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二十一章 砂水

第二十一章 砂水

  往事已不可考,数十年时间过去,当年那老者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为米家定下此穴,不是我们看着墓地风水推衍一番便能得出结果的。于是众人也未再多纠结这个问题,稍作议论之后,便跟着米鼎城来到了第三座坟地处。

  今日首要大事还是给米家另选良穴。

  第三座坟地位于一座小山脊,不过山脊并非常见的那种一条山脊突兀延伸远方,而是三个前端呈现椭圆形的山脊朝一个方向延伸。

  “此为小宝盖,坟地在此下穴,可保佑子孙资财茂盛、巨富亦是不再话下!”

  才刚看到这处吉穴,先前那个通晓紫薇星斗之术的黄姓年轻人便第一个站了出来,侃侃而谈,解释一番之后,直接下了结论,“此穴已贵不可言,我看米家此次迁坟,就应该迁到此处!”

  他这话虽然说的满,但却得到了众人附和,就连方才对他怒目而视的刘姓老者也未出声反驳。

  我也四下看了一眼,不由跟着点头,这里的确是处佳穴,而且眼前这山脉地势在风水学中颇为著名。《玉髓真经》里对便对这种地形有过介绍。此间地形在风水学上叫做小宝盖,又叫小富星,坟地若是定在此处,则子孙富贵,虽说不能封侯拜相,却胜在财源广进。福泽绵长,堪称极佳之穴。

  黄姓年轻人做出定论之后,神色之间愈加飞扬,张口又道,“米家当下已是港岛巨富,俗话讲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难,偌大家业子孙若能守住已经颇为不易,此地风水虽不是那种贵不可言的真龙穴,但对米家来说,相求富贵绵长,此地却是最佳之选!”

  先前米鼎城说过,谁能先定下吉穴,并讲明其中道理,得到认可,便可取走那三样珍宝。黄姓年轻人口沫横飞的说完,脸上已经迫不及待的露出了喜意。

  此时一旁道士模样的老者却摇了摇头,“黄小友此言差矣。这吉穴的确是个富贵绵延的格局。但保守有余,进取不足。俗话讲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若是在祖坟的选择上都这般保守,家业又如何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更何况,米家如今可选之穴还有两处,尽皆吉穴,为何不看了那两处再做定夺?”

  黄姓风水师似欲反驳,不过张了张口。却没多说什么,只是表明另外两处吉穴可以一看,但不管另两处吉穴多好,他的意见已经定下来了,就选此处。

  米鼎城倒是不置可否,笑着勉励那黄姓风水师一番,说是定然会认真考虑此处,然后便起身,带着众人往剩下的两块墓地去了。

  我微微一笑,也跟了上去。

  这第一处风水的确不错,但却没有黄姓年轻人说的那么简单,想得富贵绵延,仅仅一个小宝盖龙还不足够。不过此时我也不忙多说,看完那两处风水之后,才好做出沉稳选择。

  这第一个备选之地,已被那姓黄的年轻人抢了先,其他人想图谋那三样珍宝,只能从余下两处风水中谋取。所以众人摩拳擦掌,一路上都颇为兴奋。

  接下来,一众人等很快便看过了其他两块备选目的,这余下两处风水也无甚可疑之处,到场的风水师几乎全都认了出来。一处数个峰尖冲涌,乃是飞蛾佳穴;另一处在一座小山上,此山上方陡平,余势不竭,是为朝天芴。

  相龙之法里,飞蛾是吉穴,先富而后贵;而那朝天芴格局,更是贵不可言,乃是儿孙朱紫朝天的大贵命格!

  如此一来,一众风水师反而都沉默下来。

  应该说剩下的三块坟地风水都不错,小宝盖可保佑子孙富贵,飞蛾佳穴先富后贵,而朝天芴更是封侯拜相的真龙穴。

  单论风水,自是朝天芴最佳,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还是那句话,吉穴还需贵格撑。结合米家的情况,究竟改选哪一处,谁也不能完全说出个道理。

  “依老道来看,还得是这最后一处,朝天芴!”方才反驳黄姓风水师的那道袍老者率先开口,“米家如今已是巨富之家,然而富终不及贵。既然如此,米家不妨更往高处看!”

  “据老道所知。米老恰有有两子,风华正茂,为何不将祖坟迁到此处,送后辈平步入青云?”

  他话音才刚落,一旁便有人表示了不同意见,纷纷谏言道,“依老夫看却是不妥!米家如今已得大富,能稳中求进方是最好,真要是将祖坟迁到此地。若是撑不起这个命格,岂不是百害而无一利?”

  “是啊,在下也是这么看法,道德有云,‘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米家如今得了先祖庇佑,已经大富,若是再人心不足。恐怕不妥!依老道看,不妨选个徐徐图之的路子,那个飞蛾吉穴,正是先富后贵的格局,更适合作为新坟地!”

  这老者倒是个稳妥之人,那飞蛾相比之下,暗合中庸之道,不保守,也不冒进,似乎的确更为合适。

  只是此时我却皱了皱眉头,这三处风水并非表面这么简单。依我看来,那小宝盖和飞蛾穴虽然不错,但远没有这些人想的那么完美,其中颇有瑕疵之处。但最后那个朝天芴格局,却着实颇妙,说是真龙穴有些过了,但的的确确是一处绝佳吉穴。

  可如此一来,我心里更加奇怪了。这几处尽为吉穴,当年那老乞丐选其中最佳一处告知米父便罢,何必拖拖拉拉连说四个,还嘱托米父一定要牢记呢?

  这非常不合理。

  一众人辩论许久,却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眼见天色不早,还是米鼎城站出来,劝着众人先回了酒店,说是在饭席上再议也不迟。

  众人自无异议,随着米鼎城一道回了先前酒店。

  回到酒店之后。米鼎城安排好晚宴,众人的心思却都不在饭桌上,一个个或是凝神细思,或是交头轻谈。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身着西服的老者匆匆跑了进来,凑到米鼎城身旁,悄声说了句什么。

  米鼎城面色瞬间便是一喜,连忙站起身,对着众人说道,“诸位,此次寻龙宴,米某不光请了诸位大师,还特意邀请了梁天心梁大师,此时他已在酒店之外,马上便到!”

  闻得此言,在场之人尽皆一惊,然后匆忙起身,也顾不得讨论风水。慌忙正色迎接。

  我也是微微一怔,略一思索之后,便快速从身上拿出墨易珠,趁着没人注意,直接换了容貌。

  今日我本意是找梁天心问责当年之事,自然不需隐匿身形,但见了米鼎城拿出的艾叶之后,我便改了主意,此时还是先不要跟梁天心起冲突最好。待拿到那七星艾叶之后。再找他麻烦不迟。

  很快,一个褐衣老者便出现在了门口,我抬头一看,果真是当年一面之缘的养鬼派太上长老梁天心。

  人的名树的影,梁天心甫一出现,在场所有风水师齐齐出声迎接,恭谨之至。

  而梁天心面色生冷,并未理会众人,甚至身上的天师气息也未收敛。带着一股极重的威压,踱步走了进来,毫不客气的在上首坐下。

  囿于身份,在场的风水师很多,却无人敢过去主动跟梁天心搭话,还是米鼎城略带讨好的第一个开口,对梁天心笑着说道,“梁大师今日能出席米某的寻龙宴,着实让寒舍蓬荜生辉。”

  梁天心淡淡摇头,“米先生相邀,梁某自然得来走一趟。”

  “不敢不敢。”米鼎城连连摆手,慌忙又告罪道,“梁大师乃我港岛玄学魁首,米某本不该冒昧叨扰大师清修,实在此番祖坟迁移之事,关乎我米家生死,这才厚颜相邀,梁大师万请勿怪。”

  梁天心又是淡淡摇头。“风水一道不论修为,我是吃这行饭的,看尽世间风水,方能更近大道。米先生相邀,算不得叨扰。”

  这老家伙虽然面色清冷,但言语之间,也算是给尽了米鼎城面子。

  米鼎城自然也觉脸上有光,笑着又道,“其实梁大师不必亲自前来。先前我已让下人将几处坟地的详细照片给您送了过去,梁大师能看一眼给在下传个话,米某便感激不尽了。谁知大师竟会亲自跑一趟,这实在是……实在是……折煞米某了。”

  他红光满面的说了一大通,梁天心却是有些不耐了,摆摆手道,“食禄消灾罢了,米先生送了重金,我自然得来一趟。无须这般客气。况且,我对米先生今日许下的那片七星艾叶颇感兴趣,这次过来,可是要将其取走的。”

  “七星艾叶?”米鼎城面色微怔,不过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连忙道,“梁大师说的是那片绿色叶子吧?”

  说完,他一脸懊恼的拍了下手,继续道,“早知道梁大师对这片叶子感兴趣,我先前就一块给您送过去了……不过也没关系,米某手里还另有一片,梁大师稍等,我这就让人把那片叶子取过来。”

  “还有一片?”梁天心先是一愣,继而微露喜意,点头道,“有两片那就更好了,今日梁某要将这两片叶子全都取走。”

  米鼎城面色微微一变,为难说道,“梁大师既然开口了,在下自然不敢推辞,只是先前米某已经许诺,今日谁帮在下拿定主意,就将那叶子相赠,此时却也不好……”

  他还没说完,梁天心便不在乎的摆摆手,“梁某自然不会行那强取豪夺之事,米先生的许诺不必更改,梁某助你平定这迁坟一事便是。”

  米鼎城本就存着拉梁天心上贼船的心思,闻言自是大喜,忙不住的点头,“梁大师能出手那自然再好不过,全港风水界,梁大师那可是公认的魁首,有梁大师出手,那两片叶子。自然落不到别人手中。”

  说完,他还生怕梁天心反悔一般,忙说起正题,继续道,“今日天色已经晚了,梁大师不如在寒舍休息一晚,明日一早,米某就为大师引路,去那三处候选之地具体查勘一番如何?”

  梁天心却又摇摇头,“实地查勘却是不必了,早先你送来的那些图片,我已然看过,那三处风水也约莫有了心得。”

  “大师已经看过了?”米鼎城又是一喜,“那依梁大师所见,米某祖坟应迁往何处?”

  梁天心此时却不忙回答,反而转头看着身前的一众风水师,沉默片刻,才开口道。“方才进门之前,我便听到诸位议论,说那三处风水如何如何。我本以为诸位也算港岛风水界内有名姓的人物,却不曾想,梁某听了半天,诸位口中所讲,尽是粗鄙之言!”

  原本梁天心来了之后,这些风水师们就已经屏气凝神,不敢言语,此番猝然听到他的抨击,众人更是面色羞赧,无一人敢出声辩驳。

  以梁天心的身份,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些人的反应,只是站起身来,踱步往前,忽又开口问道,“何为风水?”

  不等有人回答,梁天心便自问自答道。“江转河旋,是为风水;石立池现,亦为风水。自古以来,我华夏阴宅风水便讲究‘龙穴砂水’四字,选定阴宅,不光要寻龙点穴,更要观砂辨水。诸位方才尽在讨论龙脉何来,为何无人辨明砂水?”

  闻听此言,一众风水师都是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才有一人支吾说道,“梁真人……非是我等不知辨明砂水,实在是砂水一道,博大精深,以我等修为,却是不足以辨明。更何况砂水一道对风水影响不大,是以少有精研者……”

  “糊涂!”他话还没说话,梁天心便是一声呵斥。

  “枉我港岛向来号称风水之都,没想到现在这些后辈,心思竟如此荒谬!”

  听他呵斥,在场数十位风水师,上到白发老者,下到毛头小伙,无一人敢出声,所有人都恭谨的听着。

  梁天心摇摇头,似是对这些后辈风水师极为不满,半晌之后,才继续道,“龙脉主天下大运,但却绝非一成不变。可山川河岳千百年也不会改变,为何龙脉风水却不时会生出变化?”

  “龙脉风水之变,便在于砂水二字。譬如黄河,众位可曾见过黄河之砂万年不动?黄河自那太古发来,河砂一路东行入海,动的不光是河中砂石,更是我华夏龙脉气运。”

  “又如我华夏龙脉,自古以来,主龙自昆仑起,至北境绵延,尤其冀州之域,尧舜禹三代圣人立极。而在唐宋以后,龙气南移,至明代,钟于中都凤阳……千百年来,昆仑未曾动,龙脉为何却有偏移?关键便是这砂水二字。”

  “龙脉定天下大运,而砂水却定龙脉变更。”

  听着梁天心侃侃而谈,我对他的印象倒是有些改观,本来只以为他是心狠手辣的养鬼派长老,却不曾想,在这风水一途上,他竟有如此造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