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一百零二章 长生之门?

第一百零二章 长生之门?

  天师之间的战斗,一时半刻自然无法分出结果,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终于收回了目光,转头看着南宫,开口问道,“她们……究竟是什么?是人类吗?既然是钥匙,那肯定有锁,锁又是什么?”

  南宫摇了摇头,“锁是什么。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至于叶翩翩,你不用怀疑,她当然是人类,只是有些特殊罢了。”

  这个回答很南宫,我咧嘴苦笑了一下,心里总算是稍有慰藉,叶翩翩还是人类……这就好。

  但是很快,南宫忽又转头看着我,开口又道,“大道之路,漫长不知尽头,既然踏上了修行路,很多事情便要看得透。修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走捷径。既是捷径,便要尽量避开那些岔路口,一心向前,方才能比别人更多行一步,你可明白?”

  他这话说的隐晦。我下意识的楞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南宫叹了口气,又道,“人类从树上下来,学会直立行走,学会使用工具,将来为了更好的生存,或许还会更高更快更强,还会获得更悠长的寿命……修行,不过是将这个进化的过程缩短罢了。至于我说的岔路口……我问你个问题,生物的天性是什么?”

  “繁衍。”我下意识的回答道。

  这是一个标准答案,所有人都知道。

  南宫点点头,“没错,是繁衍。可为什么是繁衍?”

  我一时语塞,答不出来。

  南宫叹了口气,又道,“因为所有的生物都会死……所有人都想避免这个结果,可死生非人力所能抗拒,所以才需要繁殖。人类想摆脱死亡,想让自己存在的痕迹存留在这个世界上,所以需要繁殖,将自己的基因遗传下去。当然,这是一个消极的过程,存在的痕迹又能留下多少呢?所以,我们修行之人。选择了另一条路,一条远比普通人艰辛许多的路……修行的意义便是彻底摆脱死亡,是永生,是让我们永恒的留在这个世界上。尽管这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路,但既然踏上了行程。我们便与普通人不一样了,我们不需要繁衍。”

  我呆愣很久,逐渐明白了他的话,苦笑一声应道,“所以情爱只是人类繁衍天性所需,我们修行之人连繁衍都不需要,情爱这些为了适应繁衍天性所产生的东西,更加不需要了是吧?”

  南宫点点头,没再说话。

  其实他之前说的那句十分隐晦的话之中,我也大概听出了这个意思,只是我内心有些抗拒,不愿讲出来罢了,等他这么直截了当的讲明白之后,我心里十分茫然。

  真的是这样吗?情爱恩仇,这些东西仅仅只是人类为了繁衍而臆造出来的东西吗?修行之人走了另一条路。便要彻底摒弃这些东西吗?若真这样的话,即使最后真的走到了最后的目的地,成为了永恒不朽的存在,可失去了情爱恩仇这些证明我们自己存在的东西,又有什么意义?

  这个问题我心中得不出答案。也没有开口向南宫询问,只是默默沉在了自己的心里。

  此时龙虎山和道教协会的大战还在继续,双方六人的阳神混在一起,杀的天昏地暗,那所谓的“三才剑阵”,我也看到了全貌,只是一些配合呼应的手法而已,跟人类使用的剑阵并无本质区别,唯一让人有些惊疑的是,那些阳神小人每一次挥剑都会带起一些淡红色的东西。随着“三才剑阵”的继续,这些淡红色的东西越来越多,逐渐在交战双方的四周,形成一个淡红色的巨大光幕,将双方都围在其内。也不知有什么作用。

  我沉默着看了一会儿,很容易就发现了道教协会的人露出些许败象,应该不是龙虎山之人的对手。

  想来这个结果也算正常,龙虎山此行领头之人乃是当代张天师的亲弟弟。龙虎山张天师可是血脉相传的,此人身具天师血脉。本身便有不凡之处,取胜倒也在清理之中。

  我能看出这个结果,身在局中的道教协会众人显然也能察觉出来,很快,这三个人便有了动作。随着那个任会长一声令下,三人同时在自己胸口猛地一拍,口中齐齐喷出一大口血雾,然后,这三人满是血污的口中同时念起一段艰涩之极的咒语。

  随着咒语的声音,那三团血雾并未朝下坠落,反而升腾到半空之中,逐渐凝聚在一起,变成了符箓模样。

  看到这三张由鲜血构成的符箓,我脑海中瞬间便浮现出当初我第一次寻访火神庙,半路上赵永坤与那小白蛇斗法之时所用的“碧血成符”之秘法。

  没错,此时道教协会这三大天师所使用的,正是“碧血成符”!

  尽管这三人都是阳神天师的修为,跟当日的赵永坤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但道家这种“碧血成符”的秘法却神异非常。无论任何人使用起来都有同样的功效,那便是生生将自身修为提高一个层次。与此同时,这“碧血成符”的消耗也一样,都是需要十年寿命!

  当日赵永坤用出这种法子,已经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现如今,道教协会这三个人更是让我瞪大了眼睛。十年寿命!这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可道教协会这三个人,能有阳神天师的修为。至少也是五六十岁了。对一个年老的修行者来说,根本不可能有比寿命更珍贵的东西,他们简直是疯了!

  尽管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道教协会这三人确实舍弃了十年寿元,继续投入到这场战斗之中。

  那三张碧血符箓成型之后。很快融入到了他们自身的阳神之内,一瞬间,那阳神虚影凝实了许多,威力也比之前大增,方才些许败象很快便扭转了过来,反而将组成“三才剑阵”的龙虎山三大天师的阳神给压制了下去。

  只是龙虎山那三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显然也有其他底牌,为首那个张道长忽然从身上取出一柄长剑,并未亲身投入战团,反而往前一抛,将这长剑竖直插在三人阳神所在方位下的地面上。

  看到这柄长剑,连站在我身旁的南宫面色都是一凝,口中轻念道,“居然是天师剑!”

  天师剑!相传是张道陵羽化之时特意留下来的随身佩剑,乃是张天师的传承信物!龙虎山还真是舍得下血本,竟然把这把剑也带来了!

  有了天师剑的加入,那三个龙虎山的阳神小人战斗力瞬间激增不少,跟道教协会又战成了均势。

  双方都可谓是拼了老命,这场战斗远还没到结束的时候,我观摩一阵之后,眼神不由自主的又向上抬起,看着茫然站在上方棺材内的女子。

  这个所谓的“钥匙”,究竟有何等魔力,竟能让这些人如此不顾一切?

  南宫说修道之人,求的乃是长生。乃是不朽,这些人耗费了毕生精力,方才有了今日阳神天师的修为,为了这个所谓的“钥匙”,竟能将余下不多的寿元倾注到这场争斗之中。难道这个“钥匙”,比他们的修行更加重要吗?为了这个“钥匙”,他们连修行都可以放弃吗?

  不对!我忽然明白了过来,修行是根基,他们根本不可能放弃。之所以拼尽寿元也要争夺这把钥匙,只能证明,得到这把钥匙之后,他们能更好的修行!

  我猛地转过头来看着南宫,凝重问道,“你方才说修行是为了求长生,那这把钥匙所能开启的,莫非便是长生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