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15章 女友在哪里

第15章 女友在哪里

秦震说:“看来你女友很喜欢钱。”

郝运恨恨地说那是女友最大的爱好,现在哪有不爱钱的女人。他牙根发痒,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人要朝他女友下手,原来是先看到这个贴子,以为她才是玉佩主人。“活该!”郝运忍不住骂出声来,“贪心不足,没事上网发什么贴问价,就算值钱我就能送给你吗?”

忽然他又想起,虽然女友被逼让自己钻进套,但那些人会不会就此放过她还是未知数。开始有些担忧女友的安危,从聂小倩下手的狠劲,能看出这个门生会都是些不怕死的亡命之徒,万一利用完就灭口怎么办?她虽然贪财,但还不至于该死。就问:“这个贴子你怎么没删,没有路子吧?”

“没有我删不掉的贴,”秦震跷起二郎腿,“一是留着给你看,二是没必要删。我发现的时候,你女友已经被盯上了。傅家人在网上看到了这个贴子,找到你女友非常简单,发个私信就说能值很多钱,还可以上门收购。她又不是玉佩的拥有者,删不删都一样。好了,说正题,当年你爷爷传下玉佩的时候,有没有留什么话?”

郝运叹口气:“那块玉佩是我爷爷先留给我爸的,爷爷当年称这块玉佩非常重要,不能卖也不能弄丢,要不然郝家可能会有大祸,必须一代代传下去,而且要求郝家人最好都能学物理或地质专业。可惜我学业太差,去年我爸妈意外去世,我才由我保管。”

“你戴了多久,有没有什么特殊反应?”秦震又问。

郝运说了经常做怪梦的事,秦震眉毛一扬,自言自语地思索:“预言式的怪梦……有可能也是磁场影响的结果。”

“那为什么我同学大鹏戴上就发疯?”郝运问。

秦震说:“因人而异吧,你爷爷当年戴过,不也没疯吗。他记忆力惊人,很有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不同的人佩戴能产生不同的影响,你爷爷脑子好,你做怪梦,你同学就变痴呆。”

郝运惊出一身冷汗,心想幸亏不是自己变傻,同时也对大鹏多了三分愧疚。秦震摆摆手:“不用纠结了,这都是命运的安排,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你把银行卡号发给我,在同学家里耐心等着,没事别出门,最好是一天三顿都叫外卖。最多两天,我就能出掉店里的货,等你卡里钱到账,就可以离玉佩远点儿了。”

“我要先考虑考虑,如果到时候我不想卖了,怎么办?”郝运支支唔唔地问。

秦震看着他笑:“等我拿到钱,那时候你再决定。”话都说到这份上,郝运也只好同意。他一看秦震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早就看出自己不是什么高薪人士,二十万不是小数目,到时候多半会动心。但秦震却不知道魏爷爷说的李土司藏宝那些事,不然早就把银行卡号报过去了,还考虑个锤子。

刚要走,秦震忽然叫住他,从手机里调出一张图片来,郝运见是他当初天涯发贴时玉佩的背面照片,刻有“騳讟鑱龖韽爨麷齾”八个字的特写镜头。秦震问:“这八个字有什么含义?”

“我真不知道,”郝运带着歉意,“我爸从没跟我说起过,他也不懂。”秦震点点头。

坐在公交车上郝运心想,按秦震的说法,战国时期大思想家墨子有三个亲传弟子,到现在已经各自传了六七十代,分别住在沈阳、南京和北京,因为沈阳又叫盛京,所以统称为“老三京”,这词还真新鲜,头回听说。但门生会和天使这类名词听起来就很玄乎,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想起聂小倩,郝运仍然很难相信那个漂亮女孩竟然是秘密组织训练出来的什么亡命之徒,但自己当时亲眼所见,她拿着匕首对秦震狠狠刺去时的狰狞表情,闭上眼睛就能浮现出来。

到家后,看到大鹏仍然在睡觉,郝运甚至怕这家伙长睡不醒,那就糟了。又想起那个不争气的女友,郝运很想给她打电话,毕竟不知道是死是活,但秦震叮嘱不让联系。郝运掏出手机,他已经申请了新微信号和QQ号,想了半天,还是登陆之前的旧QQ号,刚登陆,就弹出一条女友QQ号发来的信息。

“郝运,快来救命,他们天天打我啊!”

后面还配有图片,女友头发凌乱,脸上全是伤痕和血迹,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昏迷。看到这图,郝运立刻慌了神,马上就想问她在哪里。但又多了个心眼,先给秦震打去电话说明情况。秦震连忙说:“告诉过你不能联系,所有旧方式都要注销或者放弃,你怎么还登陆?”

郝运说:“微信和QQ号我都申请了新的,但QQ旧号不能注销,我这不也是关心她吗,要不然怎么能知道她正在被那帮人打?他是我女朋友,这事又是因我引起,总得去解决吧?”

“那是她贪心,关你屁事!”秦震强烈反对,“千万别回复,鬼知道她的QQ号到底是谁在用!要么她已经被灭口,要么是傅家的走狗在用她的社交账号登陆。那帮人手眼通天,通过QQ找到你的定位消息并不是难事,而且你已经上过一次当,没这么蠢吧?你可没这么好运气,每次都能吃到没效果的药片!有没有想过,如果再被抓到,暴打你三天三夜,能抗多久?以为自己是兰博?”

这番话让郝运清醒了很多,思考半天,决定听从秦震的劝告。秦震再给郝运建议,彻底跟以前的微信和QQ号码分别,永不再登陆,把去过的事全都忘掉,等他拿到钱就立刻离开沈阳,先回老家躲一阵子,或者直接去外省,北上广深都行,再也别回东北。

退出QQ号,郝运呆坐在桌旁,看着手机中那张女友满是污血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女友是个喜欢钱和享受的女孩,跟她处对象这段时间,大概已经花掉八九千块钱。郝运很肉疼,但觉得自身条件平平,不付出点儿诚意,怎么找对象?可现在女友因为那块玉佩而被卷进这场风波,就算是因为她贪财而发的贴子,毕竟玉佩是自己的,也有责任。

他越想越怕,最后还是登陆那个QQ号,给女友回信息:“怎么证明是你?”

女友很快发来一段视频,郝运犹豫着打开了,是她的面部特写镜头,应该是用手机拍的,背景在某个昏暗的房间,画面不时晃动。女友仍然是满脸污血,眼睛也肿得老高,边哭边诉苦,说她已经抗不住打了,现在胳膊完全不能动,不知道是不是骨折。那些人说你再不带玉佩来,就要把我活活打死。

“你在哪里?”郝运脑海中浮现出女友被打死的场景,他手在哆嗦,打出四个字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