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七十四章 身上生鳞

第七十四章 身上生鳞

  因为广东玄学会此行取得的好成绩,徐会长热情的跟每一位学院寒暄,只是到我面前的时候,含糊说了两句场面会就带了过去。

  我心里也不在意,只是等车子上路之后,才起身走到徐会长的身边。

  原本许书刑跟他坐在一起,听我说找徐会长有事的时候,许书刑爽快的站起来,就准备把位置让给我。

  这时候徐会长却眉头一皱,有些不乐意的对我说,“周易,我跟小许正在说一件重要的事情,你有事就不能等一下?”

  听到他的话,我嘴角微微一笑,当初出发来玄学总会的事情,他就故意挑拨我和许书刑,现在居然还用这种手段。

  我还没开口,许书刑先冲我笑了笑,“周哥,没事,我俩也没啥重要的事。你先聊呗。”

  说完,他就直接让开位置,起身离开了。

  许书刑的脾气火爆,搁以前,轻易就会被人挑拨起来,但在玄学总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之间早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徐会长还拿以前的法子来恶心人,却是不够看了。

  我在挨着徐会长的位置上坐下来之后,他先前的不耐一扫而空,脸上反而堆起了笑容。

  看他似乎要跟我寒暄什么,我却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开口问他说,“当日徐会长把我从办公室里丢出去……”

  还不等我说完。徐会长张口就打断了我,信誓旦旦的说那天不是他把我丢出去的,而是老蛊婆把我带走了,剩下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

  这事根本没有争辩的必要,等他说完之后,我才有神色平淡的说,“不管是谁,总之那天的事过去之后,我的一件罗盘法器应该是留在你的办公室里了,徐会长若是事后见到的话,烦请还给我。”

  “罗盘法器?”

  徐会长的面色一变,沉默许久之后,才有些支吾的说,“不瞒你说。当日我的确见到了那件罗盘法器,不过我见到之时,那件法器已经被摔碎了,根本无法再用……事后我拿着研究了许久,试图想复原一下,最后也没成功,只好将其丢弃了……”

  丢了?

  我心里顿时一片恼怒,那罗盘不说材质顶尖,光是里面的蛇灵,就足以让任何玄学界人士视若珍宝,徐会长居然将它丢了?这怎么可能!

  我面色彻底阴沉起来,看着徐会长说道,“我那件罗盘里面有阴灵在,这一点徐会长应该不难看出来,现在推说丢弃,未免有些太过敷衍了吧?”

  虽说徐会长是识曜境界,但我早问过张文非了,徐会长当年不过是半脉晋升的识曜境界而已,实力只能算是一般,跟我的绝顶四脉根本毫无可比性。虽说现在我还不是他的对手,但只要他稍有几分理智在,就应该考虑一下将来。

  结果他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哭丧着脸,信誓旦旦的对我说,“我真不知道里面有阴灵啊,我捡到那罗盘的时候,已经碎裂成几瓣,根本没有什么阴灵存在,我当时试图复原,也只是因为罗盘的材质和原本的做工不错而已……”

  说完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又急匆匆的说,“当时这个罗盘那老蛊婆应该见到了吧?苗疆之人虽然擅长养蛊,但有些特殊的蛊虫也跟阴灵有关,那罗盘中的阴灵定是老蛊婆取走了。”

  他说完我也皱眉思索起来。不是我没想过这个可能,只是当时我昏迷之前,听那老蛊婆说过一句话,她说这罗盘法器虽然精妙,但却只能供中原道门使用,他们苗疆之人根本没法用。

  当时老蛊婆声音里面满是遗憾,肯定不是乱说的。所以我才具体推断,罗盘多半是被徐会长拿到了。

  但此时徐会长又说罗盘已经碎裂,里面蛇灵不知踪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蛊婆当时提过一句“龙蛊”,把里面的蛇灵取走也不是没有可能。

  思索一番,我又问徐会长那个罗盘的踪迹,他嘴巴动了一下。却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低头在随身携带的包里摸索一番,找出来个小布包,递给了我。

  我一愣,下意识的反问,“你不是说将它丢弃了吗?”

  徐会长尴尬的笑笑。“当时随手放进包里了,准备回头扔掉,但这不忽然出发来了总部这边,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

  我懒得分辨他话里的真假,赶紧接过布包,匆忙打开一看。果然是我的法器罗盘!

  只是此时罗盘就像徐会长说的那样,已经碎裂成了好几瓣,根本已经无法再使用了。这件罗盘可是用虎骨木制作的,硬度和韧性都是极强,更何况还经过风水师道炁多年温养,历经百年也丝毫没有破损,现在却成了这幅模样,当时那老蛊婆摔的那一下还真够狠。

  不过我想找寻的是蛇灵,罗盘成什么模样倒也顾不上了,急忙用道炁将罗盘碎片包裹起来,仔细搜寻上面的痕迹。

  很遗憾的是,徐会长这次真没骗我,上面蛇灵的气息一点都寻不到,只能感觉到一些轻微的阴气,还是当初蛇灵没有化去身上阴气时候残留的痕迹。

  检查过后,我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还特意将罗盘碎片放到玉环旁边,让瞳瞳也检查一遍。但很快,瞳瞳也给我了一个相同的答案。

  无奈之下,我也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沉默的思索着。

  杨仕龙那天跟我说过。龙蛊是跟麒麟蛊并称为两大祖蛊的东西,虽说老蛊婆说过罗盘苗疆人用不了,但并没有说无法将蛇灵从罗盘中取出来,这么看来,徐会长说的多半没错,蛇灵应该是被老蛊婆取走了。

  从得到罗盘到现在,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那条蛇灵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相处久了难免会有几分感情。而且瞳瞳也把蛇灵当成了好朋友,说不定将来我还得去苗疆那边走一圈,把蛇灵给找回来。

  此时让我更郁闷的是另一个问题,红影子那首诗里第一句是“墨龙麒麟结”,麒麟据我推测是麒麟蛊,而“墨龙”我猜的就是蛇灵,他本身身体就是一团墨色,而老蛊婆又将其称为“龙蛊”,很符合这两个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蛇灵被老蛊婆带回了苗疆,而且老蛊婆本身实力非常恐怖,至少也是识曜修为,我何年何月才能把蛇灵再找回来?

  心里叹了口气。现在我能做的,也只是尽快提高修为了,能不能找回蛇灵,还得看我自己的实力。

  接下来的一路上,我都在默默的稳定自己点穴境界的修为。

  体内的道炁已经变成了一道水流,缓缓的在经脉之中不断流淌,每过一个周天便能提升几分。另外一遍的墨绿能量也是如此。虽然数量远比道炁少,但也在经脉中不断的经过周天循环。

  而之前我也尝试过了,到了这个境界之后,那墨绿色珠子里面的能量我已经无法再吸收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跟我用上面的能量来封印玉环有关。

  玉环之中毕竟有一条完整的真龙脉,将其气息完全封印起来。需要大量的能量才能做到,估计是这部分能量将墨珠内的能量耗尽了。

  人体之中有一条正脉,名为“天脉”,大概位置就在先前寻龙境界之后,道炁光柱储存的位置。而到了点穴境界之后,道炁水流在开启的奇经八脉之中流转,最终还是好回归到正脉之中。

  而这正脉之中也有十个穴窍。随着道炁的不断增长,每当有一个穴窍被蓄满之后,风水师的能力就会得到一次显著的提高,而十个穴窍全部蓄满之后,就可以冲击识曜境界了。

  所以点穴境界的风水师也被分为一窍到十窍圆满这十个不同境界。

  刚到达点穴境界的风水师,寻龙时的道炁光柱,经过奇经八脉的压榨,此时的道炁只能将不到五分之一的穴窍填满,所以还算不得一窍修为,只能算是半窍不通的伪点穴境界。

  只有蓄满一个穴窍的道炁,才能正式成为点穴境界的地师,可以修习绝大多数的手印之法。而同样境界也可以修行的步罡之法,则是需要大量道炁支撑,至少要到五窍修为才能初步接触。

  当然,我与其他人不同,寻龙只是便有五条道炁光柱,此刻体内的道炁,已经极为接近一窍。

  更何况我道炁流转之时,途径体内三脉零五穴,一个周天道炁增长速度就是其他人的三倍左右,修行速度十分惊人。

  从京城回到深圳,大约需要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时间,而就在这一路上,我体内的道炁经过不断的流转,终于在接近深圳的时候,将天脉之中第一个穴窍蓄满了。

  也就是说,我已经达到了一窍的修为。

  只是我还来不及高兴,胸口处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烧感,猛地一下,让我几乎叫喊出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忍住没有叫出来,正准备低头查看的时候,那灼热感就蔓延开来,整个胸膛加上肚子上,好像被人泼上了一瓶浓硫酸。痛的我瞬间涌出一身汗珠,坐在那里,居然连动都无法动弹。

  刚才我还刻意想要压制自己的呼喊,可现在我连张嘴都张不开,更别说发出叫喊了。甚至我体内的道炁都突兀的停止了流动,聚集在我胸口处,无比的狂暴混乱。

  这股剧烈的疼痛一直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才逐渐的消散下来。

  一直到此时我的身体才终于可以动弹,但我却依然安静的坐在那里。不是我不想动,而是刚才那剧烈的疼痛,让我的身体完全虚脱了,一丝气力都没有。

  庆幸的是,道炁的混乱此时终于平静了下来,慢慢的又开始在经脉之中缓缓的流淌起来。

  随着道炁的流转滋补,身上那种虚脱感逐渐的消失了,慢慢的又有气力从四肢百骸之中渐生出来。

  我强忍着残留的疼痛,伸手把胸口的一副扒开低头一看。

  原本只有一个独角麒麟首的纹身上,突兀又延伸下去一大片,从脖颈到胸腹,整个麒麟的身子似乎都生了出来,从胸口下方一直绕过右侧肋部。绵延到腹背上。

  跟头部末梢覆盖的皮毛一样,整个麒麟身子上,都覆盖着一层银灰色的毛发,看起来无比的神骏。唯一的缺憾是,麒麟身子的下方却光秃秃的一片,根本没有四肢。

  我想起前几天杨仕龙跟我说过,种了麒麟蛊之后。寻龙境时,麒麟蛊头上生角;点穴境时,麒麟蛊身上生鳞;等识曜境时,麒麟蛊脚下生出祥云。

  此时我身上的情况跟他说的差不多,一窍之后,我算是正式进入了点穴境。而“鳞”在古语之中,就是指身上的皮毛,所谓的“身上生鳞”,大概就是说整个麒麟身体以及毛发的出现吧。

  看着此时变得硕大恐怖的纹身,我刚刚才提升到一窍修为的喜悦转瞬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