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17章 佛教用品店

第17章 佛教用品店

年轻女孩捂着嘴乐:“大哥,你脸皮真薄,都玩COSPLAY了还害羞这个?”郝运无语以对,秦震把钱先付给年轻女孩,自己走了。

开始化妆,整个过程郝运都没敢照镜子,这恐怕是他二十五年间最尴尬的,尤其是穿衣服,胸罩里面还有假海绵体,并不算大,幸好秦震给郝运设计的不是波霸。郝运尴尬得不行,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而那年轻女孩倒很有经验值,不停地安慰郝运,说她化过很多这种妆,都是男生扮女生,现在中国很流行,叫伪娘,又名女装大佬。

化完后,女孩后退几步,围着郝运前前后后转两圈,笑着说:“大哥,你要不要照照镜子?保证有惊喜!”

“不用!”郝运立刻拒绝,觉得浑身说不出的别扭。年轻女孩服务很到位,又教他怎么走路,不用太刻意,动作幅度别太大就行,只要不说话,也别去碰已经粘好的假发,一般没人看得出。任务完成,年轻女孩跟郝运告别出门去找秦震,为掩人耳目,秦震必须跟这女孩同来同走,免得被怀疑。

两人离开五分钟,郝运非常好奇,很想到卫生间站在洗手池镜子前看看到底什么效果,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为防止大鹏一家突然回来,撞上不好解释,郝运得赶紧出门。

在电梯间,有两个男人有说有笑地进来,看到郝运就上下打量。其中一个男人笑着问:“你是新搬来的吧?以前没见过你。”郝运暗骂,心想现在的男人怎么都这么不要脸,看到陌生女人就敢搭讪。见郝运不吱声,那男人还来了劲,掏出手机要加郝运的微信。郝运只好装冷酷,面无表情地好不容易熬到一楼,出去的时候他以为能松口气,没想到两个男人在后面紧跟,非要交朋友不可。

郝运有些怕这两名男子也是傅家派出来的眼线,心中起急,恨不能跑起来。原本秦震让他用手机叫车,这样就不用跟司机交谈,直接按软件设定的目标行驶,但现在不行了,郝运看到有出租车过来,连忙招手叫停。好在两男人并没继续骚扰,郝运这才松口气。

“去哪啊?”司机问。

郝运掏出手机,在微信窗口中打字:“XX路XX旅馆。”展示给司机。司机点了点头,一边开车还不时看看郝运,估计在想这姑娘原来是哑巴。

——————————————

沈阳市于洪区武湖街,一间专卖佛教用品和香烛等物的店铺内,店老板正坐在桌旁手捧《陀罗尼经》看,墙角的小音响播着古筝音乐,还有一个端庄柔和的女声正在解经。店老板右手有一串反着亮光的紫檀佛珠,他慢慢地捻着搓着,似乎每颗佛珠都是自己的孩子,正在温柔地挨个抚摸他们头顶。

店门系着的铃被拉响,聂小倩推门进来,店老板抬头问:“有什么想结缘的,随便看吧。”

聂小倩左右看看:“店里有别人吗?”

店老板很奇怪:“怎么这么问?”

聂小倩笑着说:“我有些比较私密的事想请教。”

店老板哦了声:“您说吧,店里就我自己。”

聂小倩走到店老板面前,从运动T恤的领口内将银环拿出,露在外面。银环精致小巧,坠子是个黑黝黝的长方形小牌,上面用小篆刻个“墨”字。店老板看着银环和坠子,再看看聂小倩,她点了点头。

“你从哪里来?”店老板问道。

聂小倩回答:“上京。”

店老板从桌上拿起手机,启动某个软件,点选“搜索”功能,再将手机贴近聂小倩的脖子。几秒钟后,手机发出“嘀嘀”声,屏幕显示出一些内容:“天使0625号,姓名:聂小倩,弱点:红帽洋娃娃。”

似乎是怕被聂小倩看到,店老板将手机竖着阅读,看了两遍,就关闭了屏幕,将佛经放在桌上,把挂在门框上的一个小方牌翻过来,将“暂停营业”的字朝外,好让外面的人能透过店门玻璃看见。再反锁了店门,微笑地对聂小倩点点头:“来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内室,店老板用钥匙打开左侧铁门,里面是向下的水泥阶梯,顺着楼梯走下去,打开电灯,原来是个地下室。屋子并不大,也就十二三平米,墙角有洗手池,旁边摆着折叠铁床和一把铁椅,椅子上连着四根短皮带,对面有张木桌,还有台笔记本电脑。店老板客气地让聂小倩在椅子里坐下,他则坐在床沿,问:“最近在忙些什么?”

“我、我在找玉佩。”聂小倩回答,神色似乎有些害怕。

店老板问:“会长要的那块玉佩?”聂小倩点点头。店老板来了精神,连忙找到没有。

聂小倩嗫嗫地说:“得到确切消息,玉佩一直落在某个姓郝的男子手中。我也找到了那名男子,被分公司的人囚禁,但我已经把他弄出来……”听到这里,店老板站起来,双眼放光。聂小倩继续说:“没想到却半路杀出另一个男人,把他给救走了,我正在努力寻找线索。”

店老板表情由喜转惊又变成怒:“半路被人救走?什么人?也是分公司的?”

聂小倩摇摇头:“不能确定,我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长什么样子?能描述吗?”店老板急切地说,“我立刻通知上面,让他们派人来进行电脑绘图!”

聂小倩说:“没看清……”

店老板问:“什么?你没有看清楚?怎么可能?被人打昏了?”

聂小倩摇摇头,说出那天晚上在郝运家的细节。店老板脸上的筋都凸起来,五官扭曲,渐渐又恢复原状:“你这样会让矩子很伤心的。”表情悲戚。聂小倩连忙站起身跪在店老板面前,让他再给一次机会,肯定会好好努力。

“世界上最珍贵的不是黄金,而是信任。矩子对我们每个人都那么信任,而你却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他会有多失望?你对得起矩子吗?”店老板恨铁不成钢地说。

聂小倩紧紧抓住店老板一条腿,苦苦哀求他的原谅,说会用生命的代价找回线索。店老板点点头:“找回线索是必须要做的,但辜负了矩子的信任不可饶恕,你说怎么办?”

“我、我希望矩子能惩罚我,这样我才能体会到矩子对我的失望,才能让我更深刻地反思,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聂小倩认真地说。

店老板很满意:“你能有这个觉悟很好,但也一定要弄清楚,惩罚你的不是矩子本人,而是我。矩子是无比圣明和仁慈的,他不会惩罚任何人,哪怕犯下再大的错。但我们自己要主动承认错误,自我惩罚,这样才能做得更好,让矩子对我们更加欣赏。否则的话,对那些没犯错的天使们来说也不公平。”

聂小倩连连点头,店老板说道:“那就开始吧,我跟你之间无冤无仇,而你又是为数不多的女天使,放心,我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谢谢您,谢谢您啦!”聂小倩连忙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