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27章 八个字

第27章 八个字

艾丽说:“这就是双鱼玉佩的诡异之处。它发射出来的磁场强度很高,仪器能检测到,但却对金属物没有任何吸力,这非常不合常理。所以我爷爷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可惜还没能找出就去世了。临死前他嘱咐我的父亲,一定要想办法找到那块双鱼玉佩,找出磁场的秘密。”

听她讲完这些,秦震脑中迅速闪过郝运和他说过的话。如果艾丽说的都属实,那郝运手中的双鱼玉佩极有可能就是艾丽爷爷在云南得到的那块。郝运称戴上玉佩后开始做能预言的怪梦,而他同学借戴几天就忽然变成痴呆疯傻。而现在艾丽又称那块玉佩有只能用仪器才检测得出的高强磁,难道全是巧合?

看到秦震那犹豫的神色,艾丽笑着说:“我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给你,朋友之间要坦诚相对,你说呢秦先生?除非没把我当朋友。”

“不是朋友也应该坦诚相对!”秦震说,“我爸爸从小就教过我,别人怎么对你,就你要怎么对别人,这是最基本的道理。”他掏出手机,调出之前郝运传到天涯论坛的玉佩照片。

艾丽认真地看着,不时用拇、食两指放大局部。秦震怕她看不清,就说:“把墨镜摘了吧,不然看电子屏幕的颜色会失真。”艾丽停顿了一下,转过身去,慢慢摘掉墨镜,仔细看着手机屏幕。

秦震觉得奇怪,这女人毛病还真多,刚才在拍卖会时,艾丽墨镜掉落,自己看过她的眼睛,挺漂亮的,没看出有什么问题,至少不缺眼珠。如果说是那种神经性失明,也就是俗称的“睁眼瞎”,那顶多也就是一只眼,不可能全盲,否则艾丽连走路都得有人扶。单眼失明也不用戴墨镜,毕竟现在的树脂义眼做得比真的都真,有的还能转动,没人看得出,可为什么她在任何场合都不摘墨镜,现在倒是摘了,却也要背着人?

在他乱猜时艾丽已经看完,又把墨镜戴好,将手机交还给秦震:“想先听听您的见解。”

秦震回答:“古玉沁色共分二十六种,商周和春秋战国出土的玉就占了大多数。这块玉佩整白中略微泛青,属于二十六色中的‘鱼肚白’,而不是您那位光头朋友阿生造出来的‘松石绿’,我没明白,如果这块玉佩跟您爷爷当年得到又被抢的那块是同一个,那么他在探险日记中的描述肯定不会把鱼肚白写成松石绿,为什么?”

“因为阿生造松石绿的古玉最擅长。”艾丽笑了。

秦震说:“怪不得!”

艾丽又说道:“您手机图片中这块双鱼玉佩能看出沁色自然,毫不生硬,底子也干净。可沁色看起来很浅,并没达到‘包浆’的程度。如果真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玉佩,近两千年当中不是埋葬就是数易其手,怎么会包浆这么浅?”

“也许是被当做祭品长期供奉呢,所以没什么人接触吧!”秦震想了想说。

艾丽说:“两千多年能放在某处供奉?不太可能,它总要被埋葬起来,空气潮湿的环境必然会对玉质产生改变。当然,图片就是图片,也许看到实物就能得到验证。”

“对,用磁场强仪就能。”秦震笑笑。

艾丽问道:“您这图片从哪来?”

秦震说:“半年前有人在网上发贴子要卖玉佩,我联系过他,但后来没了回复,贴子也被删除,图片我保留着。”

“玉佩背后那八个字是?”艾丽自言自语。

秦震回答道:“都是中国古代生僻字,现在早就没人用了,只能在古书和古建筑匾额中找得到。虽然每个字都代表不同的含义,但连在一起毫无逻辑,估计也是雕刻者甚至后来的拥有者故弄玄虚吧!”艾丽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并没再问。

饭也吃得差不多,秦震提出告辞,说还得回去给女朋友洗衣服。艾丽忍不住笑:“秦先生人高马大,没想到居然这么怕老婆。”秦震笑着说那不是怕,而是宠。

把秦震送到电梯门口,艾丽忽然问:“你对极乐怎么看?”

“什么极乐?”秦震反问道。

艾丽看着秦震的脸:“是个误会,没什么,我让助理小何开车送您回家。”秦震连连客气称不用,但最后助理还是送了。

秦震手里拿着启骧的立轴书法回到家,女朋友正坐在客厅看韩剧,边看边发出笑声,大黄狗趴在她旁边。见秦震回来,她立刻收回笑容,板起脸:“自己出去跟女老板大吃二喝,把我晾在家里吃外卖,好意思吗?”

“我这是谈正事,又不是玩!”秦震将立轴放在电视柜旁边。

女朋友问:“收的货吗?”秦震说了经过,女朋友立刻来了精神头,拖鞋也没穿,光着脚跑过去打开立轴,左右看看,问能值多少钱。

秦震坐在沙发上仰起头:“大概四五千一平尺,两万左右。”

女朋友很高兴:“甩货的钱要是真收了玉佩,那这立轴正好卖掉,再用这笔钱来收新货。”秦震却摇摇头,说就算真没钱也不卖字画,启骧已经八十几岁,等他百年之后说不定还能升值。大不了他去打工上班。

“上班?”女朋友顿时杏眼圆睁,“你上班我怎么办?我可不出去打工!”秦震失笑,说你不打工怎么赚钱,我总不能养你一辈子。

女朋友说:“为什么不能?你看看她们,哪个结婚了不在家呆着?”秦震不再理她,想脱衣服去洗澡。刚把T恤衫脱掉一半,看了看沙发上坐着的女朋友,又把衣服放下,走进卫生间。女朋友更生气,在后面说:“你要是不进货也不开店,那这幅字就是我的,也算给我的赔偿!”

秦震回头奇怪地问:“赔偿?我把你怎么了要赔?”

女朋友说:“我跟你两年什么也没得着,你要是不娶我,那不得赔偿我的青春?”秦震苦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不娶你。

“好好的生意你不做,非去上班,那就没钱养我。我是不可能去上班的,咱们俩这婚不就没法结吗?也就等于你不娶我。”女朋友振振有词。

秦震说:“想登记我们明天就能去,我可不是不负责的人!”

女朋友冷笑几声:“不想养老婆,还好意思说这话?”秦震不再理她,自己去洗澡。等出来的时候,看到女朋友已经不在家里,怎么找都没有,不光人没有,那幅立轴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