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一百章 神使

第一百章 神使

  青丘族长身为阳神天师强者,出手的速度极快。得到大祭司的命令之后,她身形只是一晃,便瞬间出现到了我面前,双手化作一双狐爪,上面寒光隐现。

  跟之前我见过那些青丘狐动用的术法不同,这青丘族长似乎根本无须动用术法,只凭蛮力,便要将我置于死地。

  事实上她也的确有这个能力,狐爪还未及身,我便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气息将我全身锁定,我尝试了一下。就连体内的真元都完全被压制了,根本无法调动,身体更是被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等死。

  这是阳神天师对我的全面压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不管我巫道双修的真元,还是我足有四字的天师印章,都无法起到任何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一双狐爪带着残影,朝我脑袋上抓下来。

  但可惜的是,有胖子在,她的修为再高,也只能是徒劳。

  炼妖壶的功效,我和胖子早做过了研究,若是对付人类阳神天师还不好说,但对付妖族,哪怕修为超出阳神天师,也根本无法逃脱炼妖壶的束缚。此壶名为炼妖,天生便是一切妖族的克星,青丘族长修为虽高,但在这远古神器面前,却根本不够看。

  就在她的狐爪即将抓到我脑袋上时,一股狂风从我身后猛的涌出,青丘族长手上的动作瞬间便停止了,紧接着,没有丝毫阻挡,她的身体便随着这狂风向后翻卷,瞬间消失不见。

  等她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我转头又看向那黑袍大祭司。

  从今日第一次见到这个黑袍大祭司到现在,他的脸上从未显露过什么表情。一双眼神也孔洞没有感情,但到了此时,他满脸震撼,全身都在颤栗,目光死死盯着胖子手里的炼妖壶,显然是被震慑到了。

  此时瑶瑶的情况还不知道有多危险,我顾不得其他,伸手扯住他身上的黑袍,急促问道,“瑶瑶呢,她在哪里?”

  黑袍大祭司却是不理会我,身上还在明显的颤栗,身体却猛地转过身去,对着那边的狐王神像,砰的一下又跪了下去,嘴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念着些什么,神情似乎激动到了极点。

  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在动用什么秘法,满心戒备的往后退出去了两步。但很快我便发现,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一丝力量波动,反而随着吟唱,他眼眶之中,大颗大颗眼泪涌了出来,苍老的脸上,没有惊恐和愤怒,反而充满了兴奋和激动。

  看他对着神像磕头磕的没完没了,我按捺不住心里的急躁,伸手又扯住他的黑袍,匆匆又问,“瑶瑶到底在哪里,快说!否则你就跟青丘族长到炼妖壶里相会吧!”

  “炼妖壶!”他没提起瑶瑶,反而念叨起了炼妖壶,脸上神色似乎更加兴奋了,接连说道,“炼妖壶……果然是炼妖壶……妖壶现世,神仆降临……狐王……狐王!”

  他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心里本就焦急,自然顾不上理会他这些胡言乱语,再次冲他吼道,“瑶瑶到底在哪里!”

  这一次听到我的怒吼,他似乎清醒了不少,脸上癫狂一般的笑容收了起来,反而带上了无限的憧憬,低下头,似乎不敢跟我对视一般,伸手指着一旁的神像,小声说道,“就在那边的祭坛里,狐王……”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松开他,往地上一推,一边往神像那边跑,一边对胖子道,“胖子,收了他!”

  等我跑到神像旁边,低头四下一扫,很快便看见神像身体右侧那粗大毛茸茸的脚边地上,有一处水洼一般凹陷下去的浅坑,里面盛着不知名液体,正在冒着滚滚白烟,烟雾缭绕之中,我看到一个长不足一米的雪白小狐狸,正泡在那斜体之中。

  第一眼扫过去时,我从小狐狸身上一瞥而过,转头又看见时,我才忽然想到,瑶瑶也是青丘狐族,这个小狐狸会不会就是她?

  这么一想,我赶紧跳过去,不敢触碰水坑里的不知名液体,凌空动用真元,卷住小狐狸的身体。把她从液体之中捞出,带到了我面前。

  小狐狸正在昏迷之中,雪白的毛发因为泡过水的缘故,变得粘连,我伸手在它脖颈胸口按了几下,能感受到体内微微温热以及还在跳动的心脏。证明这只小狐狸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

  只是光从这一身狐狸皮毛之中,我根本认不出来这是不是瑶瑶,正犹豫着是不是要继续搜寻时,胖子走了过来,看到我身前地上的小狐狸,他吃了一惊。匆忙问道,“瑶瑶这是怎么了?”

  “这是瑶瑶?你能认出来她?”我忙对胖子问道。

  胖子很肯定的点点头,“我能感应到她的灵魂气息,这就是瑶瑶。”

  他确定之后,我才陡然松了口气,瑶瑶没出大事就好。幸好有胖子的炼妖壶在,否则的话,我送瑶瑶回到青丘族,害了她的性命,将来知道了这事,真不知道该怎么给瑶瑶母亲交代。

  确定了身份,我赶紧盘坐下来,伸手按在小狐狸的胸口,将体内的道炁真元缓缓透入她的体内。因为搞不清楚瑶瑶此时的状况,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小心寻找到她体内的经脉,将极微弱的道炁真元送入她经脉内,牵引着她体内的妖气,缓慢做着周天循环。

  道炁中正平和,哪怕跟妖气也能融合在一起,不管瑶瑶此时的状况是由什么造成的,只需牵引着她体内妖气做上几个周天,使她体内妖气恢复,身体症状自然便会好转。

  因为她修为只有识曜。此时身体虚弱,经脉内的妖气更是跌落到寻龙境界都不一定有,相对来说,我的道炁太过庞大,只能分出去微弱一丝来帮她,还必须得极为缓慢小心。以免伤到她脆弱的经脉。一个周天下来,我的鼻尖就见了汗,等连做几个周天之后,我更是全身汗透,比自己跟人打斗数场还要疲累。

  好在忙活半天不是徒劳,几个周天之后,我收回道炁真元,伸手又感应了一下瑶瑶的身体,她的鼻息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心跳也有力了许多,身体显然已经恢复了过来,只是人还在昏迷之中,暂时没有清醒。

  我没有强行唤醒她,而是找了两个神像面前跪拜用的蒲团,拼在一起,小心把小狐狸放在上面,让她好好休息。

  忙完这一切,我才回头看了看,此时这狐王宫神殿内,就只有我和胖子两个人,远处神殿门口,影影绰绰的,似乎有不少青丘族人在那里聚集,但奇怪的是,从我们闯进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许久,这些人却不见有人进来。

  虽不明白原因,但他们进来少不得还要一番麻烦,他们不进来倒是正好。我自己也找了块蒲团坐下,开口问胖子。“你把那个黑袍大祭司放出来,我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点点头,手里拿着炼妖壶一甩,黑袍大祭司的身影便重新出现,跌坐在我俩身前。

  这只老狐狸进了一趟炼妖壶,脸上的神情却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又兴奋又恭敬,刚一出来,抬头看了看我和胖子,然后便立刻跪伏在地,不住磕头。

  他的举动弄得我俩莫名其妙,虽说他现在受制于我。但以他的身份和修为,就算求饶,也不该如此丑态百出才对。更何况,从他的神情来看,脸上的恭敬和虔诚,根本不似作伪。

  出声制止了他的跪拜之后。我才又问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一丝?还有,你为何跪拜我二人?”

  黑袍大祭司又磕了个头,然后才眼睛盯着地面,恭敬答道,“‘妖壶现世,神仆降临’是我青丘先祖遗留下来的古训,妖壶便是说炼妖壶,这句话意思是,炼妖壶重新现世的时候,狐王他老人家的神仆便会降临,你二人持炼妖壶来到我青丘族,一定是狐王派来的神使,要传达狐王的消息。先前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神使勿怪!”

  说完,他又开始不住叩头。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的彼此对望一眼,这莫名其妙的,我们又成了狐王的神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