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4章 为什么没中?

第4章 为什么没中?

郝运像木雕泥塑似的也不吱声,服务员进来问要不要加菜,郝运也不理。大鹏连忙说不用,一会儿就去结账。这些人互相看看,陆续起身,有的说回去给孩子洗澡,有的说马桶还没刷,有的说刚想起来老丈人被车撞了还在医院躺着。没几分钟就走光了,包间里只剩郝运和大鹏。

“现在没外人,跟我说吧?”大鹏问,“到底因为什么请客?”

郝运突然哇哇大哭,边哭还边拍桌:“全他妈骗子!都说彩票是唬人的,以前我不信,现在我是信啦!”眼泪哗哗往下掉。

大鹏吓一跳,说:“哥们,我说句开玩笑的话,去年前你爸妈出车祸去世的时候,你好像也没哭这么伤心吧?”郝运气得揪住大鹏的衣领,他连忙说只是开玩笑,都说了别当真。

“为什么号码对不上?是不是他们改过?”郝运问大鹏。大鹏这才知道不是刚才的话难听,而是彩票没中。他苦笑着说梦里的事哪有准,你又没有超能力,又问是不是真因为这个事而花大钱请客,郝运咧着嘴,慢慢点了点头。

大鹏说:“你脑袋里都是大米粥?做梦的事也能信?”

郝运哭着说:“不是告诉过你,我自从戴上玉佩之后就做那种梦,以前好几次都灵验,怎么偏偏这次不灵?”

大鹏指着郝运脖子上戴的一块浅青色玉佩:“就这块?你做梦那事我知道,可我也没当真啊,谁知道你居然这么认真!”

郝运哭丧着脸:“我当然认真了,前几次做梦都灵,那次梦见邻居王大爷半夜心梗打120急救,第二天晚上就发生了!”大鹏摆摆手,从盘子里夹块早就凉透的软炸里脊扔进嘴,说你家对门老王头有心梗我都知道,就算他那天晚上不梗,过几天也得梗,早晚的事。

“刚过劳动节那次呢?”郝运想了想又说,“我梦见飞机掉下来,第二天古巴那架波音飞机不就坠毁了吗,死一百多人呢。”

大鹏摇摇头:“这两年飞机失事多,只能算瞎猫碰见死耗子。”

郝运急了:“还有,梦见大楼墙体广告牌脱落,把我单位女同事砸死那次!”

“就那事?你可拉倒吧!”大鹏又启了瓶啤酒,“你以前就看到有工人修过那块广告牌,还跟我说过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正赶上第二天刮大风,广告牌脱落也正常,再说你女同事也没被砸死啊,这能叫灵验?真逗!”

郝运急切解释:“那是因为我跟她说过,她很生气,硬说我在诅咒她,一气之下半天没出楼,这才躲过劫难!”大鹏看着郝运,说你现在很有当神棍的潜质,现在这行业不错,赚的比卖保险多,要不你考虑考虑先租个便宜门脸,干个风水堂啥的,效益好通知我,我立马辞职给你当弟子。

郝运气得挥拳要打,大鹏笑着躲开。

“没外人,有件事我只告诉你。”郝运擦了擦眼泪,很认真地说。大鹏见他表情严肃,连连点头。郝运说,其实早在两个月前,他就梦到过双色球的头奖号码,醒来后还都记得,还顺手写在台历上,但那时候没信也没买。过了好几天,中午他无意中在公司写字楼大厅的报栏上看到印有上期双色球开奖号,怎么看怎么眼熟。回家一对,居然跟台历上记的那七个号完全相同。

郝运顿时就傻了眼,反复确认没错。他悔得肠子都发青,所以前天晚上再次梦到头奖号码,立刻又记在台历上,按这个号买下五倍。

大鹏失笑道:“真的假的?你这话我可不信。”

郝运怎么赌咒发誓也没用,最后大鹏说:“我也不跟你争辩,把这块牛逼的神奇玉佩借我戴俩月,看我会不会也做这种梦。”

“那不行!”郝运说,“这是我爷爷传下来的,以前我都不知道有这玩意,我大学毕业那年,我爸才把玉佩拿出来,说以后就传给你了,既不能卖也不能弄丢,否则郝家会出大灾。”

大鹏来了精神:“你爷爷当过官没?”

郝运摇头:“应该没有,二十多岁就死了,当时是在乌鲁木齐地质局搞科研。”

“原来是科学家,”大鹏笑着说,“你这玉佩只是借我,又不是给我,玉佩现在没丢,你家就没出过大灾?去年你爸妈坐长途大巴都能遇上车祸呢。”郝运把脸一沉,大鹏立刻不说了,岔开话题说反正这事够大家笑话你半年,你自己看着办,我得回家洗衣服去。

他把酒喝光,起身刚要离席,郝运把他叫住:“你能保证别把玉佩弄丢弄坏?”

大鹏说:“这不废话吗?你戴半年多都没事,怎么我戴俩月就丢!”郝运又在犹豫,大鹏摆摆手就走,郝运只好摘下玉佩递过去,大鹏连忙接过,玉佩约有乒乓球大小,整体发白泛着青,造型非常简单,两条鱼头尾互相衔接形成一个圆圈,两条鱼无论大小纹路还是姿势都完全相同,雕工很粗糙。翻过背面,两条鱼的肚子上各刻着四个字:騳讟鑱龖,韽爨麷齾。

“哎呀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字,中文吗?”大鹏凑近了仔细看。郝运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查过字典,好像连起来没啥特殊意义。

大鹏笑着把玉佩戴在脖子上,几秒钟后惊喜地说:“哎我去,你还别说,真有那么一丢丢感觉,好像整个人轻飘飘的!”

“你那是喝多了,快跟我去结账。”郝运叫来服务员,让她把剩下的菜不论多少全打包。

半路郝运又告诉大鹏,那种预言式怪梦跟普通的梦有很大区别,最大特征就是细节非常清楚,跟真事一样,但醒来之后头疼难受恶心想吐,没十分钟缓不过来。要是你梦到什么细节,最好立刻记下来,大鹏边听边笑着点头。

这顿饭足足花掉郝运全部积蓄的一半,给女友换新手机是不太可能的了,没办法,郝运只好给女友打电话劝慰,退而求其次,答应明天给她买条黄金项链,不低于三千,女友勉强同意,但为了惩罚郝运,本来说好两人晚上去唱歌的项目临时取消,郝运气得想撞墙。

打包的剩菜郝运吃了好几天,一是为省钱,二是也惩罚自己。同时他很不甘心,对怪梦的预言内容从没怀疑过,准确梦到彩票头奖号码就是铁证。但为什么第二次买了号却没中,他解释不出来。

今天是女朋友的生日,郝运早早打电话问候过,然后坐在电脑前吃鸡。手机在桌上震动,郝运不敢分神,只能用余光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显示出“0996-XXXXXXX”的座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