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八十九章 石门

第八十九章 石门

  这种感觉非常莫名其妙,我摇了摇脑袋,便将其置于一旁,不过眼睛也从那巨洞图案上离开,转头往前看过去,更前方已经没有了石块,自然也没了壁画,甚至已经没有了路,只有一片黑黝黝的石壁横亘在那里。

  此时张坎文和小僵尸都站在那石壁旁,似乎在研究着什么,我又扫了一眼面前的壁画,用手机连拍几下之后,抬脚准备往张坎文那里过去。

  但正要走时,我犹豫了一下,伸手在壁画中那年轻人的脸上抠了几下。那壁画历经数千年而不毁,证明材质绝非一般,不过在巫炁的作用下,我还是很轻松的抠出几个不起眼的小坑。有这几个小坑的掩饰。我再往那年轻人的脸上看过去时,已经没有了那种熟悉感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鬼使神差的做完之后,我身上陡然轻松了许多,吐了一口气,终于离开那副壁画,来到张坎文和小僵尸的身旁。

  走过去之后,我抬眼一看,这才发现,面前黑黝黝的石壁上,有一道微不可察的缝隙,从地面一直绵延到上方目光不能及之处。从这缝隙来看。眼前的石壁很有可能也是一道门。

  有过之前那道门的经历,我自然不会不自量力的插手,而是转头向张坎文询问该如何通过。

  张坎文此时双手正放在石壁上,似乎在尝试推门,听到我的话之后,他收手回来。摇摇头说,“我师门的记载中,并未提及此门……不过我刚才尝试了一下,以我的力量,根本无法将此门推开,怕是还得再用一页《正气歌》才行。”

  他的话里满是艰涩之意。心里估计也肉痛到了极点,《正气歌》古本总共就那么多张,用一页就少一页,光是两道门就用了两页,要是进去之后再遇到些突发情况,谁知道要浪费多少,别说张坎文了,换谁也得心疼半天。

  不过张坎文并未犹豫太久,很快目光就坚定下来,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从怀里又拿出一页《正气歌》,托在手心,口中默念几句之后,小心把书页放在自己胸口,几秒钟之后,一道金光闪过,张坎文再度进入天师境界。

  接下来,就跟进上一道门一样,张坎文伸出手来,一手拉住我,一手拉住小僵尸,双脚猛地一踩,直接带着我俩跃飞起来,往前面的山壁上直直的撞了过去。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倒没多少惊慌,只是凝神戒备着,毕竟道教和玄学会的人都走在我们前面,很有可能就在门后,万一我们进去直接撞上他们,必须第一时间逃跑才行。

  心里正思忖着这些问题。却不曾想,我们装上石壁之后,并未像上次那样直接撞进去,反而是发出一声闷响,然后三个人直接弹飞回来,跌落到地面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我和张坎文都傻眼了,忍着头上的眩晕感,抬头往面前的石壁上看过去,这石壁依旧黑黝黝的横亘在那里,我们这惨烈的一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来。

  莫非这里已经是路的尽头,根本就没有门?可不应该啊,我们刚才眼睁睁的看着道教和玄学会的人都从这条路走了进来,若没有门,他们去了哪里?更何况,这石壁上的缝隙非常清楚明显,除了隐藏着一道石门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解释。

  张坎文转过头来跟我对视了一眼,然后便挺身站了起来,没再尝试用刚才的方法,而是伸手按在石壁上,用力的往前推。

  我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既然这里没有上一道门的那种机关,那就很有可能是一道需要巨力才能推开的门,之前我们推不动,很有可能是修为不足,现在他有天师之力,尝试一下,或许也能推开。

  不过很快这种可能性也被排除了,张坎文用力推了几下,脸都憋红了,面前的巨大石门别说推开了,根本连一点要动的迹象也没有。

  这下我俩都有点绝望了,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张坎文终于放弃了。靠着石壁,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沮丧的抬头看着我问道,“你怎么看?”

  我思考了一下,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早知道咱们刚才就应该跟在道教或者玄学会的后面。好歹能看看他们用了什么方法开这道门。”

  听到我的话,张坎文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转头又看着眼前的石壁,恨恨的一拳砸到上面,嘴里嘀咕着说,“没道理啊,道教那几个七阶道士实力修为我不太清楚,可玄学会那几个天师,修为最高的谷会长和陆子阳,也不会比我此时的修为高出太多,他们既然能打开这道门,没道理我连让这石门动一下都做不到。肯定是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诀窍。”

  我点点头,正要开口说话,张坎文却忽然眼睛一凝,伸手在那石壁上又是一拍,提高声音道,“机关!肯定是这石壁上隐藏着什么开门的机关!”

  我眼睛瞬间也是一亮。是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天师之力推不动门,张坎文师门传下来的法子也没用,很有可能是有一道简单的机械机关!

  张坎文兴冲冲的站起来,一边在右边石门上搜寻。一边吩咐我道,“来,咱俩一块找,你找左边,我找右边!”

  我点点头,凑过去用手电筒照着。一点一点的在左边石门上搜寻,不过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可疑之处,我皱眉思索了一下,有些机关掩饰的好,光凭眼睛是看不出端倪的,还得用手细细摸索才行,于是,我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开始在门上摸索。

  谁知道我手刚刚碰到石门,就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是因为我运气好,一下子就发现了隐藏的机关,而是因为,我手刚放上去,就察觉到刚才张坎文折腾半天都纹丝未动的石门,好像动了一下……

  我有些不敢相信,尝试着轻轻在石门上按了一下,然后我就听到一声轻微的石头摩擦发出的声音,然后,我转头往我和张坎文身子中间部位看过去,刚才石壁上那一道浅浅的缝隙,现在已经裂开了足有一指宽的缝隙。

  我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

  张坎文此时也听到了动静,转头看见那缝隙,顿时兴奋起来,转头忙对我称赞道,“还是你厉害,这么快就找到机关了?”

  说完,他也不等我回答,忙伸手又去推门。结果跟刚才一样,任凭他如何用力,这石门依旧一动不动。

  他轻咦一声,转过头来,不解的看着我。

  我也是满脸见鬼的表情,张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伸手又是轻轻一推,石门直接轰隆隆的敞开了一道足够两人并排通过的缝隙。

  这下张坎文也愣住了,低头看看石门,抬头又看看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苦笑着朝他摊摊手,“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么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张坎文呆愣了好一会儿之后,压下了心里的疑惑,也没再问我,而是探头往石门缝隙里看了看,然后开口道,“这里不宜久留,咱们先进去再说。”

  说完,他便当先往石门里走了进去。我在后面赶紧叫上小僵尸,一起往石门里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我看着眼前的一片漆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之前我担心撞到道教与玄学会之人的情形并未出现,这里还算安全。

  心里这般想着,我正要转头将那石门关闭,可就在我刚转过身去,耳朵旁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周易,你可算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