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四十四章 相柳

第四十四章 相柳

  中间部分凹陷下去之后,巫炁源石的分裂正式开始,身体四周的巫炁就像我上次进阶之时一样,再次狂暴起来,化作一阵飓风,疯狂的朝我体内涌进。

  我也顾不上这些,将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到了那巫炁源石上,用体内所有的巫炁,拼命的拉扯巫炁源石,但这一次,巫炁源石的分裂却好似遭遇了困境,远没有上一次顺利。

  上次分裂之时,甚至不需要我出力,四周涌进来的巫炁,便足以支撑,分裂的速度也是极快,没多久便成功了。但这一次,四周涌进来的巫炁甚至比上次更多,但巫炁源石的分裂速度却连上次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源石中间部位的凹陷进展极慢,许久之后,还只是两个小小的凹点而已。

  我心里明白,这多半是因为我短时间内连续两次突破境界,引发的障碍。万物皆有定理,修炼也要循序渐进,短时间内连续提升境界固然是所有人梦寐以求,但因之带来的风险,却也不可避免。更何况,识曜一星到二星只是小境界的提升,二星到三星可是大境界,其中的困难也不可同日而语。

  我没有着急,一边用最极限的速度吸收巫炁,另一方面,我控制着旁边另一颗巫炁星辰缓缓靠近本源星辰。

  这颗巫炁星辰便是进阶识曜二星之时分裂出来的那颗,当时只有拇指大小,但现在,吸收了充足的巫炁之后,已比核桃还要大一些,控制着它接触到本源星辰之后,里面储存的澎湃巫炁,一股脑儿的注入到本源星辰之内。

  有了这部分巫炁的加入,本源星辰的力量顿时提升了许多,逐渐的,那凹陷越来越深,巫炁源石缓缓变成了葫芦形状。

  而此时,另一个巫炁星辰重新恢复了拇指大小,里面的巫炁几乎挥霍一空,退到了一旁,不过我身体四周的巫炁还很浓郁,飞快的将其补充完毕,然后再次将巫炁注入本源星辰。

  这一次,本源星辰需求的巫炁终于得到了满足,葫芦状的凹陷越来越深,进而猛地一下挣脱而出,正式分成了两块!

  加上早先分裂出来的那颗小球,此时我体内足有三颗巫炁星辰,识曜三星境界,正式到达!

  境界提升之后,我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分裂成三块的巫炁星辰此时都很虚弱,需要大量的巫炁补充,我缓缓减慢了吸收巫炁的速度,但并没有停下,稳妥的将三颗星辰需求的巫炁慢慢补足。

  这三颗星辰持续的吸收巫炁,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全都增加到了核桃大小。

  根据之前的经验来看,核桃大小,已经是巫炁星辰的极限,接下来就是本源星辰继续分裂提高境界之时了,事实上也是这样,三颗巫炁源石的提及不再增大,吸收进体内的巫炁也无法在其内驻留,但这一次,任凭我如何用吸收的巫炁来刺激,本源星辰却都没有动静。

  尝试了许多次之后,依然没有成功,我只好就此作罢,心里明白,这次吸收巫炁已经到了极限,短时间内无法再次提升境界了,只能先消化了这次提升的境界,才能得到下一次提升。

  修炼境界永远与心境有关,心境达不到,境界便无法提升。尽管迄今为止,我还没受到这方面的困扰,但道理我却是明白的。于是,我没再勉强,停下吸收巫炁的动作,缓缓的睁开眼来。

  睁眼之后,眼前并没有看到人,燕南天和陈扬庭显然已经走远了,不过我倒没生出燕南天放下我独自离去的奢念,他刚才说了还有别的事,此时肯定在洞里的其他地方,正在做着什么。山洞内并无其他出口,我想逃走根本没可能。

  我心里也不甚在意,站起身来,抬头看了看身旁的太岁尸身。刚才我吸收了那么多巫炁,境界也提升了一层,但太岁尸身上散发的巫炁,半点都没有减少,由此可见,太岁的力量有多么强横,恐怕是我此时体内巫炁的千万倍都不止。

  而小金化形之时,身上的巫炁波动,比眼前这个太岁尸身也不遑多让,拍散燕南天的阳神,估计根本费不了多大劲吧?

  我嘿嘿一笑,心情颇为畅快,抬脚走向洞口,寻燕南天去了。

  一直走了七八分钟,我才终于听到前面有声音传过来,复行数步,往前一看,正是燕南天和陈扬庭两人。他俩一只手拿着探照灯照明,另一只手拿着一捆金色绳子,一步一停,抽出一根金色绳子,系到山壁上的每一个陶俑的脖子上。

  我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抬脚走上前去,燕南天听到我的动静,举头一看,笑道,“修炼到了极限么?”

  我摆出一副认命的姿态,黑着脸,没好气的说,“到了识曜三星,再吸收不进巫炁了。”

  听到这话,一旁的陈扬庭顿时抬头朝我看来,脸上有些惊骇,又有些艳羡。什么事情都是经历过才知道其中的艰险与不易,陈扬庭是识曜后期,对识曜境界的提升自然有深刻的认识,所以他才会对我短短这么点时间,境界一升再升赶到惊骇。

  燕南天笑着点点头,分出自己手里的一半金色绳子,抬手朝我丢了过来,开口道,“不错,既然暂时吸收不了巫炁,就帮忙系绳子吧,方法很简单,把绳子绑在这些陶俑的身上即可。”

  我伸手接住了绳子,学着他们的动作,系了几根之后,有些不明白的对燕南天问道,“系这些绳子做什么?后面那么多陶俑,你们全部都系上了?”

  燕南天走在我身前,头也不回的答道,“自然有用,时间紧迫,韩家天师伤退,我又用天师教的名头镇住了他,但难保他不会将这件事上报玄学会,再由玄学会去跟天师教争论,天师教若是得到消息之后必会赶过来,到时候,咱们可都性命难保,抓紧时间系好绳子,咱们办完这件事就离开。”

  一边说着,他手上不停,飞快的继续系绳子,因为速度太快,有些绳子只是在陶俑上胡乱的缠了一圈而已,根本没系上,燕南天也不在意,估计这样也有效。

  换做刚才没想到应对之法的时候,说不定我会故意拖延时间,把玄学会和天师教的人盼来,到时候鸡飞蛋打,我活不成也不让他好过,但这时候我当然不会有这想法,闻言只是笑笑,便学着他的样子,飞快的将绳子胡乱缠上去。

  有了我的加入,做事效率显然提升了许多,只用了不到十分钟,我们便将所有的陶俑都系好绳子,重新回到了洞穴内。

  燕南天心情很是畅快,哈哈一笑,将剩余的绳子随手丢到了一边,走到梁教授的尸身旁,俯身从他怀里掏出来一个布包,然后带着我们,抬脚往太岁的尸身走去。

  我不明所以,也没有问,和陈扬庭一道,跟在他身后,一起走了过去。

  燕南天到了太岁尸身旁,并未停下脚步,而是转身走到一旁的山壁旁,脚尖在地上用力一踩,整个人便腾空而起,直直跃上了三十多米的高度,落在那一大团真龙涎旁边的山壁上。

  那里恰有一个平台,站在下面看没多大,但燕南天跃上去之后,从比例来看,这个平台不小,估计站十来个人都不是问题。

  他莫非是要取真龙涎?我来不及细想,燕南天便抬手招呼我和陈扬庭都上去。

  我们可没他那本事,不能直接抬脚跃上去,只能双手攀附岩壁,一点一点爬上去,不过我俩毕竟也有识曜境界修为,光身体素质都非常人可比,也没费什么功夫,很快就爬了上去。

  到了那平台上站定之后,我才发现,燕南天的目的并非是真龙涎,而是真龙涎旁,从山壁上露出一截的那个软管子。

  他目露贪婪的看着那软管,打开手里的布包,将里面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掏出来,摆在粗大的软管旁。

  我看了一下,他掏出来的东西,有一些不知名的菌类,还有几块硕大的曜石,颜色不同,五行占全,最后还有几个活的老鼠幼崽,红彤彤的皮肤,眼睛还没睁开,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才让这几个老鼠幼崽活到现在。

  这时候,一旁的陈扬庭忍不住心里的疑惑,开口对燕南天问道,“师父,这软管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家伙还真够不要脸的,师父都叫上了。

  燕南天重新站直了身体,捋须而笑,开口答道,“这可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种上古异兽。”

  异兽?这东西莫非还真是一个活物?我顿时也来了兴趣,抬眼灼灼的看着那软管。

  燕南天又是一笑,继续说道,“《山海经》的大荒北经有记载,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歍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禹湮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为池,群帝因是以为台,在昆仑之北。你说的这软管子,便是上古异兽相繇,又叫相柳,这玩意儿可是个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