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1章 郝教授

第1章 郝教授

新疆罗布泊。

太阳火辣辣地晒着库木塔格沙漠的无人区,空气似乎都在燃烧。一辆绿色军用吉普由远处驶来,车后带着长长的沙尘,像条黄龙。吉普车开到一处高大的岩石壁前面停住,车门打开,一名穿白衬衫、国防绿裤子和黄胶鞋的年轻人跳下来,走到石壁前,伸手在某块光滑岩石上按下去,这块岩石缩进半寸左右,然后他又蹲下身体,在另一块光滑岩石又按。

从石壁中传出低闷的轰隆声,有块长方形的岩石缓缓向外打开,原来是个大铁门,外面是石壁的伪装,里面则是铁板。吉普车开进去,岩石铁门又缓缓关闭,跟石壁浑然一体。

门内是一个宽敞的车库,停有十几辆军绿色卡车,很多身穿国防绿军装的军人正在穿梭忙碌,将各种物资都抬进卡车。

吉普车刚停稳,车门打开,两名身穿白衬衫的年轻人由车里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两人摘下军帽,头发都湿透了,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名军装有四个口袋的军人快步上前,问:“郝教授,有结果吗?”

“没有,”其中一名年轻人摇摇头,“方圆百公里都找遍了。”

那军人说:“北京方面说,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将全部物资撤出基地。”说完把手一摆,几名军人过去打开吉普车后排车门,从里面搬出两台沉重的仪器,放进准备好的木箱,用锤子将箱口钉牢。

“六号让你马上去见他。”这军人又说。

被称为郝教授的年轻人点了点头,告诉开吉普车的司机:“小魏,去帮忙搬东西。”那人立刻加入搬运行列。郝教授走出车库门,外面都由水泥砌成,四通八达,很多军人抱着各种物资陆续走向车库。拐了几个弯,来到由两名军人站岗的密闭门前,郝教授出示了证件,双方互相敬军礼,一名士兵打开水泥密闭门上的铁阀门,门缓缓移开,郝教授闪身进去。

又拐过两个岔路口,来到一处宽敞的大厅,十几扇铁门上都涂着白色数字编号。郝教授推开涂有009号的铁门,将军装脱掉放在椅背上,又走出来,拐过弯,又有两名士兵站在地面涂有“第一区域”的水泥密闭门前。看到郝教授都敬礼,打开密闭门,里面只有四扇铁门,门上也没涂字,第二扇门开着,郝运走进屋,一名中年军人坐在椅中,面前的桌上都是发报机和显示屏。

郝教授敬个军礼:“六号,你找我?”

“有收获吗?”这人盯着屏幕。

郝教授说:“我和小魏转了两个小时,没发现有特殊磁场的地方。”

中年军人转过椅子:“乌鲁木齐气象局来文件,明后两天罗布泊地区可能会有特强沙尘暴,上级下令,今晚天黑以前必须将全部设备运出罗布泊,基地所有人员全部撤出,基地彻底封闭,以后大家恐怕再没有回到这里的机会,我和你想见面,也没那么容易了。”

“有黑风?怪不得这么急,那我现在就回去收拾行李!”郝教授说道。

中年军人却摆摆手:“行李一会儿再收,我想再问你几个问题。”

郝教授神色有变:“几个问题?难道还是那些?”

“知道就好,”中年军人笑着回答,“明人不说暗话,你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副教授,又是地质学家,但我毕竟是基地的领导,有些事还希望你能老老实实地回答,不要总想回避。”

郝教授说:“我什么都没向组织隐瞒,你问的那些我早回答过多次了。”

中年军人沉着脸说道:“大家都知道,你父亲当年是土匪头子李润之的贴身保镖,怎么可能完全不知道土司府的秘密?那家伙的财富都是多年搜刮的民脂民膏,现在我们国家还很穷,搞科研正需要钱,刚好可以拿来利用。”

“我已经说过无数次,没错,我父亲当年是给李润之当过保镖,可又不是李润之的亲戚,再说土司府财宝连李润之的女儿都不知情,他只是个跟班,凭什么知道?”郝教授哭笑不得。

中年军人冷哼两声:“很多事瞒得住父母儿女,却常常会告诉最贴身的人,李润之藏宝必须得有帮手,不可能单独完成,所以你父亲肯定知道内情。今晚基地就要封闭,我希望你能把握住最后的机会,向国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按理说,你父亲是土匪,你这种成分根本不可能念大学、当教授,说明国家多么照顾你,你应该知恩图报才对,怎么能执迷不悟?难道你为土司府保守秘密,是想今后找那些财宝吗?那就更不应该,土司府的财富属于全国人民,谁也不能打主意。”

听到这里,郝教授忍不住站起来:“我不能接受这种无端猜疑!最后解释一遍,我和父亲早就划清界限,也从没听他说过什么土司府财宝的事,不能对我的人格进行污蔑!”

中年军人又问:“好吧,那你告诉我,你父亲当年是否看见李润之有什么非常珍视的、不离身的那种东西?

郝教授带着气回答:“也没有!如果没别的事,我现在要去收拾行李了。”

“用不用我提醒提醒你?”中年军人不动声色地说。

刚要转身离开的郝教授停住,表情疑惑。中年军人笑着问:“比如说,玉佩?”

“什、什么玉、玉佩?”郝教授似乎有些发愣,勉强挤出两分笑容,“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中年军人眯起眼睛:“你以前可不结巴。”

郝教授连忙收起笑容:“打我记事起父亲就被隔离、被批斗,没过两年就死了,我和妈妈都没见到尸体。他什么也没对我妈提过,死的时候我才四五岁。”

中年军人说:“据说那是李润之从日本人手里得到的一块双鱼形玉佩,是西王母在战国时期赐给墨子的神物。谁佩戴了就能耳聪目明、得道成仙,你父亲听说过没有?”

“您可是9340的首长,怎么也信这种怪力乱神的迷信传言?”郝教授失笑。

中年军人回答:“我当然不信了,但无风不起浪,古人不懂科学,也许那块玉佩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奇特成分,才会出现特异的效果。你不是总怀疑罗布泊地区有异常的磁场吗?可能玉佩也有磁性,你记忆力超群,说不定也因为家里玉佩的影响,要不然能这么年轻就评上副教授?现在我们国家正在大力发展经济,好超英赶美,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不然怎么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所以希望你好好想想,当年你父亲到底是怎么说的?”

郝教授摇头:“从没听父亲说过什么玉佩的事,家里更没有。我家一直都很穷,父母结婚时也没买过任何首饰,银的都没有。如果真有什么玉佩,我肯定会向你如实汇报。另外,我能评上现在的职称,是因为从小刻苦努力学习,记忆力好只是次要。”

“你应该知道包庇敌人的严重性,如果对我说了谎,那就是站在国家的对立面,就是人民的罪人!”中年军人看了看他,最后说,“行李可以安排小魏帮你收拾,你不是对那个冒充民国矿工的家伙很感兴趣吗?现在可以先去审审他,不能让敌对势力的特务混进基地。要是能找出有价值的线索,也是大功一件,到时候我会上报北京,说不定组织上就能同意你的入党申请。”

“太好了,可我是地质学家,审问特务好像不是我的工作……”郝教授说。

中年军人笑着:“没什么,那家伙满口胡言,自称是民国时期的矿工,你这个地质学家自然有用武之地。多问问他关于采矿方面的问题,看会不会露出马脚,如果有,就说明他是特务。这是命令,快去吧!”郝教授说了声“是”就转身出屋,中年军人也跟出来。

那名给郝教授开车的年轻军人小魏快步走到,郝教授说:“我有事要办,你去帮我收拾行李,主要就是办公桌抽屉里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