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香销魂

返回首页诡香销魂 > 第642章 夜行

第642章 夜行

  前头是李家的祠堂。

  “怎么到这儿来了?”

  洛风啸拉着我进去,看门的守备瞧不见我们。里头还亮着灯,好些族老齐聚一堂,正在低声地商议着。

  “明天就是最后一场了。输不得。”

  “是啊,如果输了,李霖就是家主了。我们这么大的年纪,难道要听一个毛头小子的差遣?”

  “不错。不错。”

  二叔公反对道:“如果李霖败了,那么龙门魁首来了,谁来抵挡。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就算是当年洛风啸在。对李家都很客气。要是想低头,你们去,我可不干。”

  李家人重视颜面,这种明显会遗臭万年的事情谁都不会做。

  这族老讪讪道:“我也没说要媾,和啊。”

  他们吵吵嚷嚷地,又想抵挡龙门魁首,又不想听我的命令,争执了变天,也没有个结果出来。

  我哥让我来看这个?他笑了下,说道:“一群昏聩无能之辈,没什么值得注意地。等他们走了,我们再说。”

  二叔公说道:“李成箜,你是家主,你来说,到底要怎么办。”

  李成箜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他这会儿缓缓说道:“明天就让我来对付李霖,虽然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但他是转轮王,我也不算占他的便宜。”

  二叔公惊奇道:“你有把握吗?”

  “是啊,你要是输了,那我们的颜面就算是扫光了,李家再也没有人够资格跟他抗衡了。”

  李成箜呵呵一笑,道:“今天李霖比试了两场,我一直在琢磨着。他是赢了,但并不是他的法术有多高明,而是乘舸和李永法自己露出了破绽。”

  几个族老点头,道:“你说的没错,飞烬符和人煞雾是先祖传下来地杀器。李乘舸没有战意,至于李用法更是蠢货,平时嘴皮子厉害,到了关键时候,直接被一把朱砂打回了原形。”

  “那你的意思呢?”

  李成箜眼神阴冷,说道:“李家最厉害的法术是六丁玉女术,李霖也会,我不用。这次我不会一个人上阵,而是会找个帮手。”

  “二打一啊?这可不成。”二叔公摇头道。

  李成箜坚持道:“李霖他先前夸下海口,说是我们可以一起上,如今只有两个,不断破了规矩。”

  我听得瞠目结舌,这是我作茧自缚,还是这厮太无耻了?

  我哥抱着胳膊,冷漠地看着。

  “这,这不太好吧。”二叔公和几个族老还是支持我地,李成箜说道,“我们两人会斗败李霖,但是家主的位置会让给李霖。”

  “真的?”

  我心里冷笑。

  李成箜缓缓道:“诸位,我本来打算把家主的位置传给李乘舸地,但是他太年轻,只有李霖合适了。我并不是有私心,只是我几十年前来兢兢业业,不说功劳,苦劳总有几分,实在不能被人赶下台,希望能够保存一点点的颜面。”

  “这话倒也说的没差。”二叔公他们动摇了。

  “那就请二叔把钥匙给我。”

  “你要做什么?”

  李成箜低着头,眼里闪烁着一丝诡谲,道:“我要找的那人被关在阴风洞里头。”

  族老吃惊道:“那里关押的可是李家的罪人。”

  “无妨,我自然有法子降服他。”

  二叔公犹豫了下,就去拿了一把钥匙过来。李成箜拿在手里,如获至宝,匆匆忙忙地就走掉了。

  “明天事关重大,我要回去早作准备了。”

  这些族老年纪大了,精神很好,一直在商量着事情,居然半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过了会儿,还有人送来了宵夜。

  洛风啸等的不耐烦,道:“走吧,等你做了家主再过来。”

  等我们走出祠堂,外面黑漆漆地,洛风啸突然问道:“傻小,有信心吗?李家的人虽然不成器,但是本事可不差。”

  我嘻嘻笑道:“我对付李乘舸他们,也没有使出全力,就算打两个,也不费多大力气。”

  洛风啸点点头。

  李成箜这么一打岔,我反而记起了一件事请,说道:“哥,我们也去阴风洞吧。李成箜从那儿得来了一株鬼菩提,我们进去找找看,说不定有超过三百年份的金色菩提。”

  “他这么跟你说地?”

  “他还拿了实物送给我。”

  洛风啸眼睛眯起,突然说道:“看来这个李成箜比我想的有点复杂,有意思,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搞鬼。”

  “他骗了我?”我忍不住问道。

  “阴风洞通往灵界,里头煞气如冰,万物不生,根本长不出任何东西来。里头有我当年布置的法术,隔绝了灵界。”

  洛风啸眉头挑起来,说道,“要是你被骗进去,十有八,九是想借你的手打开通道吧。”

  我气的一砸拳头。

  “明天我杀了他。”

  “不要,先留着他。”洛风啸露出一丝笑意,道,“他的心思越多,惹出越大的乱子来,我反而觉得欢喜。如果一切都墨守成规,那就没有超乎那人的预料。”

  那人?

  “当初留着楚一飞,结果他把道门和龙门派搅的天翻地覆。李成箜的野心也不小,希望能给我带来一丝惊喜。”

  我忍不住撇了下嘴,难得李成箜这么被重视,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远处山林忽然发出一声空响,雾气振动,有几缕紫光冒出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刚才一瞬间,给我带来了危险的感觉。

  我看着洛风啸,他明显有些动怒了。

  “怎么了?哥?”

  他冷淡道:“惊喜来了。”

  李成箜干的?

  “为了镇住阴风洞的煞气,我在那儿埋下了一件降魔鼎,把煞气转为地气,来供养玉女墓的棺材。这事连李若雨都不知道,这老头看来果然是跟灵界勾搭上了。”

  我一下子恍然了,这厮刚才要走钥匙,只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目的不是犯人,而是降魔鼎。

  “这鼎厉害吗?”

  洛风啸点点头,道:“是用一块天外陨铁,混合五色金炼制成地,上头的符咒很厉害,杀人杀鬼都很简单。啧,看来你有一点麻烦了。”

  我踊跃道:“没事,我不怕。”

  洛风啸摇头,道:“有了那个鼎,五行法器对他都没有用了,法术也会被克制,你要当心点,别被砸中了。”

  他想了下,就抓着我的手,道:“来,闭上眼睛。”

  我身体一轻,仿佛腾云驾雾一样轻飘飘地。

  “好了。”

  我睁眼一看,居然到了玉女墓。他掐着法诀,墓碑移动,露出了入口,我们钻了进去。刘美邑瞧见我们,吃惊道:“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啦?”

  “我哥有事。”

  刘美邑领着我们去见姑婆,她瞧见了我哥,激动地浑身发抖。

  “洛公,您回来了?”

  洛风啸对她笑了下,点头道:“这么多年辛苦你了,一直守在这里,如今李霖回来了,你的人物很快就会完结了。”

  姑婆急忙摇头,道::“不辛苦,您回来了,这次还会离开吗?”

  我哥没有回答。

  他把我推出来,说道:“李霖是我的弟弟,有他在,就跟我没有区别。”

  姑婆有些失望,但又激动地说道:“既然您回来了,只要您出手,就能把那两个叛徒抓回来,六丁玉女术就完成了,李霖也会成为一个绝代高手。”

  他看着我,眼神带着征询的意思。

  我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

  洛风啸拍拍我,道:“不急。”

  他吩咐姑婆道:“最近李家会有大的变动,若是地气出了差错,你就听我的信号,直接把阴风洞给堵死。”

  姑婆吃惊道:“要是阴风洞被堵死了,后山的大阵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力量很快就会消散地。还有棺材里的玉女,都没法增长力量了。”

  “不需要了。”

  姑婆对他很信任,直接点点头。

  “你们出去吧,我和李霖有话说。”

  姑婆和刘美邑离开了,洛风啸带我来到六口玉棺前,他掐着符咒,玉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定住了,发出晶莹的光芒来。

  “准备了上百年,如今到了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玉棺飘了起来。

  洛风啸神色严肃,额头冒出一点的汗水。

  以他的本事,想要抬起棺材,好像都有些吃力。看我惊奇,他骂道:“傻小,看什么呢?玉棺和地脉结合,想要抬起来,就跟把后山整个挑起来一样重。”

  “没事吧。”

  “快点,棺材底下有东西,每个都有,都拿出来。”

  我急忙去摸,发现底下藏着几块布帛。

  洛风啸散了符咒,棺材落地,他重重喘了口气,又多了几根白发。我心里难受,说不出话来。

  他兴致很高,把布帛摊开来,说道:“你学了道门的法术,阴阳术,还有玉魄经,底子打的很好,现在终于有资格学习这几个法术了。”

  “这些法术很厉害吗?”

  “法术只是外物,重要的是你的心。不过你要是全都学会了,对付天柱山的恶魔,胜算就大多了。”

  洛风啸挑出一个给我,道:“先学这个,你有玄黄气,学习这个很快,明天对付李成箜,就多了几分胜算。”

  他没有指点我,就是让我一个人待着学习。

  我静下心来,仔细琢磨着。

  没过多久,外头突然传来了震动声,还有凄厉的咆哮响起来,差点扰乱了我的心神。洛风啸眉头一拧,淡淡道:“有个老朋友来了,我出去见他,你待在这儿。”

  他身形一动,就变作了流光,出了玉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