孟珏的房门,孟珏抬眸的一刹那,有难以置信的惊喜。

  “孟珏,你收我做徒弟,好不好?我想跟你学医术。”

  虽不是自己期盼的话语,可至少意味着云歌愿意和他正常地交往了,不会再对他不理不睬。他微笑着说:“你愿意学,我自然愿意教,不过不用拜什么师,若非要拜师,那你就拜我义父为师,义父如果在世,也肯定不会拒绝你,我就算代师传艺。”

  云歌感激地说:“多谢你!我们现在就拜师,明天我就来学,好不好?”

  孟珏岂会说不好?命三月设好香案,没有牌位,他就拿一幅白帛,龙飞凤舞地写了“孟西漠”三个字,挂在墙上。

  云歌面朝“孟西漠”三字跪下,恭敬地说:“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三拜。”一面磕头,一面在心里默念:师父,我虽然没见过你,但知道你一定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我拜师的动机不纯,你也许会不开心,但弟子一定会尽心学习,将来也用医术去救人。弟子愚笨,肯定赶不上师父的医术,但一定不会做有辱师门的事情。

  磕完头后,云歌又将“孟西漠”的名字在心中默诵了一遍。从此后,除了父母、兄长,她还有个师父了。

  孟珏看她磕完头后,一直盯着义父的名字发呆,笑着提醒:“该给义父敬茶了。”

  云歌接过他递来的茶,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将茶水斟在地上。敬完茶后,依礼她已经可以起来,她却又恭敬地磕了三个头,才站起来。

  孟珏一面收香案,一面说道:“这回,我们可真成师兄妹了。”

  云歌想想,也觉得缘分真是太奇怪的一件事情。她第一次看到金银花琴时,还想过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雕出这哀伤喜悦并存的花,不想后来竞成了他的徒弟。她坐到坐榻上,说道:“你以后若有时间,多给我讲点师父的事情,我很想多了解师父一些。”

  孟珏收拾完东西,坐到了她对面,点头答应:“不过我只知道我跟随义父之后的事情,义父从不提起以前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很多都是我猜的。”

  “我以后可以问我爹爹和娘亲,等我知道了,我再告诉你。”

  “千万别!”孟珏亟亟地说,“你要问,去问你二哥,他应该都知道,千万不要去问你娘,你拜师的事情也不要告诉你娘。”

  云歌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不是故人吗?而且应该交情十分深厚,要不然你也不会想利用……”她猛地吞下已到嘴边的话,撇过了头。

  孟珏的语声很是苦涩:“正因为他们交情十分深厚,义父才不想你娘知道他早已过世多年,他怕你娘会伤心。”

  云歌已经历过生离死别,听到那句“他怕你娘会伤心”,眼泪都差点下来。原来是这样的,师父他竟情深至此!

  “义父临终前特意叮嘱过三个伯伯和你二哥,你二哥因为义父离世,伤心难耐,当着你爹娘的面还要谈笑正常、尽力隐瞒,可你娘和你爹岂是好糊弄的人?所以,他一半是性喜丘山,一半却是为了义父,索性避家千里,你爹和你娘这些年来四处游走,应该也只是想再见义父一面。”

  云歌听得又是惊又是伤,喃喃说:“只怕我二哥已经在我爹面前露馅了,我爹应该早已猜到了,他虽然陪着我娘四处乱走,但雪一崩,他就借机住在了里面,因为他早知道,即使寻遍天涯海角,都找不到了!”

  孟珏轻轻地叹了口气:“上次我去你家提亲,你娘问起义父,我就胡乱说了几个地点,反正我是尽力往远里说,你娘还纳闷地问我:‘你义父去那些地方做什么?’你爹却只是坐在一旁静听,原来他早已知道。”

  两人琢磨着一知半解的旧事,相对欷献。

  这一刻,他们之间所有的隔阂都似消失。因为纠缠不清的缘分,彼此间有着别人难及的了解和亲切。

  云歌小声说:“难怪我爹和我娘对我不闻不问的,他们是太相信师父了。”

  孟珏很尴尬,也小声地说:“本来你爹让你三哥盯着点儿你,可我说我去追你,你娘和你爹立即就同意了,拜托我照顾你。想来他们虽然不愿勉强你,可心里一定很盼望婚事能成。”

  云歌低着头,默默地坐着,孟珏也是默默地坐着。

  烛火跳跃,轻微的毕剥声清晰可闻。两人的影子在烛光下交映在一起,孟珏忽然希望这一刻能天长地久。

  云歌却猛地站了起来,低着头说:“我回去了,明天等你下朝后,我来找你。”

  孟珏也赶忙站起:“我送你回去。”

  “不用!”

  孟珏却未理会她的拒绝,灯笼都顾不上打,就跟在她身后出了屋子。一路行去,虽然云歌再未和他说话,可也未命他回去,两人就着月色,并肩行在曲径幽道上。孟珏只觉得心静若水,说不出的宁和安稳,好似红尘纷扰都离他万丈远,只有皓月清风入怀,平日里需要借助琴棋书画苦觅的平静竞如此容易地就得到了,不禁盼着路能更长一些。

  到了竹轩,孟珏自动止步,云歌也未说什么告别的话就进去了,行了几步,突然转身说:“时间或长或短,汉朝应该会有一次大举用兵的战事,到时候,你能站在霍光一边吗?我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他说的一句话:‘太平若为将军定,红颜何须苦边疆?’你们这些堂堂七尺男儿整日间斗来斗去,可想过汉朝西北疆域十几年的太平是靠着两个女子的青春在苦苦维持?还有那些红颜离家园,却白骨埋异乡的和亲女子。你们一个个的计策除了争权夺利,就不能用来定国安邦吗?想想她们,你们就不会有些许不安吗?”

  孟珏未料到她是这样的要求,肃然生敬,很认真地应诺:“你放心,大事上我绝不会乱来。”

  云歌第一次露了丁点儿笑意,轻抿着唇角说了声“多谢”,转身而去。

  孟珏回道:“这本是七尺男儿该做的事情,何用你来谢我?”

  云歌脚步一顿,虽未回头,眉间却有一股柔和。

  正式拜师后,云歌开始了真正的学医生涯。每日里风雨不误、阴晴不迟地去找孟珏。

  云歌心思聪慧、认真刻苦,孟珏则倾囊相授、细心点拨,所以云歌的医术一日千里。让孟珏都暗自惊讶,想着义父若还活着,能亲自教云歌医术,恐怕云歌才是义父最佳的衣钵传人。

  云歌刚开始还有不少担心和戒备,可发现孟珏教课就是教课,绝不谈其他,担心和戒备也就慢慢少了。

  云歌疏忽犯错的时候,孟珏训斥起来一点不客气,丝毫不留情面。她自小到大,爹疼娘宠哥哥让,从没被人那么训过,怒火上头时,也出言反驳,可孟珏言辞犀利、字字直刺要害,偏偏语气还十分清淡,越发显得她无理取闹。

  她词穷言尽,又羞又恼,只能对着他嚷:“师父若在,才不会这么说我!是你自己教得太差了!”

  孟珏冷笑一声,拂袖就走,一副“你嫌我教得差,我还就不教了”的样子。云歌嚷归嚷,其实心里很清楚,的确是自己做错了。医术不同于其他,其他事情可以犯错,一道菜做失败了,大不了倒掉重做,可用药用错,却会害人性命。所以过一会儿后,等怒火消了,她会低着头,再去问他,他倒仍是那清清淡淡的语气,也不提两人吵架的事情,只就云歌的问题细细道来,再着重讲解她做错的地方。一学一教的El日相处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渐渐缓和。虽还不至于谈笑正常,但至少在不提起往事的时候,两人可以如普通朋友一般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