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神册

返回首页窥天神册 > 第29章 肚子里的钢板

第29章 肚子里的钢板

“有可能是玉佩的影响,不然没道理。”秦震说。

“玉佩我戴了半年,怎么没变傻?”郝运不解。

秦震说:“你好像也不聪明,把玉佩大老远寄到新疆去,觉得自己很有主意,是吧?”

郝运没了话说。秦震又问到底寄给的人是谁,摔没摔坏,郝运摇摇头:“还在路上,那是我爷爷当年在乌鲁木齐地质局工作时的助手,姓魏。”说完开始长吁短叹,“如果真是那块玉佩的影响,那大鹏弄成这样就是我的责任,可我哪掏得出三十万?现在拿几千都费劲。”

秦震说:“我手里正好有二十万,可以先给你同学看病,你再让他父母凑十万出来。”

“先给大鹏看病?”郝运犹豫,“可我还没想好玉佩卖不卖。”

秦震哼了声:“卖不卖你也得先治病!要是他父母凑不出十万呢,难道让你同学这辈子都傻?你良心上过得去?”郝运非常惊讶,万没想到这个跟自己和大鹏毫无交情的人,居然同意出二十万治病,有些不相信。

看着郝运的眼神,秦震说:“别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说话不算,我可以先给你转钱!”

郝运非常感动地说:“秦、秦老板,你真是好心,可要是有二十万的话,他父母就不用凑钱了,刚才那医生不是建议去南京吗,什么圆易精密的手术机器人,刚好二十万就够。”

“不行,”秦震强烈反对,“打死也不去那治!你知道圆易精密是谁的企业?傅家开的!”郝运张大嘴说不出话,居然有这么巧的事。秦震告诉郝运,老三京中最有钱的就是傅家,刚改革不久就在南京开制药厂,后来又研制医疗器械,什么赚钱做什么。公司名最开始叫“圆易制药厂”,后来改为“圆易精密”。

郝运忍不住问:“为什么叫圆易?有典故?”

秦震说:“上网搜搜,看他公司的标志就明白了。”郝运连忙用手机打开百度,搜“圆易精密”四个字,出来的百度百科词条中,详细介绍了该公司的现状,配图是公司LOGO,图案很怪,一只线条简单抽象的猴子举手站立,身后还有两只翅膀。

“猴子长翅膀是什么意思?”郝运问。

秦震笑了:“动动你的脑子好好分析分析?”

看着秦震那略带讥笑的表情,郝运不甘心,仔细看着这个公司LOGO图案:“猴子长翅膀,长翅膀……飞猴?猴飞?跟圆易有什么关系?圆易……嗯?圆易,猿翼?猿猴生翼?”

“还行,”秦震,“你没我想象的那么缺心眼。猿翼是《山海经》中一座山的名字。”

郝运问道:“为什么要用这么生僻的词来做公司名称?不好流传吧?”

秦震摇了摇头:“我也猜不出原因,但肯定不是瞎起的名。你打电话给大鹏父母,把钱的事告诉他,让他们尽快派个人过来,你得去新疆找那块玉佩。”

郝运烦躁地来回转圈:“怎么也得先把大鹏的病治好,我说秦老板,你对这块玉佩到底了解多少?神神叨叨的,说什么价值连城、多少黄金都不换,现在搞成这样,不光我,连我同学都受影响,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坐在床上直勾勾瞅墙壁的大鹏,秦震说:“严格来讲,现在他已经不是你的同学舒大鹏了。”

郝运问:“你是说他已经患上精神病,变成另外一个傻子?”

秦震回答:“舒大鹏还是舒大鹏,但是另外一个。”

郝运都要疯了:“求求您秦老板,咱说话能不能别总这么绕来绕去的,说点我能懂的行吗?”

“这事很复杂,”秦震说,“而且就算说了你可能也不信,更不会理解。用最简单的话说吧,舒大鹏还是他,但却是另外一个舒大鹏,而不是你的同学舒大鹏。”郝运表情很迷茫。秦震摆了摆手,不再解释,说舒大鹏很可能永远都会这样,治不好了。

郝运急了:“那怎么办?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变成傻子可不行!”

秦震说:“没办法,你什么都改变不了。”

“那就凑钱看病,”郝运说道,“你不是答应先给二十万吗,再让他爸妈凑剩下的十万,科学这么发达,还治不好脑肿瘤?总得试试吧!唉,也不知道快递会不会把玉佩摔坏,还真不好说——”他还没说完,秦震呼地站起身,揪住郝运的衣领把他从椅子里拉起来。

郝运吓坏了:“你、你要干什么?是你说的先给钱……”

秦震怒眼圆睁:“玉佩要是真摔碎,它坏成几块,我也会把你摔成几块,少一块都算我白说!早就告诉你我会出钱买,你却出尔反尔,自作聪明把玉佩藏来寄去,不然能发生这些事吗,你朋友会被替换成傻子吗?”

“替换?”郝运没听明白,“大鹏被替换成傻子?什么叫替换?”

秦震松开手,悻悻地说:“以后再跟你解释,现在我们得马上出发去新疆,把玉佩追回来。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真寄到新疆去了,还是又藏到别的什么地方?”

郝运犹豫着没回答。秦震盯着他:“你怀疑我也跟那个聂小倩一样,是在打你玉佩的主意?我要是想抢玉佩,四个月内天天都有机会下手,还用今天?”这番话击中了郝运的要害,但却更加纠结。

看到他这样,秦震也不再解释,而是把T恤衫脱掉,露出身上结实的肌肉。郝运吓得脸发白:“你、你、你离我远点儿!”左右寻找能当武器的东西。

秦震是指着自己的腹部:“过来,摸这里。”

“少扯,”郝运表情很尴尬,“上次你还说你不是同性恋!”

秦震把眼一瞪:“放屁,你以为我是?让你摸就快来。”

郝运只好走过去,用手轻轻地摸,秦震身上的肌肉练得很好,六块腹肌非常明显,奇怪的是,在他第三、四块腹肌处有个硬梆梆的东西,却不像肌肉。他壮着胆子用力往里按,感觉更明显,就像肚子里有堵水泥墙。再往周围摸又并没有,只有中间约烟盒那么大区域是硬的。仔细再看,才发现发硬的区域皮肤表面有一圈疤痕,有的地方深而有的地方浅,细细的像小蚯蚓,围成一个长方形,线条很细,就像动过手术,有的地方已经有些增生,呈深红色,而浅的地方只有灰白色印记。他问:“这是怎么回事?开过刀?里头有钢板?”

“是一本书。”秦震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