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恐怖光茧

第一百五十三章 恐怖光茧

  突兀出现的变故,让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我和陆承平谁都不敢轻举妄动,静静等待着那人的到来。

  这也让我缓了一口气,此时我本就处于绝对的下风,不管来的是谁,只要不是陆承平的人,就对我有百利而无一害。

  利用这个间隙,我也加快体内道炁的流转,平复着自己的伤势。

  半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很快那人已经到了院子之内,停住了脚步,那澎湃的道炁毫无收敛,显得愈发清晰。

  张秉承的修为虽高,但道炁感应却远逊于我和陆承平,这时候才终于察觉到这个情况,面色一变,急促跑到窗外,探头往外面看过去,然后他身子僵住,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原本停在院子里的那人似是看到了张秉承,口中一声冷哼,一跃跳到二楼,跟我早先一样,直接从破碎的窗子钻了进来。

  等他进来之后,不管是陆承平还是我,全都呆住了。

  来的人,赫然是张坎文!

  谁也没想到,重伤逃走、被我们两拨人苦苦寻觅半月之久的张坎文,居然毫发无损的出现在了这里,而且瞧他的模样,道炁比往日更盛,非但没有伤势,似乎境界还有所提高。

  这时候,张秉承才终于从震惊的状态恢复过来,伸手指着张坎文,脸上露出怪异笑容,开口道,“本以为今夜撒网只能网到一条鱼,没想到还顺便搂了一只兔子,小畜生,找你那么久都没找到,没想到你自己反倒是送上门了。”

  他声音里面满是激动,但张坎文压根儿就没打理他,而是抬头看着我,满脸也都是不可思议,冲我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说来话长……”我苦笑一声,没提这件事,匆忙又问他道,“你伤势如何,是否都恢复了?”

  这才是我此刻最担心的问题,张坎文怎么说也是识曜中期,就算敌不过陆承平,但至少也有一战之力,在机上方才陆承平已经被我消耗了许多,接下来,我俩联手,或许能战胜陆承平也不一定。

  张坎文满脸的胡须不知何时全都剃光了,光洁的方下巴显得面色十分坚毅,他显然也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瞥了一眼陆承平,这才回答道,“伤势俱都恢复了,这厮虽然也是识曜中期,但本事了得,比我更强,周易,具体内情以后我再跟你说,现在我俩联手杀了这厮,日后必有重谢!”

  他大概还不知道这些天发生了什么,我按着地面站了起来,点头说道,“前些天我抢回了阴阳阎罗笔,救出了赵老爷子的魂魄,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已经知晓,今天来此,本来就跟你的目的一样,张大哥何必言谢。一起动手吧。”

  听到我说赵老爷子的魂魄,张坎文眼睛里面明显一亮,不过此时却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他压住问询的欲望,沉闷的点点头,手中拿出一张发黄的纸张模样的东西,开口说,“我们一起动手!”

  话音一落,他抬脚猛地一下往前踏出去,与此同时,一股豪迈慷慨的声音从他口中蓦然响起。

  “天地有正气!”

  这是《正气歌》里的开篇第一句,我不知道张坎文为什么会忽然吟诵这句诗,但他这一步踏下之后,周身突兀冒起一股浓烈的白烟,这股烟尘自他身上而起,转瞬之间便澎湃席卷整个屋子,形成一道狂风,朝着陆承平狂涌而去。

  如此浩大的声势,让我一下就辨认出来,张坎文这同样是步罡之法,而且瞧这模样,似是比早先陆承平那什么“纲禹七步”更加雄浑凶猛。

  趁着如此良机,我招呼一声瞳瞳,然后飞快在指尖凝聚出纯阳业火,朝他丢过去。与此同时,瞳瞳再度在双手中凝聚出一张幽黑色的符箓,伸手一甩,黑色符箓瞬间便临近陆承平的身体,而在黑色符箓之后,瞳瞳手里的两根黑色丝线也跟了过去,一边盘旋着,一边形成一道黑色的锋刃,紧跟在黑色符箓后面,朝着陆承平的脖颈处横切下去。

  瞬间数道术法同时攻了过去,陆承平也被逼了个手忙脚乱,匆匆踏出步罡,在面前形成一道土黄色的光幕,勉强挡住了张坎文那一道浓烈烟尘,但这之后,他的步罡光幕也“喀嚓”一声,直接碎裂开了,与此同时,我的纯阳业火和瞳瞳的黑色符箓同时跟了过去,陆承平匆忙之间反应不及,身上嘭的一声响,然后半边燃起火焰,半边透出幽黑冰寒,浑然跟当初的陆子峰一样。

  不过陆承平毕竟不是陆子峰,那火焰和黑色冰霜只是浮现了一瞬间,他身上就涌生出一股浓烈道炁,自内而外猛地爆裂开来,直接把纯阳业火和黑色冰霜生生从身上炸开,不过炸开的同时,他自己似乎也受重创,无数血迹从此时已经碎裂的衣服里渗透出来。

  我面对陆承平本无一丝机会,这一番攻势之所以能伤到他,更多原因还是张坎文的步罡吸引了他所有注意力,逼迫他不得不全力对付,我这才找到了机会,重伤于他。

  不过这还不算完,瞳瞳那两条黑色丝线形成的锋刃还跟在后面,隐在夜色中,直接朝他脖颈上面划了下去。

  陆承平此时近乎油枯灯尽,勉强伸手挡了一下,结果那锋刃直接削掉了他几根手指,继续朝他脖颈上削了下去。

  眼看锋刃及颈,就在此时,陆承平胸口忽然升腾起一道极为明亮的光线。

  此时正值深夜,从我早先潜进来之时,接下来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片黑暗里,一直到此时,这璀璨无比的光线陡然闪出,瞬间让所有人眼睛都眯了起来。

  等适应了这光线之后,我抬头一看,瞳瞳那两道幽黑锋刃已经消失不见了,而陆承平身体四周被一个类似于巨大光茧的东西包裹起来,站在那里,正目光阴沉的盯着我和张坎文。

  此时我已将道炁连同体内所有的墨绿能量全部接引入阴阳阎罗笔中,巨大的黑白绿三色阴阳鱼升腾起来,盘旋着接近了陆承平。

  奇怪的是,陆承平眼看着阴阳鱼,站在那里根本没有任何举动,任由阴阳鱼将他包裹进去。

  虽然我只是点穴九窍境界,但加入了墨绿能量之后,阴阳鱼的威力更胜往昔,虽说不及陆承平和张坎文的步罡之术,但对识曜境界绝对有威胁。

  本以为盘旋的阴阳鱼将会重创于他,但谁知被阴阳鱼包裹之后,他周身的光茧却坚硬异常,任凭阴阳鱼如何撕绞,陆承平站在那里,身上甚至都纹丝未动。

  我大吃一惊,他这光茧究竟是何法器,竟有如此恐怖的防护之力?

  就在此时,张坎文也终于再次动手了,他又往前踏出一步,口中慷慨豪迈的声音再度响起。

  “杂然赋流形!”

  随着这声音,空气中突兀又出现许多黑色类似芝麻一般细小的颗粒,从四周猛地飞起,疾速冲陆承平过去,划破空气,发出无数尖啸声,直接砸到了陆承平周身的光茧上。

  这一次,他那光茧终于有了变化,上面密密麻麻被砸出无数小坑,但站在里面的陆承平,依然没有受到任何创伤,看着我们,嘴角甚至还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张坎文终于也停住了手,回头跟我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陆承平毕竟是陆家之人,身上必然有些不寻常的法器之物,看起来这光茧就是他的保命神通了。

  尽管我和张坎文联手之下,占据了绝对优势,但从目前的情况下看,我们并无打破这光茧的能力。

  见我们停手之后,陆承平长了张嘴,似乎要说话,但就在此时,一直站在我们身旁的张秉承却是身子一闪,突兀从窗口直接跳了出去,意欲逃跑。

  这人倒是选了个好时机,我和张坎文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陆承平身上根本没有注意他,但可惜的是,瞳瞳还一直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他跳窗之后,不等我吩咐,瞳瞳身影一闪,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闪到窗口出,双手朝着外面一挥,甚至没有跟到窗户外面,手里的黑色丝线,直接就将张秉承擒了回来。

  等他回来之后,脸上再无之前那嚣张怨毒的模样,反而带上哀求可怜的表情,意欲对张坎文求情。

  不等他开口,张坎文一脸嫌恶,伸手随意一挥,道炁直接封住了他的口鼻,让他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

  这时候那陆承平才终于开口了,他浑然没有一丝惧怕,盯着张坎文开口道,“半月前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此时你的实力却已经超过了我……怪不得大伯要派我来梅州夺你们文山一脉的传承,看来你们文山一脉果然有不俗之处!”

  说完这句话后,他才转头又看了看我,口中冷哼一声,又道,“今日是我失算,但得罪了陆家,咱们终有再见之日,到时再会!”

  言毕,他施施然的抬脚起身,跟刚才的张秉承一样,走到窗口处,直接跳了出去。

  这一次我和张坎文都站在那里,谁也没有动手,只是眼睁睁的看他逃离。

  不是我们不想留下他,只是面对那防御力恐怖的光茧,我俩都没有任何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