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九十章 祭殿之外

第九十章 祭殿之外

  我全身的汗毛一下子炸了起来,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个声音,绝对不是张坎文。

  “谁?”

  与此同时,旁边张坎文的声音和手电筒的光线同时传了过来,不过他声音中的警惕很快消失,继而疑惑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心里这才松了一下,忙转头一看,南宫这家伙懒洋洋的靠在墙壁上,正嘻嘻哈哈的看着我,开口道,“我走另外一条路,也通到这里,算起来咱们的路程差不多,我都到了几个小时了,你们俩怎么才刚进来?”

  他说话的声音不小,我没顾上回答他的问题,先警惕的往四下看,担心他的声音引来麻烦。

  南宫看到我的样子,摆摆手道,“你别看了,龙虎山和玄学会的人早就到祭殿那边了,这里没人。”

  我点点头。放心心来,跟他大概解释了一下,我们在石门外面躲避龙虎山和玄学会的人浪费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在石门前遇到了点麻烦,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南宫这家伙神秘兮兮的,说不定会知道我为什么能推开石门,于是忙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然后问他原因。

  张坎文听到我的问题,也连忙凑了过来,抬眼灼灼的看着南宫。

  结果这家伙耸了耸肩膀,漫不经心的说,“佛渡有缘人嘛,这石门估计也有几分佛性,跟你投缘。便任你推开……”

  说完,他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惫懒模样,伸手就把石门重又关上了,又开口道,“你看,我跟这石门也有几分缘分,哈哈。”

  张坎文满脑门儿的黑线,我也是一脸无奈。不过南宫不愿多说。我们也不能强问,只好把这件事先放到一旁不提。

  接下来,我问了南宫,得知他也要往祭殿那边去,于是我们四人便结伴而行,慢慢摸索着往前走。路上闲谈中,我又问起南宫到这殷墟王陵内的目的,他嘻嘻哈哈的说。是要帮我找到一件东西。

  他进来要找东西,我早就知道了,但他又说是要帮我找东西,这让我很疑惑。犹豫了一下,我把刚才无意中发现那个贝壳拿了出来,递给他,然后问他是不是找这东西。

  南宫接过贝壳看了一眼,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然后才有些惊疑的问我从哪里找到的这东西。

  我把刚才发现贝壳的大概情况对他讲了一遍,南宫又向我问了一遍,确定这贝壳只有一个的时候,脸上的严肃表情消失了,随手把贝壳又丢给了我,然后开口道,“这东西等你以后到天师境界之后,略微研究一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对你也算有用吧。不过这不是我想找的那个东西,之前我已经大概把王陵内摸索了一遍,那东西应该在祭殿附近。”

  他还是不愿具体说,索性我也没再问,只是闷头赶路。但没过多久,南宫忽然又开口了,漫不经心的对我问道,“我记得那石门前有一排方石,上面绘制了许多壁画,你有没有仔细研究?”

  听他说起壁画,我心里又是一凝,转头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点点头,“我看到了,怎么了?”

  南宫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却又似乎不愿多提。只是摆摆手道,“没什么,那几幅壁画挺有意思,你回头没事最好多回忆几次,对你以后有帮助。”

  他还是不愿意把话说清楚,但因为那壁画中的男子跟我太过相似,以及壁画本身的许多诡奇之处,我此时也不想多说。于是就点点头,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告诉他说,“我已经把那些壁画拍摄了下来,回头会多看几遍的。”

  南宫愣了愣,点了一下头,准备抬脚往前走,不过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又压低了声音,对我嘱咐道,“那个壁画你最好不要跟别人多提,包括张坎文在内。”

  我不解他的意思,皱眉看了看走在我们前面的张坎文,又对他说,“刚才我拍照的时候,张大哥也拍了几张来着。”

  南宫似是浑不在意,摆了摆手又道,“拍照无妨,你别多提就是了……祭殿快到了,我先到前面看看去。”

  说完,他加快脚步,轻声叫住张坎文,自己则小心的走到了最前方。

  我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但心里还在琢磨刚才南宫的话。觉得十分奇怪,明明张坎文都已经拍了照片了,那壁画十分奇怪,张坎文回去之后自然会研究,不管壁画里面有什么,多研究几遍肯定会有发现。南宫却说无妨,只要我不跟张坎文说就行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等我想明白,张坎文忽然拉住了我,朝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伸手往远处指了指,示意我往那边看。

  我抬头凝目,隐约看到远处有一个模糊的小光点,结合刚才南宫的话,估计那里就是祭坛所在了。

  这时候南宫也转过头来,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往我们左侧方向指了指,然后当先往那边走过去,示意我们在后面跟上。

  我对南宫自然是百般信任,叫上小僵尸,抬脚便跟了上去,张坎文也没多问,同样跟在我的后面,一起往南宫带的方向走。

  沿着这个方向走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我们面前出现了两根巨大的石柱,因为此时我们几人的手电筒全部关闭,仅靠着从远处传来的微弱光线,根本看不清楚石柱上方是什么,不过从一般的建筑规律来推测,应该是个高达的走廊或亭台之类。

  南宫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看都不看,直接抬脚从两个石柱中间穿过。我们跟在后面,继续往前走,没多久,身旁又是两个并排的石柱,接下来,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石柱出现,看起来这里应该是古代常见的那种走廊,不过大的过分了一些。

  就在我如此认定之后,很快石柱便消失了,眼前出现一左一右出现两道石壁,以及石壁夹在一起形成的巨大门洞。

  跟刚才一样,上方根本什么也看不清,只能从形状推测这是一个巨大的门洞。

  南宫同样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我们也只好跟上。进了门洞之后,本以为里面会更加幽黑。谁知却跟在外面差不多,我转头四下里看了一下,发现左侧的确幽黑一片,似是有墙壁阻挡,但右侧却是空洞洞的,直接能看到远处的光源。而且此处距离祭殿似乎一下子近了许多,那光源不再模糊,甚至能看清楚光源四周的人影。

  “这里的空气本就能隔绝灵识。这个大殿之中更是隔绝一切声音和光线,到这里咱们就不必过分小心了,再大声说话,外面也听不到。喏,前面是一个窗子,上面没玻璃,但有一层透明的布帛,咱们过去窗边。能看清楚祭殿那边的一切事务。”

  南宫伸手指着右侧光线传进来的地方,一边说着一边往那边走过去。

  我一直跟着他又往前面走了上百米的距离,才终于看清楚了,这里还真是一个窗子,只是大的很离谱,远远看着,还以为这里根本没有墙壁。

  而窗子上的布帛,走进之后也能明显的看出来了。整体不算完全的透明,更像是用一种几近透明的丝线织作出来的织物,丝线本就透明,再加上织物的孔洞较大,造成了一种视线无碍的感觉,尤其是伸手将上面的孔洞扒成眼睛大小时,视线就更好了。

  我特意问了一下南宫,即便扒出这么大一个洞,也不会影响整个布帛隔音隔光的功能。于是我放下心来,抬眼往祭殿那边看。

  此处的确距离祭殿极近,但却只能看到祭殿宏伟高大的巨门,以及盘坐在祭殿门口的几个人,我小心数了一下,祭殿门口只有四个人,都是我早先在方石通道那里见过的人,其中两个身着紫纱,头戴莲花宝冠的六阶道士,另外两个则是玄学会之人,一个是当初在玄学会总部对我搜过身子的监察所柳承乾,最后一个则是韩稳男,他坐在距离其他三人都比较远的位置,离祭殿门口的强光灯也有不近距离,一半身子都隐在黑暗之中。

  至于龙虎山和玄学会的其他人,俱都不在这里,估计已经进了祭殿之内。

  我对玄学会大批人马出动以及龙虎山数人的到来,早就好奇到了极点,心里早就想联系上韩稳男询问其中缘由,此时正是大好的机会,我连忙对一旁的南宫道,“你能不能想办法,不惊动其他人给最外面那个人传个消息过去?他叫韩稳男,是我一个朋友。”

  南宫脸上懒洋洋的模样消失了,抬头往韩稳男那边看了一眼,没回答我的话,而是对我问道,“那人是玄学会的?”

  他脸上有种浓烈的敌意,我忙点点头道,“他是秦岭韩家的人,不过与我相交莫逆,救过我几次性命。绝对可以信任。”

  南宫回过头来看着我,有些玩味的说,“你给他传消息做什么?”

  “自然是叫他过来,问问玄学会和龙虎山这么多人都过来做什么。”我忙回答道。

  南宫摇摇头,“玄学会和龙虎山来这里的目的,我大概知道,你不用问他。”

  我一愣,南宫居然知道?我忙问他答案,结果南宫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下,却又摇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等祭殿开启之时,你自然就会知道。”

  我顿时气结,这家伙每次都这样,神秘兮兮的。什么话都只说一半。

  我犹豫了一下,出于对南宫一贯的信任,准备就此作罢,但一旁的张坎文忽然开口道,“你说知道原因,却不告诉我们,还不让我们去问别人,这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很显然,张坎文对玄学会和龙虎山的人忽然出现更加心急如焚,此时话里已经有气了。

  南宫这家伙却是个好脾气,听了他的话,也不做恼,只是笑道,“咱们最好谨慎一点,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张坎文却不领情,转过头来看着我。又道,“刚才书页的效果还未消散,那里四人修为都不到天师境界,不惊动其他人联系韩稳男不算难办,你俩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来。”

  说完,他直接抬脚往来的路上去了。

  我心里大急,想叫住张坎文,但他的速度却非常快,身形一转,便从我眼前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