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5章 生日会

第5章 生日会

这话让郝运张大了嘴:“什么,你说我爷爷没失踪?那他人哪去啦?”

“我也只是感觉,”魏爷爷说,“咳,都过去五十多年,不提了。对不起啊孩子,郝教授的日记在我这放了五十多年,以前都没看过。前阵子我在医院查出胃癌,就实在忍不住,翻开看了……”

郝运心想这老头真是,别人的日记怎么随便偷看,可也难怪,在他手里放了半个多世纪,能忍住不看确实挺难。那么长时间过去,还有什么可责怪的。于是大度地笑着说:“没事没事,里面到底写了什么,能让你有这种想法?”

魏爷爷说:“我也不知道,反正那本日记里写的很多事我都觉得奇怪,你什么时候能来趟新疆啊?我挺着急的。”郝运心想那么老远的地方,谁没事往新疆跑,他一心想早点儿打游戏报仇,就假装信号不好,连续“喂”几声后挂断电话。

进入游戏的读盘时间,郝运心想都一九六五年的事了,现在还提个什么劲,爷爷当年失没失踪又能怎样,国家都宣布死亡了,派出所也早就把户口注销,就算没失踪,现在不也不在人世了吗?除非政府能赔个几十万,那去趟新疆还值。

天刚擦黑,郝运睡得正香,突然接到女友发来的微信语音消息:“你干什么呢?马上来我家吧,给我庆祝生日,保密啊,谁也不许告诉。”

郝运听完这段语音之后真是又惊又喜,差点没昏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觉得是不是女友微信被盗了。但女友发的是语音消息,不可能被盗,按她那脾气,这事起码得生半个月气,怎么又改了?郝运只去过女友家两次,都是大白天,每次不超过十分钟,可能是怕时间长了郝运起歹意,这次却让自己晚上过去,是不是某种暗示?郝运乐得不行,连忙回复微信说没问题,马上出发。翻身用最快速度洗个澡,穿衣服出门。

来到路口鲜花店,选了九十九朵玫瑰的套餐。在老板制作花束时,郝运坐在墙角的椅子里,头向后仰靠着墙,幻想一会儿到女友家她会不会穿吊带睡裙来开门。想着想着就开始打盹。

他做了个梦。

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女友穿着浅粉色的护士制服,头戴护士帽,站在床边流眼泪:“把玉佩交出来就让你走。”郝运问她什么时候当医生了,女友哭着说:“我也不知道。”郝运摇头说玉佩不能交,女友招招手,走来一名戴眼镜的中年医生,捏开郝运的嘴,把手里的什么东西用力塞进去。

“啊——”郝运惊醒,差点儿从椅中摔在地上,张大嘴半天没说出话。把鲜花店老板吓坏了,赶紧过来查看,以为他癫痫发作。郝运把气喘匀,连连摆手说没事,老毛病,一会儿就好。

又是那种怪梦!郝运喘着气,回想起梦里的情景,忍不住掏出手机给大鹏打电话:“那块玉佩你还戴着吗,没弄坏吧?”

话筒中传来杂乱的汽车引擎声,大鹏说:“不戴着难道还骑着?这才几天,你就打电话催,就像把女朋友借给我似的,放心吧,坏不了!这几天我什么也没梦到,这玩意根本没你说的那么邪乎。”

“那就赶紧还给我吧,明天我找你。”郝运后悔了。

大鹏回答:“明天不行,我要去天津出差,要不你现在过来,要不就再借我戴几天。”

“今天我女友生日,得去她家庆祝。”郝运笑着。

大鹏感到很惊讶:“行啊,这么快和解啦?”

“那是,还是她主动找的我呢。”郝运很自豪。

“不能吧?这好像不是她的办事风格,上赶着不是买卖,你要小心,别到时候再暴打你一顿。”这句让郝运很不爱听,直接挂断电话。

玫瑰花束扎好了,郝运连忙给女友发微信,说马上就到,你别着急。

“没事我不急,你快来吧。”女友很快回复。

看着这两句,郝运觉得女人的心真怪,到底急还不急?不过就算她真不急,郝运也急得火上房,第一次晚上去女友家,必须抓住机会。抱着玫瑰急匆匆走向女友家,他忽然想起刚才那个怪梦,心中又有几分疑惑。好端端的为什么梦到女友想抢玉佩?

这时收到女友的微信:“别忘了戴上你那块玉佩。”

她真问了!郝运非常惊讶,难道也是巧合?冷静下来又想,女友是真对这块玉佩感兴趣,上个月她听说是爷爷传给自己的,还问值不值钱、能卖多少,估计今天又在打主意,不会是借过生日要这块玉佩当礼物吧?难怪会做这种梦,也许以前的真是巧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也开始觉得,戴玉佩就能做预言梦真够扯淡的。

郝运越想越泄气,难怪女友今晚这么热情主动,很想实话实说,但又怕女友一生气生日晚会要泡汤,于是回复:“戴着呢。”

很快就到了小区,女友住的这栋楼单元门口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借着旁边路灯看到车门处喷有“沈阳通济精神病院”的小字。郝运心想,看来这单元里有精神病患者,上楼时要多加小心,别再被误伤,这帮人打人都不用负法律责任。忽然他又想,会不会就是女友隔壁家那老头?平时事特别多,两次去找女友敲门他都会跳出来,非说声太大,有冠心病什么的,说话很冲,好像随时都会吃人。如果是来接那老头,那真再好不过,以后敲门就不用担心了。

在电梯里并没有遇到医生带病人,敲门的时候,隔壁老头又打开门骂:“怎么又是你?就不能小点儿声?要拆门啊?”把郝运气得半死,赶紧进屋,连女友眼睛又红又肿也没顾上问。

“我眼睛迷了,进屋吧。”女友解释着。郝运走进卧室,笑着回身刚要把玫瑰花递到女友手里,却看到床上坐着一个陌生男人,面无表情,脖颈中戴着精致的银环。

郝运很惊愕,满腔热情瞬间被浇灭:“他、他是……”

女友笑着把他推进屋里:“这是我的好朋友,特别喜欢玉器,听说你有块玉佩,就非要来欣赏欣赏不可。”

郝运说不出的气,什么狗屁好朋友,什么欣赏欣赏,哪天不行非今天?女友直接动手去他脖子里掏,是空的。郝运对那男人挤出笑容:“真不好意思,玉佩不在我身上,借给朋友戴着玩呢,改天我要回来的时候你再看吧,我就不送了。”

男人看着女友,表情很奇怪。

“你骗我?”女友生气,“借给谁了?快打电话给我要回来!”

郝运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心里也有火,心想刚送你金项链,态度就不能好点吗:“非今天?改天行不行?”

女友撇了撇嘴,眼泪忽然流下来,手也开始哆嗦。郝运很惊讶,那男人说:“我是远路来的,就这么回去也不太好,真是现在就想看,不如你帮帮忙,打电话让你朋友送来,出租车费我报销。”

“今天不行,我女朋友过生日,明天吧。”郝运来了劲,非跟对方杠上不可。

啪!郝运脸上挨了女友重重一巴掌,她哭着说:“你现在就打电话吧,算我求你了!”看着女友红肿的眼睛,郝运觉得很不正常,忽然想到她会不会是被胁迫?警觉地看着这名男子,伸手去拉女友的胳膊。

这人不动声色,站起来走向郝运,郝运后退几步,转身就跑,这人跑得比他快,没几步就将郝运绊倒,再用膝盖用力顶住他后腰。郝运顿时全身无力,怎么也翻不过来,大叫着:“快放开我!你这是开玩笑吗?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忽然他又笑起来,“懂了,这是过生日的节目!哥们你松开吧,我腰疼。”可女友根本没反应,坐在沙发上流泪,郝运再怎么问都不吱声。

男人紧紧揪住郝运后脑的头发,狠狠将他额头朝地面砸,郝运的脑袋嗡嗡作响。男人问:“玉佩借给谁了?快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