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19章 电脑中的信息

第19章 电脑中的信息

郝运的出租房内,女房东正在屋里大声咒骂,房门没关,她的骂声整个单元全都能听见:“不租也不说一声,手机号还销了,被车撞死的魂还能回来显个灵呢,什么混蛋玩意?我现在就把这些破烂都给他扔出去!”说完,两只手抓住放在墙角的两个大纸箱就往外拽。

“大姐,最好还是别扔,”屋里有一对年轻男女,女的轻声说,“我看这里还有笔记本电脑,要是过几天那人再回来要东西,你给扔了,他要是讹你怎么办?”

女房东瞪着眼:“操,他敢啊,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男的也说:“人家可以找个借口说有急事,手机没交费,大不了赔你几天房钱,但这笔记本电脑你还得赔给他。”听两人这么说,女房东也有些迟疑,男的说没事,就先放阳台吧,租户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取走。女房东连连点头,高兴地催他们签租房合同。

聂小倩站在三楼半的缓步台处偷听,到这里她慢慢上楼进屋,笑着说:“请问有人吗?”

女房东说:“租房啊,每个月七百块钱,季付!”

“您就是房东吧,郝运跟我说过他的房东是个漂亮大姐,”聂小倩脸上笑咪咪,“我是郝运的女朋友,他前些天得急性阑尾炎住院了,今天才告诉我房子到期还没交租金,所以就让我过来。”

一听她这么说,女房东竖起眉毛:“咋这么巧,这节骨眼得阑尾炎?”

聂小倩说:“看您说的,这急性阑尾炎哪还看时候?睡觉到半夜都疼醒呢!”女房东说那你赶紧交三个月的房租,不过涨价了,以前六百,现在七百一个月,因为这对小夫妻就给这价。

“行,不过郝运的东西您没扔吧?可什么都不能丢啊,我要检查呢。”聂小倩回答。

女房东连忙说:“没扔,全都在这两个大纸箱里,臭袜子都在!”

年轻夫妻顿时不高兴,男的说:“大姐,你不能这么干,咱们明明都谈好了六百块钱一个月,怎么又变卦,成七百了?”

“没办法啊,我是租房的,谁价高就租给谁,这姑娘都同意了,你也看到了对吧?”女房东有理有据。年轻夫妻生气地走出屋,聂小倩掏出手机,当场给女房东转钱,女房东非常高兴,从桌上拿起包离开,临走的时候嘱咐聂小倩先把电费交了。

房东走后,聂小倩关上大门,将两个大纸箱拖进卧室,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再打开电灯,将纸箱里的东西倒在地上,一件一件仔细检查。被褥、床单、枕头、衣物、书、记事本、电脑、牙刷牙膏洗发露……她翻着记事本,每页都看,然后丢在地上,最后拿起那部破旧的笔记本电脑。通电开机后并无密码,从桌面到磁盘分区,每个文件夹都打开,足足用了半个小时。

聂小倩吐了口气,忽然转身踢向墙角的一盆绿萝,把花盆踢出好几米,摔成粉碎。后退几步想坐下,却跪在地板上,身体渐渐蜷缩成团。她双手抱着头,用力地撞向地板,一下又一下,很用力。过了老半天,聂小倩才站起来,颓然坐在床边,呆呆地望着电脑屏幕。

屏幕桌面上有很多图标,她从头看到尾,有游戏,还有诸如“快递查询”、“音乐盒”、“阿里旺旺”、“腾讯QQ”和“迅雷”、“我的票务”等常用软件。聂小倩把目光落在“快递查询”的图标上,端起电脑放到腿面,双击图标,弹出的网页是个物流信息的集成系统,右上角显示“郝运,欢迎登陆”。

聂小倩眼睛发亮,连忙点击“我的快递”链接,网页显示出一排条目,按时间排列,有“我收的件”和“我发的件”两种排列,都是跟郝运有关的快递信息。

她分别点开两种选项看了看,将目光放在“我发的件”最新条目上:“2015年6月24日揽件,顺丰防损陆运,辽宁沈阳——新疆巴音郭楞,已离开【沈阳中心】,下一站【乌鲁木齐集散中心】”

聂小倩看着发出时间,再看看腕上的手表,日历窗显示今天是二十五号。点开这个条目,里面是更详细的资料。看了半天,她刚要点右上角的叉关闭页面,忽然眼睛睁大,盯着条目最后那句话。

“包裹内容:首饰类,玉佩。”

笔记本电脑在发抖,其实是聂小倩的双腿在抖。她眼睛急速扫视,但并没找到详细的收件地址。再看条件中的物流信息,第一条是“沈阳乐郊路营业点,已揽收”。聂小倩连忙打开网页,查到顺丰快递在沈阳南乐郊路营业点的电话,打过去询问负责快递员的联系方式,随后再打给那名快递员。

聂小倩问:“你好,请问你是不是负责南乐郊路片区的快递员啊?”

快递员说:“有事吗?”

聂小倩笑着:“昨天我老公郝运在你手里发的快递,是块玉佩,记得吗?”

快递员:“记得,怎么?”

聂小倩说:“我老公这人挺糊涂的,我怕他把收件人地址给填错了,想问问你那里还有没有快递单据,我想再核实一下地址。”

快递员:“你是发件人的老婆?怎么证明?底单在你手吗?”

聂小倩声音甜美:“底单在我老公手里,他在出差,不然我就直接给客服打电话啦!要不我现在去找你请你吃饭,当面跟你说?”

快递员笑着回答:“这个……还是算了,我得赶回站点取件呢,你把单号给我,等我到站点帮你查底单。”聂小倩连连答应,挂断后用手机把单号以短信发给快递员,在屋里焦急地等待。

半个小时之后,快递员来了电话,将收件人地址报出,称要改地址很麻烦,必须先寄到原地址的投递室,然后才能改道。聂小倩反复问了两遍,记录在手机中:“地址没错,谢谢你啦快递员大哥,有空我请你吃饭!”

看着手机屏幕备忘录中的这串地址,聂小倩脸上露出笑容。再看看笔记本电脑桌面上的其他图标,她将屏幕扣上,带着笔记本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