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五十七章 祖地

第五十七章 祖地

  我满脸惊奇的看着张坎文,他却没注意我,只把目光放到了韩稳男身上,手里的长剑并未放下,嘴角露着冷笑,张口道,“我道是谁在捣乱,原来是秦岭韩家的人。”

  张坎文在玄学会内的知名度不低,韩稳男也认识他,所以此刻他的表情跟我差不多,同样的惊奇表情,愣了半天。才拱拱手道,“张理事,应该是总会派你来的吧?你实在误会了,这个地方是我数日之前发现,汇报给总会的。总部没有告诉你这些吗?”

  “你发现的?”张坎文眉头微微抬了一下,嘴角的笑容变的有些玩味起来,沉默了一下,又问道,“那你说说这里的情况。”

  韩稳男这才松了口气,戒备之色略微放缓,开口把前几日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最后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我四叔受伤已经离开了这里,不过总部那边,已经同意由我们韩家暂时接收这一处真龙脉,韩家也会重新派出一队人,大概在今天晚些时候过来。”

  听完他的讲述,张坎文面色瞬间阴沉下来,盯着韩稳男,冷冷又道,“同意由你们韩家接收?玄学会倒是大方,可你们韩家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韩稳男一愣,刚刚才放轻松的表情,瞬间又紧张起来,不过他还是尽力控制住了情绪,只是不解问道,“张理事此言何意?总部的决议为什么要问你的意见?”

  “哈哈……”张坎文却是低声笑了起来,半晌之后,才止住笑容。“为什么?因为这里是我们文山一脉的祖地!你们韩家说接收便接收?把我们文山一脉置于何地?”

  “什么?”

  这下不光韩稳男吃惊,连我也吓了一跳,这个古老诡奇的洞穴,竟是文山一脉的祖地?

  我瞬间想起了当日燕南天的话,他说这里是文天祥主持修建,意在争夺国运。当时我心里就想过,这里会不会跟文山一脉有关系,没想到还真被我猜中了。

  我心里立刻焦急起来,这里既是文山一脉祖地,以张坎文对师门传承的重视,多半不会愿意轻易舍弃此地,而韩稳男也不是善茬,为了夺取真龙脉,绝对不会手软,这可怎么办。

  还不等我想明白,韩稳男那边便做出了反击,他抬眼看着张坎文,早先的客套瞬间消失不见,嘴角同样露出冷笑,张口问道,“张理事说的轻巧,之前我便里里外外的看过这条真龙脉,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宗派传承的痕迹,甚至连进来的地洞。都是我们无意中发现的。张理事若是想在真龙脉这件事上分一杯羹,这个理由可有些牵强。”

  张坎文也同样没有半点想让,闻言立刻便反击道,“幼稚!我可没见你们发现的什么地洞,那你告诉我,我是怎么进来的?如果你真里里外外查看过的话,那你就会发现,真龙脉龙头反方向的山壁上,有一条可供人进出的夹缝!”

  韩稳男神色顿时一滞,不过很快便调整过来,似是不愿再跟张坎文争执,语调愈发强硬起来。

  “就算你发现有另外的通道又怎样?这里一无你们文山一脉之人驻守。二无师门建筑,算得了什么祖庭?张理事,我劝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下午我们韩家的大批人马就要过来接收这里,我父亲也会亲自过来,你若继续胡搅蛮缠。到时面上可就不好看了。”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强调韩家人很快就要过来,显然是要让张坎文知难而退。

  但可惜的是,张坎文根本没打算从善如流,反倒是握紧了手里的长剑,冷冷说道,“韩家人想要,那得先问问我手里的剑!”

  眼见他俩话不投机,一副马上又要动手的模样,我赶紧站出来,先叫住了韩稳男,然后又走到张坎文身旁,压低了声音对他道,“张大哥,我是周易,你随我过来。”

  说完,我抬脚走到距离韩稳男远远的一处陶俑旁。

  张坎文还呆在原地,只是脸上神色仿佛见了鬼一样,直盯盯的看了我一会儿。又转头看了看韩稳男,这才略有些犹豫的走了过来。

  等他过来之后,我断开墨易珠上的道炁传输,很快容貌便发生变化,恢复了先前模样。张坎文眼睛霎时瞪大,等我拿出墨易珠。简单跟他说了情况之后,他面色这才和缓下来,看了看远处的韩稳男,低声对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跟他混到了一起?他没察觉到你的真实身份吧?”

  尽管我早就知道张坎文并未因为我的巫族身份而嫌恶我,但听到他关切的话语,忍不住心里还是一暖。

  我咧嘴笑了下,“没事,他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但并不想对付我。他刚才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前前后后我一直化名在里面参与,我的目的跟他们不一样,这个说起来有些话长,暂时不提。倒是张大哥你怎么出现在了这里?这里真是你们文山一脉的祖地?”

  张坎文点点头,“这里不光是我们师门祖地,而且还是我们师门历代先祖埋骨之所,这回我过来,便是带着我师父的骨灰来的,顺道要把《正气歌》的古本从这里全部带走,没想到刚一进来,就发现有些不对劲,然后就听到上方传来一阵爆炸声,这才埋伏到了这里。”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妙。这里如果只是祖地的话,劝解张坎文几句,说不定他还会同意放弃,可这里还是文山一脉历代埋骨之地,张坎文怎会舍弃先祖尸骨,任由韩家接管此处?

  可他再不愿意又如何?形势比人强,他是文山一脉的独苗,我是人人喊打的巫族余孽,我俩谁也没有实力对抗韩家这座大山。

  犹豫了半天,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劝道,“张大哥,我知道这里对你很重要,但真龙脉太过珍贵,韩家绝对不会放弃,玄学总会也不会放弃,你若是强行要守护此地,怕是……”

  出乎我预料的是。还未等我说完,张坎文便幽幽叹了口气,打断了我的话,“这些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我只是想先赶走韩稳男,将我师父和先祖的骨灰收敛带走,至于其他的,我也没奢望太多。”

  我闻言顿时大喜,连忙告诉他说,“不用这么麻烦,我去跟韩稳男商量一下,只要不涉及到真龙脉的归属,别的事他绝对不会拒绝。”

  张坎文叹了一口气,没在说话,只是沉默着点点头。

  跟我预想的一样,韩稳男得知张坎文的想法之后,也长吐了一口气,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张坎文回到真龙脉和太岁所在的那个巨大洞穴内,将他今天刚带过来的赵老爷子的骨灰重新收敛起来,然后又抬脚沿着山洞走去,说是要去前面那个祭坛处,收敛其他先祖的尸骨。

  听他这一说,我和韩稳男脸色同时一变,赶紧拉住了他,不让他往祭坛那边去,把井鬼的事简单跟他说了一下。

  听到这消息,张坎文的变色也是大变,失声反问道,“那东西。真的出来了?”

  那东西?我一愣,还未来得及问,张坎文便匆匆解释道,“我师门那代代流传着这个说法,说是那圆井里囚禁着一个上古阴魂,将来有一天会破开禁制出来,我一直以为只是个传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我略微一想,便明白了,燕南天那天推测过,那井鬼是文天祥当年用这古祭礼之法时,特意从幽府之中传唤上来的。然后又囚禁在那井内,既然如此,文山一脉流传记载这件事倒也合理。

  我刚要硬着头皮再劝张坎文暂时不要过去,等以后解决掉那井鬼,再收敛先祖骨灰也不迟,谁知还不等我开口,张坎文便面色凝重的先说道,“如果那上古阴魂真出来了,我更得过去祭坛一趟!”

  我顿时急了起来,以为他不知道那井鬼的恐怖之处,正要再跟他说明利害,张坎文却又一摆手道。“你不用担心。小时候我师父就告诉我说,那上古阴魂极为恐怖,一旦从祭井里脱身,必将为祸人间,不过我师祖早已准备了对付那阴魂的方法,那时候师父就让我背了下来,然后交代我说,有朝一日,那阴魂真出来的话,无论如何,我也得把它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