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22章 找假货

第22章 找假货

秦震看着这些文字,心中更是打鼓。

大家边欣赏边发出赞叹,同时,那几位从北京、上海和南京请来的文物专家也在现场给大家解答,怎么鉴赏、怎么鉴别真假等等,一时间热闹非凡,拍照不停。

“好像不太一样……”看着这块双鱼玉佩,秦震自言自语。掏出手机调出郝运发到网上的玉佩图片,跟展柜中那块仔细对比。他将手机屏幕上的玉佩局部放得很大,虽然像素有限,但仍然能明显看出,照片中的和展柜里的这两块双鱼玉佩有明显区别。郝运照片中的玉佩雕工很一般,说是几百块钱的民国货也没人反驳;而展柜中这块却古朴规整,雕工精巧得多。从大小和两条鱼的形状、颜色来看,两块玉佩区别不很大。秦震觉得,手机里郝运这块玉佩的图片跟展柜中这块对比,就像两块批次相同的玉佩,只不过其中一块当年被雕刻师继续精雕修整过,而把另一块给忘了。

秦震看了半天,又在四个展柜之间流连,忽然发现,这四个展柜中的文物总数并不是三十五件,而是三十六。他看到古玩城的总经理正在跟几位文物专家聊天,就走过去问这个事。古玩城总经理大笑:“看来你还挺细心的,我马上就要宣布。”

他和文物专家走到展台前,大声说:“各位来宾,今天还有个特殊环节,刚才已经有细心的朋友发现了,这四个展柜中的文物总共有三十六件,而不是艾丽女士所说的三十五件。因为其中有一件文物是假的,也就是赝品,为了考校大家的眼力,艾丽女士特意将那件赝品混在真品当中,希望大家能把它挑出来。当然,人多易乱,三十几件文物不太可能让几十上百人挨个过手,所以抱歉只能隔着玻璃观察。到时候我们会在举手报名的朋友当中选出五位,让他们随意指定拿出一件来亲自掌眼,最后判断真伪。能准确找出赝品的朋友,将会获得由艾丽女士赠送的礼物:爱新觉罗·启骧手书立轴。价值在其次,主要是艾丽女士的一番心意,同时今晚还将受邀跟艾丽女士共进晚餐。当然,要是中奖者已经吃得很饱,没兴趣跟美女收藏家共进晚餐,那也不勉强。”

大家都笑起来,有一名工作人员拿着立轴展开,是李白《将进酒》中的两句诗。陈哥对身边的人说:“启骧是启功的弟弟,但书法比他哥差多了,按平尺估算,这幅字大概也就值个一两万块钱。”

“掌掌眼就能得两万奖金,也不错。”那人回答。

陈哥笑着问秦震:“大家都说你对古董鉴定有些天赋,这回露露脸啊?”

秦震笑笑,没说什么。

拍卖会的气氛更热烈,刚才大家只是欣赏,而现在却是要鉴定,还是有奖的。除了那几家特邀来的文物专家之外,所有人都能参加,半小时为限。时间很快过去,古玩城总经理让大家安静,宣布开始报名,只限五人。秦震原以为举手报名者应该不少,毕竟有奖品在那。没想到居然一个也没有,他立刻明白:参会的都是古玩城的商户、收藏家和文物专家,这种场合出来鉴定真伪,成功了当然是好,万一失败,那可就是丢人现眼。中国人最怕没面子,到时候还怎么在沈阳古董界混。

总经理连叫几声,才有个人举手。艾丽女士询问这人的身份,总经理说:“这位是沈阳盛京古玩城的姜老板,在这行也有二十几年了,专门经营明清瓷器,很有眼力。”艾丽女士非常高兴,连忙让姜老板开始。姜老板非常有信心,指着某展柜中的一件大红髹漆食盒,要看这个。工作人员打开展柜将食盒取出,放在另一张大桌上。

姜老板戴上白手套,打开盒盖,连盖带身看了半天:“这是赝品!”说完紧张地看着艾丽女士。

“不好意思,姜老板,你看错了。”艾丽说,“这个食盒是清宫旧藏,当年摆在圆明园中的畅春园,后来被赐给云南巡抚唐烔,二战时期遗失,后来被日本收藏家宫本诚先生得到。现在,他的孙子宫本纯一郎先生特地委托我带到中国参展。这件文物经过十几位专家的鉴定,其中包括辽宁省博物馆的副馆长杨先生,是真正的珍品。”

听了这番话,姜老板只能连连点头。辽宁博物馆的杨副馆长在中国文物界赫赫有名,被业内称为“真眼”,经他鉴定过都没问题,那还用说什么。有些人笑了起来,姜老板神色尴尬地回到座位。这时又有一位五十左右的中年人举手,也就是拍下清朝仿宣德炉的那位。来到台前,经总经理询问得知,这是位天津的民间收藏家,姓顾。他指定要看一对黄花梨木镶嵌黄金的筷子。按标签,这双筷子也是宫里的,皇帝在重要礼仪场合才能使用,乾隆死后陪葬,被孙殿英盗慈禧墓的时候抢走,后来不知下落。

顾先生手里拿着这双筷子,左看右看半天,大家也都很紧张,既希望他成功又希望他失败。十分钟后,顾先生摇摇头,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我看走眼了,这应该是真品,刚才在展柜里看得不够清楚,我眼神也没年轻时那么好啦!抱歉,抱歉。”大家笑起来,又都鼓掌,赞许这顾先生的坦诚。

艾丽女士说:“这不是您的错,我也很希望多多结交中国的收藏家们,两天后我们在沈阳还有个酒会,如果有兴趣希望您能参加。”顾先生连连点头。

再就没人举手上台了,古玩城总经理说:“大家不用拘束,尽管展示各位的学识,就算鉴定错了,看走眼,最多也就是拿不到礼物,不会被罚款。”大家都笑。

秦震挤出人群走到台前,所有人都望着秦震,艾丽女士似乎有些发愣,目光始终落在他身上。古玩城总经理问秦震的情况,他说:“我不是资深人士,更算不上收藏家,就是想试试。”

“你是在五楼B区角落那边开店的秦老板吧?我见过你。”古玩城总经理问,“你的店有四十平米?还是我记错了?”陈哥生怕落麻烦,连忙说可能是你记错了。

秦震的回答却很干脆:“没记错,只有十一平。”顿时大家纷纷议论,交头接耳,有的人明显露出不满意的神色,更有人出声说那你怎么能参会。古玩城总经理看着艾丽女士,征求她的意见。艾丽女士只盯着秦震看,并不说话。

总经理只好问:“艾丽女士,您的意见是?”

艾丽女士似乎正在出神,经总经理这么说才回过味:“是的,古玩城的商户参会都有要求。但规矩是人定的,也应该由人来改,凡事都有例外。既然这位先生有勇气上来,就是缘分,那请您开始吧!”

台下开始议论纷纷,似乎不太满意。秦震指了指某展柜:“我想看看摆在象牙酒杯左侧的那块双鱼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