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6章 精神病院

第6章 精神病院

郝运破口大骂:“日你奶奶,你他妈谁啊?快放开你爷爷,要不然我可要报警!”男人又砸几下,郝运已经疼得骂不出声,眼前金星乱舞。

迷迷糊糊中听那男人说:“打这个号,按我教的说。”郝运勉强转头看到女友颤抖着从男人手中接过一张名片,用手机打电话。

郝运问:“你、你给谁打电话?”

女友对电话里说:“是沈阳通济精神病院吗?我、我男朋友好像精神有点儿问题,你们能上来看看吗?对对,二单元1002室,我叫刘雯,我男朋友叫郝运。”

郝运顿时傻眼:“我什么时候精神有问题?

没过几分钟有人敲门,女友把门打开,躺在地上的郝运看到门外站着三个身强体壮、穿医院白大褂的男人,戴着白帽子和白口罩,有一个戴眼镜,手里拎着银白色小箱,电梯中还有一张四腿带轮的金属皮床。进屋后他们关上房门:“是刘雯吧?”女友连连点头,指着地上的郝运。

有医生走过来蹲在郝运面前:“听说你能预言。”

郝运发愣:“我什么时候说过能预言?”

“你对你女朋友说过好几次,称你在做梦的时候能预言,能梦到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比如彩票的头奖号码?”对方反问。郝运看了看女友,她低着头不说话。

郝运脑子很乱:“我那是、是随口说的!”

这医生又问:“这么说,你认为自己没有精神病?”

郝运:“废话,我当然没有!”

医生说:“所有精神病患者都说自己正常,别人都不正常。”

另外两名医生从工具箱中取出几根形状怪异的黑皮带,将郝运双手双脚牢牢捆住,郝运扭头对女友大声说:“是不是你干的好事?到底什么意思,想抢我玉佩?难怪那天你问我这玉佩值多少钱,原来是想图财!”

“典型的妄想症表现,认为每个人都可能会害自己。”医生说道。另两名医生把门外的皮床推进屋,男人这才松开膝盖,四人共同将郝运抬上去,把黑皮带的扣固定在床两侧。

郝运哀求女友:“你快跟他们说,我没病,是你误会了,你倒是快说啊?”女友就像变成了聋哑人,什么反应都没有。郝运只好大叫起来:“来人啊,救——”医生似乎早有准备,迅速给他的嘴套上一个像是专门封口的东西,让他不能讲话,只留鼻子喘气。

那男人挥挥手:“这里我来收拾,走吧。”医生点点头,共同推着金属床进了电梯。郝运拼命挣扎,眼睛瞪得比牛还大。正巧隔壁开门,那个有冠心病的老头和老伴拎着垃圾袋也走进电梯,老头站在病床旁边看着郝运,忍不住问:“是你啊,这是怎么啦?”

“妄想症发作。”医生面无表情。

老头立刻张大嘴:“精神病?”医生点点头。老头两口子都很惊讶。郝运脸憋得通红,拼命用眼神向老头求救,老太太拉着老头离病床更远,好像怕郝运从床上弹起来咬。老头对郝运说:“小伙子,我说你不正常还不爱听,平时敲门都跟拆迁似的,现在被我说中了吧?没事儿,都什么年代了,医学多发达啊,啥病都能治好,该看病看病,千万别心疼钱!”

郝运努力抬起脑袋朝他使劲摇着头,老太太把老头拉到旁边,低声说:“你别多嘴行不行,等他出院了不找你啊……”老头好像也觉得有道理,不再说话。郝运用鼻孔呼呼喘气,脑子里乱极了,怎么也想不通,为了那块玉佩,女友就把自己送进医院?

三人推着郝运走出单元门时他才知道,原来那辆“沈阳通济精神病院”的白色面包车就是来接自己的。

半个多小时才到地方,郝运努力抬起脑袋,看到医院挂的牌子也是“沈阳通济精神病院”。院子不大,地点好像很偏僻,因为并没听到周围有车流和人声。医护人员一直把郝运推到五楼的单人病房,这才把封口物解开。郝运大骂:“你们这些王八蛋,快放开我,我没有精神病!”

“劝你还是老实点儿,”医护人员回答,“越骂越反抗,只能对你越严厉,这可不是普通的医院。”郝运呼呼喘气,刚要再骂,一名中年医生走进来,头发银白,梳得很整齐,戴金属框眼镜,看起来就像专家。

郝运大惊,这中年医生居然跟他在鲜花店梦中见到的那名中年医生长得一模一样,脱口而出:“是你!”

中年医生似乎有些意外:“你认识我吗?”

郝运无言以对,总不能告诉对方在梦里见过吧。中年医生见他发愣,就指示医护人员先从小白瓶取出两片药让郝运吃下去。他顿时想起之前的梦境,惊出一身白毛汗,死活不肯吃,医生也没客气,用力捏开他的腮帮,把药扔进嘴,灌水,最后捏住郝运的鼻子。他没法喘气,只好以口呼吸,这药就混着水进了肚,呛得要死。

然后又有医生过来把郝运脱得精光,换上一套干净病号服。郝运觉得头有些晕,医护人员看到他并无攻击性,也就没再固定他的手脚,关上病房门。

人刚走远,郝运立刻来到墙角的洗手池,用手抠嗓子眼,呕吐了半天才停。忽然,一名医生冲进病房,用电棍对他猛电数下,电得郝运生不如死。医生嘱咐:“你放个屁我们都能听见,省省吧!”

医生把病房门反锁,郝运这才看到墙角有摄像头,他忍不住哭起来,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药,但想也知道肯定不是维生素片,说不定过几天自己就会变成痴呆。他用力踢门,但病房门是钢制,又没窗户,根本没有逃跑的希望。郝运踢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怎么也想不通:女友到底是什么神操作,能让精神病院把自己当成患者收治?那玉佩有这么值钱?

从这天开始,除按时送饭,医生也会让郝运每天吃一次药片。郝运并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之处,第四天晚上,好几名医生进来查看,似乎要会诊,其中就包括那位中年医生。有医生说:“院长,算今天四天了,应该差不多。”

“嗯,看看反应。”被称做院长的中年医生点点头。两名医生扒开郝运的眼皮,郝运心想什么叫差不多,是说自己应该变成傻子?可为什么没感觉呢。他多了个心眼,干脆装傻,把眼珠用力往上翻。

医生看了半天:“你叫什么名字?”

郝运故意装出呆滞的眼神,迷茫地看着这位医生。医生又问了两遍,郝运心想,以前真没注意过傻子什么样,只好凭悟性去装:“郝,郝。”

医生对院长说:“起效果了。”

院长点头:“今晚带他去天使之家。”说完所有人都出去,只剩郝运自己。他很紧张,什么是天使之家?听起来似乎很美好,但郝运有种预感,觉得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的装傻起了很大效果,这些医生包括那位院长在内,都以为他成了傻子。郝运多次在心里确认并没变傻,但不明白为什么吃了药没效果,难道是医生?

晚上,一名医生带着郝运首次走出病房,七拐八拐来到一个房间。里面布置得很卡通,墙上全是西方那种圣经题材的油画,很多都是长有翅膀的小孩。还有不少玩具,有跷跷木马、卡通皮球之类的。屋中央有把椅子,底座似乎能旋转,医生让郝运坐着,转身到墙角的柜子里翻东西。郝运悄悄站起来,心都快跳出嗓子眼,慢慢拿起那个跷跷木马,来到医生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