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六十七章 抽丝剥茧

第六十七章 抽丝剥茧

  这种不安的感觉很强烈,但我看了半天,从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也无法判断这个黑斑凹坑意味着什么,更无法辨别这些阴煞之气从何而来。

  从玄学角度来看,一个活人身上有这么浓重的阴煞之气,大约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沾惹了脏东西,被附身了;第二种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第三种则是常年与阴魂之物打交道,比如民间的过阴人之类。身上也会沾染浓重阴气。

  我就是从这三方面考虑的,但王坤儿子才不足一个月大,断然不可能修炼什么阴属性功法。而且这么小的小孩,也不大可能跟阴魂之物产生接触,就算真不小心接触到了阴魂,以他身上这阴煞之气的浓度来看,至少也得有个十几二十年积累,才有可能形成。

  排除了这两种可能,我把主要目标放到了被附身这种可能性上。

  被精怪或者阴魂附身,算是一种很常见的情况,平素人们说的“中邪”、“撞鬼”、“发癔症”等行为,最初都是指这种情况。

  虽然这种情况很常见,但却不好对付,因为这并非是一种病症,轻重程度完全取决于附身之物的修为。若是被一个最普通的孤魂野鬼附身,周围人的一声大喊,就有可能将其吓走。而若是被一只修为强横的阴魂或者精怪附身,那就麻烦了,不找到修为超过附身之物的修行者来做法,几乎不可能将其送走。

  如果这孩子真是被附身了。从这阴煞之气的程度来看,附身之物绝不简单,我能不能对付都是两说。但现在也不着急驱逐,而是要先确定情况,这倒是难不倒我。

  因为被阴魂附身的常见性。玄学界早就总结出来了一套检测是否被阴物附身的方法,非常简单且行之有效。

  我转身询问王坤是否带着当初我送他的烈阳符,得到肯定答案之后,我让他把烈阳符拿了出来,攥在掌心中,鼓动道炁,将上面的朱砂符印一扫而去,只留下了一张带着微微道炁波动的黄纸。

  黄符纸本是长条形,我将其对折之后撕开,变成了两片正方形的纸片,然后我小心的把两片黄符纸放到了王坤儿子紧闭着的双眼眼皮上。

  人有三魂,分别为天、地、人。天魂乃是命魂,阴魂精怪之物,大多只有地、人二魂,而人魂因其特殊性,即便亡故也不会消散,故而人被阴魂精怪附身时,多是地魂被阴魂精怪的地魂覆盖。

  天地人三魂,分别对应人体眉心、眼睛、百会三个位置,一旦出问题。这三个位置最先显露表征,不过这种表征用肉眼很难看出来,所以需要用特殊的东西来检测。

  我用的这两片黄符纸,便是检测王坤儿子地魂是否安稳的工具,实际上。能用作检测的工具有很多,黄符纸只是其中一种,因其对气息的吸收性极好,检测效果也最准确。除此之外,还可以使用树叶,越偏向圆形的树叶效果越好,比如旱金莲的叶子等,效果甚至可以跟黄符纸媲美。

  若是真被银魂精怪附身,因为魂魄的特殊气息磁场,检测物会有异象发生。具体的异象可能会有不同,但最常见的一种情况就是检测物会在眼皮上旋转。

  将黄符纸放好后,我眼睛一眨不眨的认真盯着。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时间飞快流逝,但那两张黄符纸依旧安静的呆在王坤儿子的眼皮上,根本没有任何一丝动静。

  我的眉头越皱越紧,地魂被覆盖,引发的气息磁场极强,一般情况下,三分钟之内必有异象发生,现在过了十分钟还没有任何动静,只能证明这种情况不成立,王坤儿子身上的阴煞,并非是被阴魂精怪附身而产生的。

  可若不是附身,三种情况便都不成立,这阴煞之气,还有那胸口的黑斑凹坑又是从何而来?

  沉默片刻之后,我伸手取回了两张黄符纸,向王坤要了这孩子的生辰八字。既然身体上查不出端倪,那就只能看命理了。

  命理学上,我只能算是入门级,但小孩子命理通透,测算起来并不算难,大约几分钟之后,我便算出了他的命格。

  跟我原本推测的情况并不相同,王坤儿子的命格极为贵重,根本没有任何早夭的征兆。相反,他的命宫在丑未二宫,坐命文昌、文曲二星,隐有文星拱命之相,会照也恰逢日月双宫,显贵至极。

  身上看不出问题,命格又如此显贵,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我眉头越皱越紧,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就在这时候,张坎文忽然从身后走了上来。跟我并排站在病床旁,双眼看着王坤儿子,小声对我问道,“你看出来没?到底什么情况?”

  我摇摇头,“看了地魂。看了命格,没有丝毫端倪。”

  说完,我转身看着他,忽然想到,他是文山一脉的传承人,不管功法修为,都有独特的地方,说不定他能看出些什么,于是连忙开口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张坎文却并未直接回答我。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道,“现在还不好说……等下你帮我找只阴魂过来,最普通的那种就行。”

  阴魂?我有些不解,正待开口询问。不过马上想起来自己身上便携带有李英的阴魂,玉环之中,更是存留了一大部分阴魂,现在瞳瞳已经醒了过来,随时便能取用。

  于是我也没问。直接暗中沟通了瞳瞳,让她将玉环内的阴魂送出来一只。

  随着一道细微的阴风吹过,一个朦胧的灰色影子便出现在了病房内,因为此刻正是白天,这阴魂的修为不足,刚出来之后,身体便不断颤抖,几近消散,我连忙一挥手,发出一道巫炁。将其全身笼罩起来,阴魂的身体这才稳定下来,站在我身边不动了。

  我这才转头对张坎文问道,“不用去找,我真好现成带着一只……你要这种普通阴魂做什么?”

  张坎文也不回答我,只是交代我让阴魂留在病床边,然后转身交代其他人暂时先从病房里出去,连他自己和我,也一道走到了外面。

  到外面站定之后,张坎文站在门口。屈指一弹,一道微弱的道炁直冲病床上的王坤儿子,将其从睡梦中唤醒过来。

  醒来之后,王坤儿子跟每个小孩子一样,立刻张嘴哭了起来,不过哭声十分微弱,让人听起来心疼不已,站在一旁的王坤和王永军,脸上的焦虑神色愈发浓郁,不过处于对我的尊重,他俩并未开口说话,只是不断的来回踱步。

  好半天之后,王坤儿子的哭声才终于有所缓解,小小的两只眼睛也睁开了。

  甫一睁眼,他的眼睛便往旁边一偏。直直盯住了床边的那个灰色暗影,也就是那只阴魂。

  我还没来及反应过来,一直死死盯着那边的张坎文,猛地一下推开了病房的房门,沉沉的开口道。“果然如此!”

  什么意思?

  我一头雾水的转头看着张坎文,他走进病房内,又盯着王坤儿子看了半天之后,才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我,脸上紧绷的神情并未消失,一脸凝重的对我说道,“他能看到阴魂!”

  他这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刚才王坤儿子一睁眼,直接转头看着那阴魂,显然是能看到。

  这不应该啊,阴魂这东西,的确是有真实形体的,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的。就比如现在,整个病房内这么多人,也只有我和张坎文修为到了一定程度,这才能看到,王坤和王永军等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见,刚才我将阴魂叫出来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王坤儿子为什么能看见?

  要知道,当初我刚开始修行时,也只能朦朦胧胧感觉到阴气而已,一直到了地师境界之后,这才第一次真切看清楚阴魂的形体。

  虽然民间有种说法,说小孩子能看见“脏东西”,但这种说法实际上是不成立的,小孩子的确对气息比大人更敏感一些,但最多也只是能感应到一丝模糊气息而已,绝不可能直接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