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六十一章 洞内

第六十一章 洞内

  “不光来了这里,而且还在这个凹槽内放入或取出过什么东西!”

  梁天心轻轻点头,嘴里缓慢的吐出这句话,脸色差到了极点。

  听他这么说,乔思贵猛地一惊,转头看了看我手里的青州鼎,再度失声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青州鼎只有一枚,这小子也一直在我身边,别人不可能打开这扇门的!”

  梁天心却是长叹了口气,“青州鼎虽只有一枚,可上古有九鼎之说。焉知其他八鼎是否也能打开这扇门?”

  说完,他不待乔思贵再回话,咬牙又道,“不慌开门,咱们先下去。”

  两人带着我重又回到地面上,落地之后,梁天心松开我的手臂,抬头看了看那凹槽的方位,低头在地面上扫视搜寻起来。

  看了没一会儿,他便往前急行数步,伸手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纤细毛发,似乎就是他所说的猫毛。

  捡起之后,他自己并未多看,而是走过来递给了我,凝重道,“你仔细感应一下这猫毛上的气息。”

  不用多说,我也明白他的意思,接过猫毛,仔细感应一番,果然从上面感应到一丝微弱的巫炁气息。

  不得不承认梁天心的心思灵巧,一根纤细的猫毛就能布置下一个机关,十分不易被人发现,而且非常有效,不光能检测到是否有人碰过那里,而且因为猫毛对气息的附着力极强,无论被道炁还是巫炁触碰之后,上面的气息都会存留很久。

  猫毛上有巫炁气息,这便意味着,有人在那凹槽能动用过巫炁,或者放置过饱含巫炁的某种器物。结合其他种种情况来看。极有可能有人赶在我们前面一步,用充满巫炁的小鼎,打开过这道门!

  确定之后,我对着梁天心点了点头。

  一瞬间,梁天心眉头皱起,脸色冰冷到了极点。

  “会是谁?会是谁?驼子,你可曾将这里的消息透露出去过?”

  乔思贵此时心情显然也极差,同样冰冷回道,“你我二人得了这场天大机缘,这几年来,老子睡觉都是一人独睡,因为老子有说梦话的习惯,害怕梦里把这天大的造化说出去!你说我会不会把消息透露出去?”

  梁天心脸色变了数变,转头又盯住了我,“我们二人数年前便来过这里,一直没发现过其他人的踪迹,偏偏现在忽然来了人……是不是你小子走漏的风声?”

  他这可就有些乱咬人了,我无奈的冲他摊摊手,“梁道友,你今天才带我来的这里。”

  梁天心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沉默了一下,转移了话题,又问道,“你是修行巫炁之人。你可知世间还有何人跟你一样修行巫炁?”

  他这个问题问的很关键,其他人想打开这扇大门,同样也需要用巫炁灌输小鼎才行,从这点入手,的确能找到些许线索。

  世间修行巫炁之人,除了我之外。便只有南宫了,当然,祭祀恶灵也有可能,不过他的修为境界太高,我看不出来是何力量,问他之时。他也说的含糊不清,究竟是否修行巫炁,暂时还不确定。

  难道是南宫提前进去了?想起当初殷商王陵之时的情形,南宫出现在这里倒不奇怪,只是照例来说,他出现的话。多半会事先跟我联系一下,最不济也给我留下个讯息才对。虽然我被梁天心和乔思贵二人看管着,但以南宫的手段,避开他们二人肯定不是什么难事,他为何一点消息都没透露?

  或者说不是南宫,而是另有其人?

  我忽然又想起了姽婳,倒不是说姽婳修行巫炁,而是因为梁天心就是当年在我高中学校附近布下二十八煞黄泉阵之人,虽不知他布下此阵的最终目的,但大略看起来,跟姽婳有关,跟眼前这个蚩尤墓有关,很有可能跟南宫也有关。

  胡思乱想一阵之后,我冲着梁天心摇摇头,“据我所知,世间修行巫炁者,仅我一人。”

  这次梁天心没有说话,反而是乔思贵瞪眼问道,“修行之人皆有师承,你修行巫炁不需要师父教授,莫非是凭空来的?”

  我摇头一笑,没理会他,而是转头对梁天心道,“教我修行巫炁的师父。梁道友也见过,应该知道我所言非假。”

  我说的自然是小金,梁天心微微一怔,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转头小声跟乔思贵解释了一番。

  接下来我们三人都沉默了下来,梁天心和乔思贵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盯着眼前的两扇巨门,心里一直在寻思着火神庙内的姽婳,这个蚩尤坟内,是否隐藏着当年那件事的秘密?那束缚着姽婳的所谓天道是否也跟这蚩尤墓有关?还有,梁天心究竟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以我此时的修为,杀了梁天心搜魂也是一种选择,但天师毕竟是天师,杀他容易,搜魂却难,天师魂魄极为凝实,除非有修炼出阳神。借阳神之力搜魂,否则的话,对天师动用搜魂之法,不可能搜到任何东西。

  沉默许久之后,最终还是梁天心咬咬牙作出了决定。

  “此时情况还未确定,我们无需沮丧。就算有人先我们一步进去了,想得蚩尤传承也非易事,我们还有机会!”

  说完,他和乔思贵再度架起我两边手臂,带我直飞上那凹槽处,让我将青州鼎放入其内。

  他所说的“蚩尤传承”是什么,我不太明白,不过他的决定却跟我一样,不管有没有人先进去,这个蚩尤墓肯定还是要走一趟的。

  我将青州鼎再次取出,小心放进了那凹槽之内。

  刚放进去,那巨门之后便传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像是门上那巨人用手中巨斧劈砸地面一般。梁天心二人匆忙带着我落到地面,双目紧张注视着巨门。

  不一会儿,巨门重重一颤,缓缓向后滑动,露出一道缝隙。

  梁天心伸手指了指这道缝隙,开口让我和乔思贵先进去。他则是身体腾飞起来,到那凹槽处,等我们进去之后,伸手将青州鼎取了出来,然后身影迅速一闪,也跟了进来。

  等我们进去之后。巨门又是轰隆一响,重新关合。

  跟殷商王陵内部相似,这蚩尤墓内也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当然,这只是对普通人来说,以我们三人的修为,漆黑的环境并不会影响视力,四周一切依旧纤毫毕现。

  我抬眼往四周看去,这个墓地内部极其粗陋,非但没有殷商王陵内部的宏伟浩大,甚至连当初姽婳坟墓下面那个地宫都比不上。纯粹只是一个比外面更大许多的洞穴罢了。

  不过单纯一个“大”字,也颇为震撼,我粗劣估测了一下,巨门内这个洞穴,高度几乎有百米,两侧距离更是恐怖。至少不会少于千米。尽管方才外面那个通道我们是一直往下走的,但下行距离有没有百米也不好说,照常理推测,这个洞穴顶部距离地面恐怕极近。当然,这里毕竟是蚩尤墓,多半不能以常理度之。

  除了大之外。这里似乎没有任何奇特之处,硕大的洞穴内,除了一些嶙峋怪石之外,其他竟然空无一物,仅有巨门正对着的另一面石壁上,有一个圆形洞口,似乎其内另有乾坤。

  梁天心和乔思贵没顾得上管我,两人沿着石壁四下走了一圈,到了那黑黝黝的洞口处后,才伸手招呼了一声,唤我走了过去。

  到了那洞口处,我抬眼一看,顿时发现了古怪。这个洞口不大,只有一人多高,从远处看觉得幽黑无比倒也罢了,此刻我走到了跟前,抬眼仔细一看,依然只能看到幽黑一片。根本看不清里面任何东西。

  以我的修为,视线不可能被纯粹的黑暗遮挡,这里定然有古怪。我抬头往梁天心和乔思贵看了一眼,他两人跟我差不多,此时也皱眉看着这个洞口,显然也发现了端倪。

  乔思贵似乎性子比较急。沉默了一会儿,他捡起地上一块石头丢进了洞口。

  石头进洞之后,一下便消失在那片幽黑之后,不过片刻之后,石头坠地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

  略作试探之后,乔思贵便开口道,“你们先在外面等待,我进去查探一下,没有问题的话再通知你们。”

  梁天心点点头,嘱咐道,“一切小心。”

  乔思贵没再说话,深吸口气,小心抬脚踏了进去。结果就在他右脚脚尖刚刚触碰到洞口那片幽黑之时,便猛地一下缩了回来,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