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10章 神秘人秦震

第10章 神秘人秦震

郝运表示不知道,秦震笑着将烟蒂扔出窗外,说:“以后再告诉你。”

“那……咱们现在去哪?”郝运一时无话。

秦震问:“你有什么打算?家不能回,那地方太危险。”

郝运心想还用你说,给钱也不敢啊,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要去大鹏家,但又不能直接告诉对方地址。秦震似乎看出郝运的顾虑:“你是沈阳人吗?”郝运摇头。

秦震问:“父母在老家住?”

“去年都不在了。”郝运回答道。

秦震点点头:“那就好办。”

郝运很不高兴:“这是怎么说话呢,别人爹妈死了你这么高兴?”

秦震连忙说:“不不,我觉得这样你就方便去任何地方,而不会后顾之忧,我父母也都不在了,所以没恶意。我先把你送到你认为安全的地方,然后我开车走。你最好带上玉佩,然后马上离开沈阳,以后也再别回来。但不管你到哪个城市,也别跟任何人提起你有一块这样的玉佩,好好藏着,天涯有人给你发这方面的私信也别回复。”

“凭什么,”郝运顿时笑起来,“几句话就打发我回老家,你又不是分局户籍警!”

秦震冷哼几声:“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闲得无聊管你这些事?只要让人知道你有那块玉佩,就等于被门生会在全国通缉,跑到国外都没用。要不是门生会和傅家互相争斗,你以为能从那家精神病院活着出来?吃一百个豆不嫌腥!你不是我亲戚,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但那块玉佩无比重要,我不能眼看着你糊里糊涂拱手送给门生会。”

郝运撇嘴:“玉佩被谁抢去也跟你有关系?你不就是开古玩店吗,别人收走你就不高兴?”

“那只能叫抢走,可不是收走,”秦震冷笑几声,“玉佩被抢之后,他们才不会留下你的小命!双鱼玉佩几十年没露过面,现在被傅家人知道在你手里,肯定不会就此罢手。你要么回老家躲着,要么去另外什么地方生活,越远越好,平时少抛头露面,也许能保住这条命,得个善终。”

郝运越来越不爱听:“不就是块玉佩吗?我把它卖了,用得着费这么大劲!你到底是谁啊,这么关心我?”

“别自作多情,我关心的只是玉佩。”秦震白了郝运一眼,“我们秦家跟傅家天生就是死对头,但也有相同点,就是都在想尽办法寻找双鱼玉佩。先师墨子保佑,被我先发现你那个贴子,看来,先师的在天之灵在帮助我们秦家。这玉佩在有些人眼中是无价之宝,但在普通人看来,最多值五百块钱,不信你可以去古玩城挨家打听。跟你摊牌吧,如果你真想卖就卖给我,我会用我全部身家来换,怎么也能给你十几二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郝运激动得心跳加快,半信半疑地问:“十几二十万?真的假的?”

“当然,只要你肯卖就行,但得先给我看看实物——对了,这玉佩你是从哪儿来的?”秦震忽然话锋一转。

郝运还没高兴完,随口说就是爷爷传下来的。秦震又问:“你爷爷是什么大人物,居然会有这块双鱼玉佩?”郝运讲了有关爷爷的身世情况。秦震想了半天,问郝运的爷爷有没有说过关于玉佩的什么事。

郝运说:“就说不能卖也不能丢,不然郝家就会倒大霉。”

“你爷爷有什么特殊才能?哪方面都算。”秦震忽然问出这么一句。

郝运挠了挠脑袋:“这个真不知道,但听我爸说,他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副教授,评上职称那年才二十五岁,跟我现在一样大。”

秦震自言自语:“全中国最年轻副教授……这算特殊才能吗?”

郝运见秦震有些怀疑,连忙补充:“怎么不算,对了,我爸还说过,爷爷记忆力超群,从十岁起就过目不忘,学习老好了,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学霸。当年念大学时,圆周率能背到小数点后七千多位!”

秦震似乎在认真思索,再问:“你有什么特殊才能?”可把郝运问住了,想了半天只好笑着说真没有。

“那你有没有得过怪病?”秦震又问,郝运失笑说也没有,他的身体非常健康。秦震似乎不太相信,看着郝运的眼神也充满怀疑。

郝运看到车窗外的路面,用手指:“左转到南乐郊路。”他满脑袋都是浆糊,暂时不想多谈什么,只想赶紧回大鹏家拿到玉佩再说。本想让秦震把车停到距离大鹏家半个路口的地方,免得被对方跟踪,但又想没用,这家伙已经监视自己四个来月,什么地方都知道。

不多时到了地方,秦震停车拍拍郝运肩膀:“可能你还不知道我们俩缘分有多大,刚才我说的那些话对你来说确实很难理解,但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那可不是在开玩笑!”

郝运连连摆手:“那我先谢谢你。”

刚要出去,又被秦震叫住:“玉佩真不在你身上?”郝运有些警觉。

秦震笑着说:“我可没别的意思,就是单纯地想看看实物,之前只看你发过图片。”

“真没在我身上,”郝运回答,“你愿意出二十万买我的玉佩?”秦震看着他,点点头,说只要先给我看看实物,确认没错就可以成交。行的话明天就去古玩店甩货,尽快把钱凑出来。

郝运盘算半天,最后答应了,钻出汽车。

“哥们,千万别跟你女朋友联系,”秦震将头探出车窗,“删除和屏蔽一切与她的联系方式,明天尽早换新手机号、新微信和QQ账号,把所有她能联系到你的方式全都换了。之前的住处也不能再回,多值钱的东西也不能拿,等我甩货后把钱给你,就立刻离开沈阳!对了,你说手机被聂小倩抢走,是什么牌子的,有没有解锁密码?”

“苹果6S手机,有指纹锁。”郝运回答。秦震松了口气,说那最好,苹果手机安全性最佳,不必担心泄露。又将自己的名片递过去,留给郝运联络用。

郝运见他似乎并没有开车走的意思,就笑着说:“你不是先走吗?我就不送了。”秦震这才想起来,哼了声,发动汽车驶离路口。

目送着比亚迪消失在马路远处,郝运这才跑回大鹏家,边跑还边看后面有没有人跟踪。他还想着秦震答应的那二十万块钱,没想到玉佩居然值这么多,说实话他很激动,活了二十五年,存款最多的时候也就是八千块。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变成二十万富翁,心里很美,这笔钱够他在老家县城买套楼房了。

他没有手机,也就不知道大鹏这家伙从天津出差回来没,只好上楼先敲门,半天没人开,把郝运急得火上房,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里面传出大鹏有说有笑的声音,好像很开心。

他更来气了,家里有朋友也不能不开门吧?下意识掏手机想打电话,才想起早就被那个“女鬼”聂小倩收走了,只好接着用力擂门。门没开,倒是把邻居敲出来了:“干什么呢,大半夜的?”郝运只好赔着笑解释说是他同学,有急事找他。

“这不在屋里说话呢吗?”邻居也听到了。

郝运说:“就是啊,可他偏不开门!”邻居也跟着砸门,奇怪的是,大鹏在屋里说笑的声音听得清楚,却仍然不来开。邻居建议郝运找锁王,郝运只好说没带手机,最后还是邻居帮打的电话。

锁终于打开了,郝运和邻居进屋,卧室门开着,郝运看到大鹏在屋中手舞足蹈,居然在跳舞,脖子上戴着那块玉佩。郝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