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26章 玉佩的来历

第26章 玉佩的来历

“后来您去了吗?”艾丽很有兴趣。

秦震摇摇头:“后来我又继续逛古玩店、玉器店、古董行,每次都能闻出不同的感受,不光年代,还能感觉出古董的曾经拥有者。两年前我开始自己做玉器生意,本钱不大,也经常到中原等城市收货,希望能捡到漏,可惜,现在中国的古玩市场全是假货,哪有漏可捡!”

艾丽笑笑:“真是大开眼界,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特意调查过这块玉佩,但又不太可能,我和阿生之间的合作是很隐秘的,谁都不知道,所以,对您只有佩服二字。”秦震摆手客气。

“那么,您对双鱼玉佩有没有别的什么了解?”艾丽问。

秦震再次摇摇头:“没有,我从没听说过双鱼玉佩,好像也没见过。你为什么要做个假双鱼玉佩让大家鉴定,又不公开它是冒牌货?”

艾丽看着秦震:“因为我跟真的双鱼玉佩有缘。”

秦震问什么意思。艾丽回答:“在拍卖会上,我说双鱼玉佩是宫本纯一郎先生的爷爷宫本诚在云南得到,其实不是这样,当年得到玉佩的是我爷爷。他是个古董商,又是探险家和收藏家,在侵华战争没爆发之前就在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四处探险。七十多年前,他无意中在云南得到双鱼玉佩,可惜并没能带回家就被土匪抢走,自己也受了重伤。回国后不久就去世了,只在日记中留下双鱼玉佩的绘图和文字资料。”

听她这么说,秦震心想,所谓“得到”估计不是偷就是抢,顶多也是半买半骗,那年头很多文物贩子和收藏家都这么干,比如斯坦因、伯希和这类人,就点点头:“所以你就依据那张图,找人雕刻了双鱼玉佩的仿品,放到展会上抛砖引玉?”

艾丽回答:“没错,我在香港、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很多国家都办过拍卖会,这块双鱼玉佩也抛出过多次,但都没结果,更没引来什么玉。没想到在沈阳居然有收获,引来了秦先生。您见过真的双鱼玉佩吗?”艾丽定定地看着秦震,这让他很不舒服。因为看不到对方的眼睛,也就无法从眼神中判断对方到底是什么情绪。也许艾丽始终戴墨镜就是这个原因。

“没有。”秦震摇摇头。

艾丽笑着说:“我可以先说为什么要找这块玉佩,您听过之后再决定是否告诉我。”秦震犹豫了一秒钟,说真没见过。但他觉得不该迟疑,以艾丽这种女人的头脑,也许能看出自己在说谎。

艾丽又重新坐回餐桌旁,给秦震和自己各倒满清酒,先喝了半杯,说:“刚才我说过,其实我爷爷跟宫本纯一郎先生的爷爷差不多,都喜欢冒险和研究历史,和一切与历史有关的东西。很多东西之所以价值连城,往往并不是因为它自身的材质和工艺,而是所承载的历史。比如一件瓷瓶,它有可能当年是皇帝、妃子、王公大臣或某位名人使用的,或经历了重大历史事件,或目睹了不为人知的内幕。当收藏家把它摆在自己家中、面前时,好像也能因此而沾染到那些曾经的拥有者的气息,恍惚中又让时光回到当年,似乎自己也在经历相同的事,至少也是个旁观者。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对古董痴迷,我的爷爷就是个典型。”

秦震认真倾听。

艾丽笑着:“可惜,我爷爷没有您这种神奇能力,不然他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他不像欧美探险家那样喜欢抢掠,但也不能保证得到的每件古董和文物都是光明正大买到手,所以他在临死前留下遗嘱,希望能把所有的藏品全都送回原来的地方。”

“送回原来的地方?”秦震很意外,“有多少件?都是在哪里得到的?”

艾丽说:“大概有六七十件,中国就占一半,还有缅甸、柬埔寨、菲律宾和越南等地的古董,有皇室流出的、王公大臣的、寺庙的、遗迹的和从古墓里找到的。我打算在今年的年末把这些文物好好整理整理,托人寻访到它们的出处,然后逐件送回。”

这让秦震很感动:“真是大工程,我觉得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你既然有这种打算,就很不容易!来,让我敬你一杯。”艾丽女士笑了,秦震端起装着玫瑰清酒的小瓷瓶分别倒满,两人互相碰杯。

“你说你爷爷在云南得到双鱼玉佩后又被土匪抢走,是怎么回事?”秦震问。

艾丽点了点头:“1945年我爷爷去云南探险,在哀牢山附近的村子结识几个盗墓贼,得知他们刚刚挖开两座战国墓葬,就跟他们谈生意。这些盗墓贼已经把文物脱手得差不多,只剩下一块双鱼形状的玉佩。可能因为太不起眼,暂时没卖出去,我爷爷就出钱买下来。没想到,这件事被当地的几个土匪得知,就在一家旅店袭击了我爷爷,抢走玉佩和几件他收购的古董,还用枪打伤他。虽然得到及时诊治,但你也知道,那时候的医疗水平很差,中国又在战乱,而且还是个乡村郎中,所以没能彻底治愈。回到上海后再次病倒,半月后伤重不治去世,只留下探险日记,里面就有双鱼玉佩的草图。”

秦震“哦”了声:“那可真是不幸。”夹起一片三文鱼,蘸着青芥送进嘴里,表情扭曲,眼泪都要流出来。

艾丽看着秦震:“秦先生怎么没问我,这件双鱼玉佩很值钱吗?为什么要做个假的,就为引出真货?”

秦震笑着说:“对啊,我也正想向你问这个事。”

艾丽回答:“因为它很重要。”

“战国玉器论价值不如秦汉和清中期,它能有多重要?”秦震笑起来。

艾丽说:“我爷爷当年在寻访古董时,为方便,就用上了金属探测仪和磁场器,那时候这两种仪器刚在美国被发明出来十几年,还很简单,探测范围也小。他发现,那块双鱼玉佩的磁场非常强大,居然能令磁场器的指针失灵。玉佩是战国时期的文物,当时人类对磁石的了解还很少,称之为‘慈石’,只知道能吸引铁器,却不懂原理。当时最大的磁石您知道是什么吗?”

秦震仔细想了想:“秦始皇当皇帝之后造阿房宫,入口的大门据说就是用一大块天然磁石制成,要是有人身上带着武器进宫就会被吸住。”

艾丽满意地点了点头:“您说得很对,阿房宫的大门磁石,是当时世界上有记载的最大单体磁石,但无非也就是几米高而已。而那块双鱼玉佩的磁场强度,相当于填满整栋大楼的磁铁。”

“那么大磁性?”秦震嘿嘿笑,“不可能吧,那岂不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吸铁石?你爷爷带着玉佩的时候,身边几十米范围内的金属物体,还不都得飞到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