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12章 财宝

第12章 财宝

魏爷爷说:“不知道咋回事,最近我这眼神也不行,看字不清楚。这人岁数一大,他就不中用……”郝运气得不行,猜测这老头是故意的,就不想多讲,好吊自己胃口同意去新疆。

这时听魏爷爷问:“孩子,你咋老问这玉佩的事,在你手里吗?”

郝运说:“在我手里,但我不太喜欢,所以打算把它卖了。”那只是郝运随口说的,也可以用来探路,没想到魏爷爷反应很强烈:“不能卖!郝运,你、你千万别卖这块玉佩!”

“为什么不能?”郝运问。

魏爷爷说:“因为郝教授说它——它是个文物,也是你们的传家宝,卖了就是败家子啊!”

郝运从他话里听出有隐情,连连追问,电话里半天没出声,郝运连喂几次,才听到魏爷爷声音颤抖地回答:“孩、孩子,魏爷爷没几个月活头,郝教授失踪的事,是我心里的一个大疙瘩,你得解开才行。实话跟你说吧,那块玉佩可能是解开郝教授失踪的线索,所以不能卖!”

“就算是又能怎样?都失踪五十几年了,找到也是死的,国家又不能赔钱。”郝运哼了声,“您不用担心,这玉佩现在是我的,我还得买房,不然怎么结婚啊?”

魏爷爷支唔了半天才说:“孩子,你知道你太爷爷是做什么的吗?”郝运就是一愣,心想爷爷的爸爸是做什么,从没听人提起过,而刚才魏爷爷说自己爷爷的父亲在云南做工,就问什么意思。

“他以前在云南玉溪,给一个姓李的土司当跟班,”魏爷爷说道,“那李土司特别有钱,传言把钱都藏在某个很隐秘的地方,他死后谁也不知道钱在哪。你太爷爷却多了块玉佩,说是李土司生前给的,还要你太奶奶好好保管。后来你太爷爷被国家当成土匪枪毙,玉佩就传下来了。”

郝运听得直发蒙:“还有这种事?怎么没听我爸妈说起过?”

魏爷爷叹气:“又不是什么露脸的好事,但你爷爷在日记里写得很清楚,说当初你太奶奶,也就是你爷爷的母亲告诉他,这玉佩可能是李土司的贴身之物,能找到他当年藏的财宝,一定要好好保管,不能弄丢!”

听到这话,郝运顿时血往上涌:“是真的?李土司是什么官?”魏爷爷说土司就是云南苗族的地方官,类似汉族旧社会的保长,说着他咳嗽起来,连说得去吃药了,并让郝运赶紧来新疆,把日记本取走。

魏爷爷这番话让郝运觉得异常心动,甚至觉得这块玉佩是什么李土司的藏宝线索并不奇怪。这几天发生的意外都是围绕玉佩发生,说明它很不普通,现在看来,还真是有猫腻!郝运激动得握手机的手都在抖,脑海里闪过的全是探险电影中的场景——遍地金银珠宝,大把大把的金币,他越想越兴奋,恨不能马上来个瞬间移动,直接飞到新疆若羌县去。

同时,郝运觉得魏爷爷说的也能从侧面跟秦震那些奇怪问题互相印证。谁知道玉佩中的高强磁不是让自己做怪梦和大鹏变傻的祸头呢?

想到这里,他激动中又有几分害怕,看着胸前的玉佩,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主意来:“魏爷爷,我这几天就准备动身去新疆找你,可这块玉佩你看能不能先给你寄过去,我随后就到?”

“为什么要寄过来?”魏爷爷没明白,“你戴着来不就行吗?”郝运笑嘻嘻地说戴着反而容易弄碎弄坏,从沈阳到若羌可不近,中间得转好几趟车,舟车劳顿,人挤人、人挨人的,说不定什么场合就给挤坏了,所以还是快递的好。

魏爷爷问道:“我听说,那些快递公司都是扔来扔去、暴力运输,摔坏了可怎么办?”

郝运当然懂这个理,但他现在非常害怕这块玉佩,生怕自己也变成大鹏那种傻瓜,就说没事,找个靠谱的快递公司就行。魏爷爷也就答应了,让他一定包装好。挂断电话,郝运立刻给顺丰快递打电话。

快递员在小区门口拿着玉佩直嘬牙花:“这东西可是太爱碎啦,要是不好好包装,到地方非坏不可,值多少钱,保不保价啊?”郝运心想,有人不惜杀人放火也要把它抢到手,保价又有什么意义,于是摇摇头。快递员明显不高兴,最后郝运多掏出五十块钱私下付给快递员,让他费心好好打包。快递员马上露出笑脸,拍着胸脯保证肯定用最好的包装,多打几层泡沫棉,走易碎品专用物流,肯定不会坏,要不你就打死我。

看着快递员骑电动车离开,郝运松了口气,觉得就像挪走压在心口的一块大石头,同时又很忐忑,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万一真寄碎可怎么办?但现在没办法全都考虑到,玉佩是很重要,但至少也得保证自己的身心健康,他可不想变成大鹏那种痴呆。

“沈阳北市古玩城,寻墨阁主,秦震。”回到大鹏家,郝运看到放在桌上的那张秦震的名片,忽然想起,之前答应过会以二十万的价格把玉佩卖给他,现在已经寄去新疆,怎么办?他有些后悔,二十万可不是小数目,这不是打水漂了吗?又转念一想,魏爷爷称那块玉佩跟什么姓李的土司财宝有关,要是真有门儿,找到更多的财富,岂不是可以在沈阳买房了。就算没戏,到时候把玉佩再带回来卖给秦震,两头都不耽误。

想到这,郝运心里舒服多了,心想虽然对秦震也有所怀疑,但至少现在来看,这人似乎并没恶意——如果他也不是好人,自己恐怕不能挺到现在还安全。那天晚上太紧张,忘了问秦震这块玉佩会不会对人的大脑造成影响。郝运觉得秦震肯定知道些什么,想给他打电话问问,想起玉佩已经寄走,又不太好意思,只得作罢,按名片印的将秦震手机号先存起来。

“你抓牌没啊?”大鹏忽然从床上坐起,郝运连忙过去扶着他,问要不要吃饭上厕所。大鹏看着郝运的脸,“没开门就想和牌?”郝运气得真想抽他一嘴巴,兜里手机震动,拿出来看,怕谁就是谁,屏幕显示“秦震”二字。

接听后,郝运为了岔开话题,抢先说出大鹏的情况。“有这种事?”秦震觉得很意外,连忙问地址要过来看看。郝运刚要答应,忽然想起毕竟还没确定这个秦震是好人还是坏蛋,不能随便暴露大鹏家的地址,免得把麻烦带给同学,于是找借口推托,称同学状态不太稳定,怕见生人,而且他母亲在家,也不方便。

秦震说道:“那你就来我家,正好有些事要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