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21章 双鱼玉佩

第21章 双鱼玉佩

“你这就是挖苦我,我那一柜台东西都卖双倍的价,也不够买拍卖会最便宜的文物。”秦震说,“就是想见识见识,亲眼看看那些宝贝家伙。”

陈哥点点头:“你小子在鉴定文物上有点儿天赋,想开开眼也正常,不过,组委会的规定是每家合格的商户只能报两个名额,正好给我和我老婆用,就算想帮你也不行啊!”

秦震上半身前倾:“我知道嫂子只负责看店,对古董文物一点儿兴趣没有,让她去有什么用?你就行行好,让给我吧,给你好处费怎么样?”

陈哥夹起一块肉段扔嘴里:“都是朋友,谈什么好处不好处的,那不俗了吗?你那店里甩货的事到底什么时候定?”

秦震连忙说就这两天。陈哥摇摇头:“别这两天,我费那么多劲给你估价,不能放我鸽子。这样吧,你要是能赶在报名最后的截止时间之前把货全都让给我,这个忙我帮了,钱一分不少给你。怎么样,陈哥够意思吧?”

“趁火打劫啊?”秦震笑着。

陈哥朝他摆了摆手:“这话说的,真难听!你慢慢考虑,别急,让我先吃饭。”

秦震回到店铺,坐着边喝啤酒边骂:“不是趁火打劫是什么?帮忙还要提条件,奸商,全砸了也不卖你!”

下午,陈哥拿出印有工商银行标志的纸袋递给秦震:“这是十九万,一分不少,你好好点点,出了这个店门我可就不认。”秦震用他店里的点钞机仔细清点好数量,拍拍纸袋拿走。回到店里,女友躺在床上玩手机,看到秦震回来连忙问钱拿到没有。秦震将纸袋扔到床上,看着店内空荡荡的柜台和墙壁上的墨子画像发呆。这幅画像跟他家里那幅完全相同,只是尺寸小了些。看了半天,他站在画像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然后轻轻将像摘下来仔细卷好,收进画筒。

女朋友问:“这店还开不开啦?”

秦震说:“钱不能动,最近不用做生意了,我得想办法找到郝运。”

“一块破玉佩,至少你费这么大劲?”女朋友非常不满意,“明天周六,你可以今晚去趟北京潘家园和十里河,收点便宜货回来,好歹把柜台摆满,对付三个月再说呗。平时我看店,你去外省收货,还有四个多月租金呢,不然多浪费。”

秦震哼了声:“那我为什么还甩货?这钱就是用来收玉佩的,否则就不甩了!”女朋友脸色很难看,噘着嘴直翻白眼。

下午四点,古玩城一楼大厅内灯火通明,两百座席全满,秦震和陈哥坐在后几排,心情很激动紧张。座席后面居然还站了二三十人,大部分也都是古玩城的商户,属于观摩性质。十几名保安和银行的特勤人员都紧张地站在场地周围,表情都很谨慎。前面已经布置好拍卖台,背后是大型的彩色海报,写着“2015沈阳夏季慈善拍卖鉴赏会”,下面还写着主办和协办单位,其中就有“香港著名收藏家艾丽女士”的大名。展台左侧用大红布蒙着个长长的方形物体,足有七八米长,不知道是什么,两名腰里别着电棍的特勤警卫各站左右。

古玩城总经理亲自主持讲话,又向大家介绍艾丽女士,是个大概三十左右的女士,并不算老,但脸上化的妆很重,而且还戴着墨镜,看不出太具体的年龄。身穿长袖白色花边衬衫和深灰职业紧身裙,黑色高跟鞋,修长高挑,身材倒是不错。

她操着生硬的普通话:“感谢沈阳北市古玩城提供了场地,今天有很多全国著名的收藏家、鉴赏家和文物专家到来,我很高兴,希望今天参拍的四十五件拍品都能有新的归属。另外三十五件是我从香港带来的,并不参与拍卖,而只与大家共同鉴赏、交流。”很多词咬字不准,听起来有些怪。

总经理又介绍了很多嘉宾,秦震没想到居然有北京琉璃厂古玩城的总经理、香港太古佳士德拍卖行执行董事、北京嘉德拍卖公司副总经理,另外还有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顾问,和全国各地的著名收藏家、古董鉴定专家,都是重量级人物。这些其实都在宣传彩页上印着,但开始秦震没信,以为是拉虎皮做大旗,没想到真来了。

介绍之后,拍卖很快开始,拍卖师宣读了拍卖规则,凡是交过五十万元保证金的人,手里有牌的都可以举,每次加价幅度由拍卖师决定。拍卖开始了,第一件是清中期仿制的海棠形宣德炉,最后以八十万成交。拍下的这个人大概五六十岁,其貌不扬,穿着半袖白衬衫,洗得都快发了黄,脚上还是双凉鞋,怎么看都不像那种很随意就能掏出几十万买古董的人,让秦震领教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然后又继续拍卖,陈哥边看边低声说:“要是我能有这么一件半件,后半辈子是不是就吃喝不愁啦?”

“你现在那几柜台宝石玉器,足够下半辈子吃喝了,做人可不要太贪心。”秦震回答。陈哥哼了声,说那只够在沈阳吃喝不愁,在北京就不见得,香港更不用想。

一个多小时过去,四十五件只流拍十五件,成绩还算不错,最贵的就是那件乾隆用过的龙凤珊瑚笔筒,一百四十几万,是个从台湾飞过来的富商,一看就是有钱人。不过,跟在香港、北京和上海的那种大型拍卖会动辄数千万甚至上亿的成交价相比,这次拍卖会只能算是普通规格,但拍卖公司承诺会将所得佣金都捐给辽宁省慈善总工会,总数近三百万,也不少。

秦震从没亲眼见过这么多优秀文物,放在以前肯定很激动,但今晚不同。他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等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这时,古玩城总经理说:“现在进入鉴赏环节!”他朝工作人员点点头,有人过去将那块蒙着的大红布扯下,原来是四个拼在一块的长方形展柜,里面摆着几十件大大小小的文物。展柜底部有轮,几名工作人员和保安小心翼翼地将展柜慢慢推到展台中央,四个展柜呈四角摆放,中央都留着均等的空间,好方便所有人随意欣赏,只是不能触碰展柜的玻璃。

每个展柜都有两名保安把守,大家都来了精神,尤其秦震,他挤到人群中,发现这些文物明显比刚才拍卖的都要名贵,而且还有好几件非中国文物,比如之前在宣传彩页上看到的越南皇帝保大订做的那块百达翡丽,还有那个菲律宾苏禄国的黄金坐佛。

对古玩从业者来讲,这都是很难遇到的,可秦震现在对这些没兴趣,他来到摆有双鱼玉佩的展柜前,里面共有九件文物,有瓷瓶、佛像、郑板桥的字画和牙雕酒杯等,每件文物底下都有小标签,上面用中、英、日三种文字详细标出文物名称、年代和来历。

这块双鱼形的玉佩就放在金佛像和象牙雕酒杯之间,显得很不起眼。下面的小标签写着:“双鱼玉佩,饰物,春秋战国。鲁国国君赠予著名思想家墨子,二战初期由日本著名收藏家宫本诚购于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