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28章 同学傻了

第28章 同学傻了

那只黑白花的猫走进客厅看着秦震,秦震和它对视着:“连衣服也拿走了?”进卧室打开衣柜,果然,很多女朋友的衣物鞋袜也都消失,还少了个大行李箱。他很奇怪,这是什么速度,收拾东西这么快,只用十五分钟。生气地说:“不开店就不能活?非让男朋友养,走就走!”

坐在沙发里,秦震手拿一罐冰镇啤酒,对着电视里的韩剧发呆,启骧立轴能值两万,但现在对他来讲却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艾丽女士。她说的那些话仍然历历在耳,秦震自言自语:“极乐……她怎么会知道极乐?”低头看看自己那平平整整的小腹,用手摸着,长长地叹了口气,把头向后仰去。

次日,秦震在楼下吃早点,两根油条和三碗豆腐脑下肚,看到对面桌吃饭的食客手腕上戴了条玉石链子,他忽然想起那块双鱼玉佩,就忍不住又拿起手机给郝运打电话。这几天郝运的手机永远关着,他以为今晚也是,却没想到居然接通。

秦震连忙坐直身体:“你是郝运吗?”

“是我,唉,真不好意思,前几天手机不小心摔坏了。”郝运站在脑科医院二楼挂号窗口前排队,手里拿着身份证。大鹏站在旁边,表情木讷,忽然咧开嘴笑,指着对面墙壁说:“就知道你在这儿,快走吧!”说完就要跑,郝运赶紧把他拦回来,再溜回队伍,问秦震有什么事。

秦震很生气:“你小子这么快就忘了,是不是放我鸽子?你的银行卡号呢?支付宝也行,实在不行也可以微信转账,可为什么你一直天天关机?那玉佩到底还卖不卖?”

“那块玉佩我在新疆的朋友已经收到,但说好像摔坏了,快递给弄的。”郝运支支唔唔。

秦震大惊:“快递把玉佩摔坏了?别跟我开玩笑!”郝运说哪有,是真摔成几块,没办法只好扔掉。秦震还要说什么,郝运以正在单位开会为由,草草把电话挂断。

挂断后郝运长吁口气,看了看大鹏:“你说咱们俩图什么呢?我放着二十万不拿,你突然变成傻瓜,真是一对白痴!”

大鹏连连点头:“嗯,味儿不错,再多放点芥末就更好啦。”郝运气得完全没脾气,等排完号就带大鹏坐在脑神经科门口长椅里等着。他不敢坐,生怕这家伙再抽什么疯,就站在他对面,像看贼似的守他。医院的人永远最多,二十分钟后,好不容易叫到大鹏的名字,郝运刚要拉起他,忽然有个人把他拦住,竟然是秦震。

“你、你怎么——”郝运大脑没转过弯来,不知道他怎么找到的。

秦震哼了声:“这医院春节前我带我爸来做过检查,电话里听到自动叫号广播,这么难听的广播声,在沈阳也就脑科医院才有,还真没出我之所料!”

郝运扁了扁嘴,只好解释说是带大鹏来医院看病的。秦震怒气冲冲,质问大鹏是谁。郝运说了情况,秦震走过去站在大鹏面前,仔细打量。这时,从诊室走出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女医生,语气很冲:“谁是56号?56号舒大鹏呢?”郝运连忙说我们就是,三人进了诊室,中年医生听完郝运的讲述,就先让大鹏做个脑部CT看看再说。

结果出来后,医生认真地看着CT胶片,指着某个地方说:“这里有些异常,跟正常人的区域形状不太一样。还是再做个核磁共振吧,不然看不清楚。”

“为什么不直接做核磁共振?”郝运忍不住问,“能省点儿钱啊。”

医生不太高兴:“有些问题从CT片上就能看出来,那不就不用做核磁了吗?我这才是为你们省钱而着想,不要好心当成驴肝肺!”

等核磁结果出来都快天黑了,医生称这次看得更清楚,患者大脑中有个什么颞叶海马体异常,导致影响了患者的逻辑思考能力,如果想治疗,就得做开颅手术,但脑科医院做不了,得去沈阳东部战区总医院,他们有最先进的手术机器人。

郝运连忙问:“手术费用大概得多少?”

医生说:“差不多三十万。”

“这、这么贵呢啊?”郝运张大了嘴。

医生推推眼镜:“东部战区总医院用的是美国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两千五百多万买的,一年维护费都得两三百万,每次手术光开机费也要四万多,一部机器做十台手术就会被芯片锁死而强制报废,所以贵。这种颅内精密手术正常就得二十多万,再加上手术机器人的开机费五万。你俩是患者什么人?能拿出这笔钱吗?”

郝运和秦震互相看看,医生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笑着说:“没办法啊,那是美国人的垄断科技,比最厉害的外科手术专家的手还灵活。对了,你们可以去南京看看,南京有家私立医院,用的是‘圆易精密’的手术机器人,纯国产,面市才两年,在国内做过一百多台手术,从没出过错,据说跟达芬奇差不多,但了解的人少,所以便宜。”

“大概多少钱?”两人几乎同时问。

医生说:“二十万就够。”

郝运又咽了咽口水,秦震问能不能由人手来做。医生摇头:“这种极其精密的脑外科手术以前都是人手操作,失败率在四成以上,用手术机器人能降到两成。也许对有些人来讲,二十万已经是天文数字,但中国人有钱的有的是,只要能提高成功率,钱不是问题,所以每年在中国,达芬奇做的手术也有几千例。”

听完医生的话,郝运和秦震道过谢,架着大鹏走出诊室。秦震忽然想起什么来,又返回去问医生,大鹏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是受过强磁。

“也有可能,”医生回答道,“另外电离和非电离辐射也有可能,他家附近有高压变电所之类的设施吗?”秦震说回去再多了解了解。

医生又补充道:“就算有,也不至于产生这种结果。通常就是患脑肿瘤,也就是脑癌,再就是白血病,我还从没见过被电磁辐射之后变傻的。”

离开医院,三人回到大鹏新租的房子,这是郝运要求的,假称之前那屋已经不能住,很可能附近有什么辐射之类的东西。大鹏父母吓坏了,病急乱投医,连忙用最快速度搬家,在郝运的建议下跑到皇姑区租房,这样就不用担心门生会的人监视。进屋后,秦震看到并没有人,就问大鹏的父母去哪了。郝运沮丧地一屁股坐在椅子里:“回老家想办法凑钱去了,打算送到上海治病,说借到钱就回来。反正现在我也没事,就托付给我。你说这好好的,怎么就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