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9章 门生会的天使

第9章 门生会的天使

“秦震。”年轻男人没好气地回答。

郝运仔细想了想,似乎并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但又好像在哪儿听过似的,一时想不起来,尴尬地笑笑:“秦先生,我好像不认识你?”他看了看副驾驶的车门把手,以前在电影里见过,有危险的时候主角都是推开车门跳下去,动作特别酷。可这车开得挺快,郝运不太敢,但还是抓住把手。

“我可认识你四个多月了。”年轻男人回答。

郝运更发蒙,没明白什么意思。年轻男人看到郝运那发抖的手,就问:“怎么,你有疟疾?”

“没有。”郝运连连摇头。

年轻男人说:“别多想,我这车虽然旧,也有中控门锁,要是真想绑架你,这车门你根本打不开。”郝运没想到居然被他看穿心事,只好把手松开。

“四个月前你在天涯论坛发贴,问谁有佩戴玉器后影响睡眠、做怪梦的症状。”年轻男人已经把血迹擦干,从仪表盘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点燃,淡淡地说。

郝运惊讶:“你怎么知道?”

年轻男人吐了口烟:“全中国不只你一个人上网。”

这话把郝运给噎得直翻白眼,讪讪地说:“原来秦先生看过我发的贴。”

秦震说:“你那贴子没几条回复,有没有人给你发私信?”

郝运想了想说只有两封,一个是开典当行的,问那块玉佩想不想卖高价;另一个好像是北市古玩城的店主,说想看看这块玉佩的实物,不白看,可以付费。说到这里他忽然叫起来,指着秦震:“对了,前些天我还跟那店主通过电话,他好像就叫秦震,就是你?”

“我还以为你未老先衰,什么事都想不起来呢。”秦震哼了声,“在电话里我说想看看玉佩,看一眼就给你五百块钱,可你就是不同意,怎么,嫌钱咬手?”

郝运不好意思地说:“不是不是,当年……”把后面的话又咽回去。这个秦老板还不知道什么底细,几天内发生这么多意外,郝运现在谁也不信。秦震似乎看出他的顾虑,也不再多问。

“那贴子我才发两天就被版主删掉,”郝运说,“给他发私信也不回复,我又发两遍,他又秒删两遍,最后把我账号都封了,真奇怪。”

秦震嘿嘿笑:“是我找版主封的,要是被傅家的人先发现,估计你现在早完蛋了!”

郝运这才明白过来,自言自语:“那个聂小倩为什么不骑摩托车追?”

秦震疑惑:“谁是聂小倩?”郝运说就是刚才跟你在屋里打斗的那个女孩,她自己介绍说叫这个名字。

“还聂小倩,她怎么不叫婴宁呢?以前都是用红楼梦的名字,现在居然发展到聊斋!”秦震说道。郝运听得一头雾水,秦震继续说,“停在你楼下的那部黑色赛车是日本原装铃木GSX系列,一般都是走私货,南方多,东北没见过几部。而且我早知道是那个女人的,所以上楼之前做过手脚,剪断了两根电线,让她打不着火。”

郝运这才明白,难怪聂小倩要疯狂跑步追汽车,可又不明白秦震是怎么知道那摩托车就是聂小倩的,难道他会算命?就问:“她把我从那家精神病院救出来,搞了半天是没安好心?”

秦震看看他:“你脑子总算开窍了。”

“为什么?”郝运问。

秦震说出两个字:“玉佩。”

“又是玉佩!它到底有什么特殊?很值钱吗?”郝运实在不懂。秦震点点头,又摇摇头。郝运很讨厌这种动作,一再追问。

秦震停车等信号,转过头观察车后面:“可能你不知道那块玉佩的价值,但也不用急着现在了解。对了,那块玉佩戴着呢吧?”

郝运顿时把心又提起来,经历过这么多怪事,他已经有些惊悸:“玉佩不在我手里,在一个非常、非常安全的地方。”郝运说这话时很心虚,生怕秦震突然露出本来面目,会对自己下手。

秦震看了看他:“把玉佩保护好,千万不能落到门生会的天使手里!”

“门生会?”郝运问,“什么是门生会?什么天使?”

秦震说:“那个聂小倩就是天使。”

郝运连忙又问:“她怎么叫天使呢?”

信号变绿,秦震重新发动汽车:“门生会是一个很隐秘的组织,就像黑社会,但比黑社会可黑多了。拜战国时期的大思想家墨子为先师,用来给信徒洗脑,训练出来的合格信徒称为天使,全都用中国古代名著小说中的人物当化名,比如聂小倩。”

“墨子?”郝运立刻想起那天魏爷爷打电话问的事,魏爷爷在电话中问郝运和家人是否崇拜什么古人,比如墨子,他为何要这么问?

秦震点点头:“战国时期最伟大的思想家,也是我先祖的老师,你不是没听过吧?”郝运连声说听过,秦震让他讲讲事情经过,郝运简单说了,问:“精神病院的院长要抢我玉佩,那个门生会的天使聂小倩也要抢,他们是两伙人?互相有仇?”

秦震回答:“他们既是同伙,也不算是。”

郝运有些着急:“秦老板,能不能说点儿我听得懂的话?”

秦震笑了:“你说的那家精神病院叫通济医院,明显是给傅家卖命的,南京通济门嘛。傅家的产业遍布十几座城市,沈阳也有不少。那个女鬼是门生会训练出来的天使,而门生会也跟傅家有关系。”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郝运听得更迷糊,表示完全不懂,怎么又出来个傅家?他只知道秦震口中的“女鬼”就是那个聂小倩。

“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郝运忽然想到,疑惑地问。

秦震抽了口烟:“我不但知道你家地址,还知道你每天都在做什么。”

郝运笑起来,秦震见他不信,就慢悠悠地说道:“八天前,你下午跟女友去电影院看《我不是药神》;半个月前你在正阳街的锦江之星连锁酒店开房,自己睡了一宿;上个月末你休息在家看日本爱情动作片,收水费的敲门,你以为派出所抓黄,吓得笔记本都刮掉了;六月中旬——”

他没再说下去,因为郝运的脸色已经比茄子还难看。郝运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连在家里做过什么都知道,他很生气:“你凭什么监视我?”

“那叫保护,不叫监视。”秦震看看手上干涸了的血迹,“我在天涯论坛看到你发的双鱼玉佩照片,那心情,你可不知道,比看见赵丽颖还激动!对我来说你就是大熊猫,不对,是恐龙,我一直以为你根本不可能出现。可惜我还没考虑好用什么方式跟你摊牌,门生会的人已经找上你女友,先下手了。”

郝运这才明白过来,他忽然觉得,如果秦震真是心怀不轨,有很多机会偷走甚至抢走自己的玉佩,根本不用等到现在,于是尴尬地挠挠脑袋:“那天本来跟女友讲好到外面过夜的,结果她又变卦了,说还没准备。”

秦震摆摆手:“女人都这样。你知道为什么那些要抢玉佩的家伙不冲你下手,却找你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