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25章 闻古董

第25章 闻古董

没几分钟,看到有辆黑色雷克萨斯汽车缓缓驶来,在秦震面前停住,车窗下落,艾丽女士坐在副驾驶位置,仍然戴着墨镜,朝秦震点了点头,他打开后车门钻进去。在车上,秦震心想在展会可能灯太亮,但现在天黑成这样,怎么还戴墨镜?难道跟王家卫似的,为了某种心理寄托?开车的司机是一位年轻女子,从打扮气质来看应该是艾丽的助理或者跟班。她边开车边礼貌地跟秦震打招呼,并简单介绍了艾丽女士目前下榻在沈阳丽都索菲特酒店,她已经把晚餐安排好,到时候酒店工作人员会送到房间里用餐,也可以保证谈话的私密性。

“太麻烦你了!”秦震客气着,心想哪用得着这么费劲,又不是特务接头,还怕人听?在酒店里找个包间不就行。但客随主便,秦震当然无所谓,怎么都行,好在他是男的,不用担心会被对方非礼。

汽车从北市一路驶到酒店,有门童接过女子手中的钥匙去泊车,秦震在助理的带领下进入酒店。这是他头次来到五星级酒店,沈阳有近十家五星级酒店,秦震虽然是地道的老沈阳人,却从没进过,大堂装修得富丽堂皇,秦震觉得有点儿眼晕,但又不能表现出太土老帽,只好让自己别什么都看,显得没见过世面。乘电梯来到艾丽女士的房间,这是个大套房,两间卧室和客厅,洗过手后助理已经让工作人员将餐送上来,用不锈钢推车送进客厅。吃的都是日本料理,什么生鱼片、寿司、河豚鱼皮、煎烤鳗鱼等菜。

秦震有很失望,他只喜欢吃东北料理,什么乱炖、白菜炖粉条加五花肉、酸菜白肉血肠,烤串也行,最讨厌吃这种生不生、熟不熟的东西。但毕竟是人家请客,也不好挑食。两人刚坐下,助理就说:“你们慢慢吃,我还要出去为艾丽女士采购东西,就不打扰了。”

“这多不好意思啊,一块吃呗?”秦震连忙跟着客气。助理笑着摇摇头走出房间,只剩下两人。艾丽请秦震用餐,可他从来不吃日本料理,都不知道怎么下嘴,只好先夹起寿司,知道这玩意又叫紫菜包饭,以前跟女朋友去西塔溜达的时候在小店里买过。但他不喜欢,酸巴拉几的有什么吃头?

艾丽怎么吃,秦震就跟着也怎么吃,边吃边偷偷观察,艾丽仍然戴着墨镜,屋里光线并不亮,所以他暗暗猜测,肯定是有什么眼疾,比如弱视、不能见强光等等。半饱的时候,艾丽开口问:“秦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把您请到这里共进晚餐吧。”

秦震嘿嘿地笑起来:“这个还真是不知道,我在拍卖会上没猜对,按理说你不该请我。”艾丽笑了,站起身从客厅的办公桌上拿起一个画轴,放在餐桌上:“这是启骧的那幅字,我会信守承诺,赠送给您,请你不要嫌弃。”

“为什么?”秦震笑着说,“拍卖会上我可没找出赝品。”

艾丽女士也笑答:“你和我都明白,那块双鱼玉佩根本就不是什么鲁国国君赠给墨子的礼物,只是假货。实话说吧,是四个月前我托人在北京找玉工雕的,再由专家做旧,所以才出现这个效果。中国人造假能力世界第一,那几位文物专家也没能看出沁色有问题。”

秦震很吃惊:“可你已经展出了,还说要送给中国政府,假货怎么送?不可能所有专家都看不出来吧?”

艾丽女士点点头:“中国有很多眼光独到的古董鉴定专家,想骗过他们是不太可能的,所以那块玉佩并也不会跟其他文物一起交给中国政府。随便找个借口,称丢失或者损坏了都行,中国政府也没办法太追究,毕竟是白得的。”

秦震哦了声,表示明白。

“想问问秦先生是怎么知道,那块玉佩的曾经拥有者是个光头?”艾丽问。

秦震说:“可以算做是第六感吧,说不清楚。”

艾丽拿出手机,调了张照片出来,把手机平放在桌上。秦震看到手机屏幕上共有四个人,大概都是四十几岁,互相搂在一起合照,看背景像是某古董店,四人笑得很开心,其中左数第二位是个光头,长得很像香港那个光头喜剧演员麦嘉。艾丽边走边说:“这个光头我们都叫他阿生,是在泉州做玉器生意的老板,最擅长的不是做生意赚钱,而是造假。六年前他到河南省博物馆,用高清数码相机拍下一块由茂陵出土的玉璧,再用四个月的时间做出赝品,然后串通博物馆工作人员将假货调包成真货,负责巡展检查的博物馆专家居然都没看出真伪,又运到北京国家博物馆,结果被副馆长看出马脚。东窗事发,阿生只好跑到四川躲了三年半,等风头过去才敢出来露面,换了身份到泉州开店。你刚才在拍卖会上看到的那块玉佩,就是他做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位光头老板活儿做得真地道,”秦震赞叹,“他仿的是古玉二十六种沁色中的‘松石绿’,很多战国时期出土的玉龙多为这种绿沁。我听人说过,这种沁色最难仿,很容易仿成二代绿松石那种颜色,可这个我根本没看出来,而拍卖会上那些专家也一样,不然也不会笑话我。”

艾丽说:“可您却能通过闻,知道它是由一位光头造出来的,而且不超过五年,真有这么神奇?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特殊能力的,出生就有吗?”

秦震忍不住笑起来:“哪个父母没事给婴儿闻玉器?那么小也不会说话啊!大概三年前,我在商业广场等女朋友,无聊就走进卖瓷器的专柜,看到有件青花瓷瓶标价六万,标签写着年代是民国初期。因为好奇,无意中用鼻子闻了闻那瓷瓶,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瓷瓶只是孩子,而不是成年人——民国时期的东西应该像成年人,而这瓷瓶的年代不超过二十年。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却又很强烈,于是我对女老板说这瓷瓶是仿的吧,她当然不承认,我就说这瓷瓶最多是九几年的,你们肯定忘了标上仿品。反正她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而我就当开玩笑。没想到那女老板非要我的电话号码,说想交个朋友。开始我以为她不怀好意,后来才知道是想合作,让我给她在大连的瓷瓶店当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