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三十一章 薇薇

第三十一章 薇薇

  昨日我向米鼎城提及此事,他还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被流氓劫道似的,吞吞吐吐的只说了一半,可今天这态度就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听到我的话,他直接就是一拱手,一脸惭愧的应道,“米某昨日言语实在是怠慢了周大师,我只顾得故友情谊,却忘了周大师对我米家的再造之恩。实不相瞒,昨日从周大师那里离开之后,米某就深感愧疚,今日本来一早就想先将此时坦白。但米某心中惭愧,不敢主动提及,才拖到了此刻……”

  我心里哑然失笑,他这话倒说的漂亮,实际上怎么回事,我心里怎会不清楚?若非见了今日我种种神异手段,他哪会如此老实。

  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也没必要点破他的说辞,只是微微一笑,开口道,“说说具体情况吧。”

  米鼎城忙点头称是,跟我说起了这件事。

  据他所说,他口中的“故友”,名为李林奇,现今住址就在港岛,他随时就能带我过去找他。简单说完这些情况之后,米鼎城微微迟疑了一下,才又告诉我说,这个李林奇有些奇怪。

  这次不等我再问,他便继续道,“半年前,李林奇给我七星艾叶那次,他不但治好了病,而且看起来比以前年轻了许多。”

  我一愣,“年轻了许多?治好病之后气色好转,显得年轻一些似乎很正常。”

  米鼎城连忙摇头,“不只是气色好转……他跟我同样年龄,今年六十二周岁,早先患病的时候,看起来非常苍老。鸡皮鹤发的模样,说他八九十岁都不会有人怀疑,但半年前见到他的时候,他那样子看起来真的非常年轻,说他超过四十岁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前面看起来八九十岁,现在看起来不会超过四十岁?如果真是这样,那的确非常奇怪。

  我心里略一思索,便有了几分计较。

  这个李林奇能拿出七星艾叶这种东西,显然跟玄学界有所牵连。而前后面貌这么大的变化,单纯从疾病恢复这一点来说,根本解释不通,唯一可能性就是,这人修习了什么玄门术法。

  玄门之法包罗万象,驻颜之术也算不得稀奇之事。只是这人先是重病将死,然后忽然恢复健康,恢复年轻容貌,听起来也不像一直修习道法之人,着实让人有些不解。

  莫非跟那七星艾草有什么联系?但我思索了一下,也没想起七星艾草还有这种功能。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索性我也没再多想,不管这中间有什么猫腻,只要找到他,想必就能弄明白了。

  原本我想立刻便去寻找李林奇,但米鼎城却又叫住了我。说李林奇住的地方比较隐秘,这个人又有很强的戒备心,我贸然寻过去,这人多半不会配合。不如等他忙完祭祀祖坟之事,明日一早陪我一起去找李林奇,到时有他居中做个说客。事情也能更容易解决一些。

  我轻轻一笑,这个李林奇多半跟玄学界有所牵连,既然如此,这件事就变成了玄学界内部之事,不再牵涉世俗世界。牵涉世俗世界的话,我会有很多顾忌。但在玄学界内部,规则只有一条,那便是弱肉强食,我也无需再有顾忌。

  不过从米鼎城提供的地址看,这个李林奇居住的地方乃是新界一个普通住宅小区。港岛人口密度极大,这种住宅小区鳞次栉比,即便有地址也很难寻找。我想了一下,还是同意了米鼎城的建议,明早跟他一起去。不许他居中调停,只需他引路即可。

  这一夜我依旧住在米家庄园,不过没再像前两日那样整夜警戒,而是把蛇灵唤了出来。让他充当夜里守卫,我自己躺床上好好睡了一夜。

  梁天心依旧没有出现,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我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否则的话,新仇加上旧恨,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忍到现在还不动手。

  不过他不动手,我也正好能得清闲,相比于梁天心,还是七星艾草之事更为重要一些。

  米鼎城算是彻底放下了架子,根本不用我去催,一早就亲自过来拜会,一起吃了早饭后,便带着我再次上了他的专车,直接往新界去了。

  港岛的交通一向很好,即便我们出门之时正值早高峰,但路上却一点不堵,没用多久,便来到新界一处略显破旧的闹市区。

  下车之后,我四周看了一下,忍不住有些惊讶。来港的前几日我基本上都在全港最繁华的地方走动,只觉得港岛无愧“东方之珠”的称号,繁华至极。但眼前这个闹市区却楼矮路窄,两侧尽是三四层高的破旧建筑。路旁有些小店摊子铺到了道路上,颇有内地一些小县城的感觉,闹哄哄的,很是温馨。

  米鼎城陪在我身旁,伸手指了指左侧矮楼后面的一栋大楼,开口道,“李林奇就住在后面那栋楼上,这里的住宅楼都是独栋,没院子,车开不进去,只能从前面的胡同里自己走进去。”

  我点点头,没说话。示意他前面带路。

  跟着米鼎城,一路绕过好几家小摊贩,穿了一个胡同,又爬了几层楼梯,才终于来到一个贴着鲜红福字的破旧铁门旁。

  米鼎城指着这道门,告诉我说,这就是李林奇家。

  我点点头,幸好有米鼎城带路,否则的话,我一个人拿着地址还真不一定能找到正确位置。

  我伸手敲了敲门,然后便站到米鼎城的身旁,隐匿了自己的气息。

  这李林奇显然是不想跟玄学界之人多接触。我也不想一开始就吓住他,还是等接触之后再作计较。

  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开了门。不过眼前这道门却是个双层门,开了里面那道门,外面的铁门还关着。透过门上的铁栅栏,我看到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三十多岁白面男子。带着警惕的目光冲我们扫视一圈,然后才有些惊讶的对米鼎城开口问道,“阿诚,你怎么来了?”

  从他称呼来看,这人显然就是李林奇了。

  怪不得米鼎城说奇怪,这人肤色白皙,头发浓密漆黑,脸上也一点褶皱没有,若非他说,我也只会觉得这是个三十余岁的年轻男子,哪会想到他跟米鼎城年岁相仿。

  只是盯着他看了几眼之后,我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先前我猜测这李林奇很有可能也是玄学界之人。但此刻我感应一番,却未从他身上感应到任何气息。

  感应不到气息,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的修为远高于我,气息根本不容我窥测;另一种则是,他是个普通人。

  我此时有准天师修为,还有从九星天罡中得来的“洞明”之力,莫说是天师,就连阳神天师,我也能一眼看出底细,除非这李林奇修为超过阳神,否则,我断然不会感应不到。

  可说他是普通人,我心里也有些嘀咕。不管是返老还童的容颜,还是那七星艾叶,都证明这家伙跟玄学界绝对有关系,怎么可能只是个普通人?

  不等我想明白,米鼎城先开口笑着对李林奇道,“怎么,阿奇你不欢迎我?哈哈,从上门你去找我到现在,又是半年过去了,我早就想来找你坐坐,只是生意上的事一直忙。到今天才偷了点空。你别废话,赶紧开门。”

  根本不用我交待,米鼎城这种老油子,自然知道怎么应付,一边说笑,一边便去推那铁门。

  李林奇神态中很明显带着几分戒备,不过却因为不好推辞,又在我们几个人脸上扫了一圈之后,这才不情愿的开了门。

  我们刚一进去,李林奇没张罗着让我们往里面走,反而站在那里,颇为抱怨的问米鼎城说。“你来就来,带这么多人干啥?”

  米鼎城打了个哈哈,回头指了指自己的老管家,笑道,“这是我的助理,平时都带着身边,这次来得急,我也没太注意。”

  李林奇这才作罢,但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带着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冲着卧室方向吆喝了一声,“薇薇。阿诚来了,你去倒几杯水过来。”

  随着他的话音,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很快走了出来,先是在我们几个人脸上扫了一圈,然后才转头对着李林奇柔柔笑了一下,过去倒水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嘴角轻轻挑了一下。怪不得李林奇身上半点气息也感应不到,原来跟玄学界有关的,根本不是李林奇,而是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