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香销魂

返回首页诡香销魂 > 第869章 面目

第869章 面目

  严伏久想了下,就说道:“摩玉崖的人是灵界的土著,酆都大帝和天机门祖师打赌时,这帮人说是要顺天应命,谁赢了,那就是天意。”

  我听得古怪。

  这么说,这帮人讲究的是清静无为?

  “他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不插手人和凶兽之间的斗争,很少会与外人往来。”

  严伏久想了好一会儿,对这个地方也是知之甚少。

  我心里越发古怪,听起来像是一帮隐世的修道人,但是从万凰山的事情,还有兽真人来看,这帮人一点都不清净,反而是野心勃勃。

  外头传来一声怒吼,是巨狼的嚎叫。

  这畜生声音呜咽,渐渐变得衰弱下去。

  鬼面从外头进来了,满身都是鲜血,得意道:“这鬼东西想把我吃掉,被我抓烂了脾胃,把肚皮硬生生地撕开了。”

  他没有瞧见兽真人,恼道:“难道又叫这厮给跑了?”

  他看着严伏久,面色不善,道:“小子,我们可是救了你的命,你却有事情瞒着我。”这厮满身的戾气,吓得严伏久不轻。

  这小子苦笑道:“我只有几日的活头,欺骗李家主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他从怀里拿出一份布帛。

  “我昏迷后,被送回了山门,身上就被塞了这东西。”

  这布帛上记载着,祁阳山就有一株绛珠草,但是被龙脉守护,想要拿取非常危险。

  “我醒过来,瞧见家主来了,就知道有人想要害您,就把这帛书藏了起来。”他正色道,“龙脉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鬼面脸色舒缓起来,说道:“算你还有几分良心。到底是谁在搞鬼?想要绛珠草的话,自己去拿,干嘛要设计坑害你?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

  我把两份帛书拿出来,比较了一番,果然是一般无二。

  猫妖趴在我的肩头,说道:“绛珠草的确有一株,但是当年下落成谜,也不知道是不是落在祁阳山。”

  我听得若有所思。

  鬼面忽然拦在我们跟前,露出戒备的神色。

  “谁?”

  洞穴深处传来了脚步声,有个人摇摇晃晃地过来了,把身影拖得长长地。

  还没靠近,就透着浓烈的血腥味。

  “是兽真人?”严伏久眼珠子瞪得大大地,充满了错愕。这厮刚才从后面逃脱,没想到居然回来了。

  他浑身是血,眼神变得猩红,透着疯狂的气息。

  “李霖,我要你死。”

  他的鬼面具和兽皮都没了,血战鼓和血雀矛也不见踪迹,就像是被剥光了一样,第一次露出了真面目。

  “是你。”

  我皱起眉头,早就知道这厮是个熟人,没想到竟然是叶旭。初次见面时,他还是个英气勃发的青年,如今却是满面皱纹,衰老的不成样子。

  “摩玉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神色悲怆,嘴巴张张,忽而发出惨叫。

  “李霖,我要杀了你。”

  他满身是血,气息凶戾,不要命地朝我扑了来。鬼面推开我,一下子迎了上去。叶旭嘿嘿怪笑着,任凭鬼面的手臂戳破胸膛,把他的心脏抓出来。

  “不好,快躲开。”

  一股危机感冒了出来。

  叶旭带着悲愤和不甘,状若疯癫,浑身透发出一种古怪的甜香。砰,他的身体轰地一下就爆炸开来了,鲜血和碎肉飞舞着。

  甜香弥漫着,即使闭住口鼻,也黏糊糊地落在皮肤上,然后往身体里钻进去。

  我张嘴一吐,就喷出太阳火来。

  这种阴邪气息被火焰一烧,发出吱吱的声响,过了好久,才不甘心地散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厮明明跑掉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就为了送死?”鬼面满脸都是不理解。

  我拈起一块碎肉,黏答答地,泛着恶心的甜香。

  严伏久面色难看,说道:“只怕他的血肉有问题,我们快些回去,请老鸟先生帮忙看一看。”

  等我们从洞穴里退出来,火龙道人也来了。

  他大叫道:“怎么样?兽真人捉到了吗?那厮果然要从后头跑,被我给堵了正着,他打不过我,用了催发潜力的符纸,又逃了回来。”

  “死了。”鬼面指着洞穴。

  “那就好,这个祸害总算是结束了,从此咱们就能高枕无忧了。”他哈哈笑了两声,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们脸色难看。

  鬼面冷声道:“我记得兽真人身上带着许多法器,怎么一个都不见了?”

  我们仔细搜寻着,几件法器仿佛凭空失了踪。

  等回到了祁阳派,老鸟给我们一诊脉,就跳脚道:“准备后事吧。”

  鬼面大吃一惊,叫道:“难道真的中毒了?我不怕毒,没有毒能奈何我。”

  老鸟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是顶尖厉害的凶兽,普通的毒自然拿你没法子。但是这可不是一般的毒,而是叫做死煞香。这种毒不会伤害肉身,但却会腐蚀魂魄。一开始还不觉地,渐渐地就会扩散开来,要了你的命。”

  鬼面不信。

  老鸟哼道:“这毒就跟癌一样,哎,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能活多久?”

  “最多一个月。”

  火龙道人义愤填膺地叫道:“那个兽真人太坏了,哎,可惜了啊,李霖,你要是听我的劝,早点把双龙剪拿出来,一下子就能要了他的命。”

  双龙剪是烈和弼的脊椎炼制地,每次驾驭,两龙都会产生犹如刀割的痛楚。

  我答应了两兄弟,会毁掉所有用他们血肉做成的法器,自然不会用。

  火龙道人翘起了大拇指,说道:“你真是个守信用的人。”

  确认我中了毒,猫妖最焦急。

  “李霖,这可怎么办才好啊,你不能出事地。”

  老鸟不会骗我,这么说肯定是没差了。我叹了口气,没想到竟然被这么摆了一道,现在只有一个法子了。

  我把两份帛书拿出来。

  “只有绛珠草能救我们。”

  老鸟被我发问,急忙点头,道:“只要闻一闻绛珠草的味道,就能解掉死煞香。”

  我把帛书拿出来,细细研究着。兽真人千方百计地把我引来,这个地图应该不会错。若说对祁阳山的地理最熟悉,自然是严伏久。

  他琢磨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这个地方,但是很难过去。”

  祁阳山是一条广阔的巨大山脉,朝着四面八方延伸开去,地图上有个红点,就是绛珠草的位置,刚好落在了祁阳山的中心。

  “这儿就是龙脉最强盛的地方,到了那儿,恐怕连法术都施展不出来。”

  我心里沉甸甸地,没有了法术,我们就是普通人了。

  “去,有希望就要去。”

  鬼面恶狠狠地叫道:“下次如果叫我遇到了摩玉崖的人,非得把他们的皮扒下来,把肉挂在旗杆上阴成肉干来吃。”

  严伏久看着我,我点点头:“去。”

  火龙道人急忙来劝我,见我意志坚决,就说道:“老道我也陪你一起去,人多力量大嘛。”

  我不置可否。

  这儿还有龙脉,在我心目中,甚至比起绛珠草更加的重要。

  严道人听说我要去龙脉,还来劝了几句,说道:“那条龙脉很暴躁,一旦靠近,肯定会攻击你地。”

  古往今来,有过好些人打过龙脉的主意,运气好地,还能全手全脚地回来,运气差地,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谢过他的好意,并不是很担忧。

  取得绛珠草对一般修道人而言,或许很难,但是我有法子,或许不会很费事。我比较担心的是,拿到了绛珠草,会不会生出变故来。

  “应该不会,那条龙脉没有成形,是没法离开地。最多翻几个身,来场地震罢了。”

  祁阳山广袤荒芜,人烟稀少,最不怕地震。

  祁阳派的人准备好了东西,就送我们出去。青鸾飞不动,我们就找来了几匹普通的矮马,它们反而不会感觉到龙脉的压制。

  我们赶路七八天,才渐渐地靠近了。

  到了这儿,感觉胸口像是缀着石头,法术已经不灵敏了。

  鬼面一路上骂骂咧咧地,到了这儿,就属他最难受。

  “很快就到中心了,你们要小心,这个地方自古以来就是绝境,我们进去后,可能会面临很大的危险。”

  绕过前头的山峰,就来到一处平原。

  这儿的地势很古怪,中间隆起来,像是个大锅盖倒扣着。

  鬼面奇怪道:“怎么看起来像是一座坟墓,晦气,不会让我们进去吧。”

  “当然要进去,龙脉深藏在底下,”严伏久指着那边给我们看,说道:“你们看,地表上被挖了很多洞,就是以前冒险的人留下地。”

  他领着我们过去,一个个地看过去,面色难看。

  “怎么回事?”

  “我在看风,这些洞穴里头风是静止地,说明挖到一半就放弃了,下面是死路,我们跟着下去,可能还会捡到尸骨。”

  我们把所有的洞穴都找了个遍,竟然没有一个是通地。最深的一个足足有三四里地,依然是一条死路。

  鬼面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么多年,就没有人打通去龙脉的道路?”

  “我也不知道啊。”

  不会,帛书上记载的绛珠草就在下头,肯定有人见过。也许我们找寻的法子错了,靠挖洞穴,根本就没有法子接近龙脉。

  火龙道人赞同我的看法。

  “龙脉是何等神圣的地方,甚至有神灵守护,哪里是能轻易靠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