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返回首页死人经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善后

第一百一十二章 善后

  陆振阳一走,我便脱力坐到了地上。虽然借助陆振阳和龙虎山道士交手的间隙我恢复了体内真元,但早先被陆振阳重创的身体却没有恢复。

  坐下之后,我盘膝调动真元,开始温养身体。

  等再次醒来,身上伤势已经暂时压制,但我勉强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上下的每一处筋骨关节都隐隐作痛。

  又活动了一下,才感觉身子舒服了一些,我撑着身体站起来,四下打量。

  之前因为打斗而碎裂的家具已经被清理干净,虽然没有恢复原样,但也归拢了个大概。

  大厅里,王永军和王坤正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看到我进来了,他俩都站了起来。

  “周老弟,你怎么样了?”王永军拉着我的手,焦急的问道,“我听王坤说,今天有人前来寻仇,一番恶战,你受了伤……”

  “何止是恶战……”我还未开口,这时张坎文似乎听到动静,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周易,那家伙还会不会再回来?”

  “短时间内应该不会了。”我摇了摇头,安慰他道,“陆振阳今天耗费也是极大,更何况天师教那三个天师尽数横死,龙虎山上不可能没有察觉,多半会找上陆振阳,短时间内,他应该自顾不暇,暂时不会再来对付我们。”

  张坎文这才松了口气,紧皱的眉头略微舒缓,点点头道,“那就好,至少能让我们先缓口气。”

  说完他又转头问我,“陆振阳如此横行。玄学会就没人管吗?谷会长仙逝之后,杨副会长已经接任了会长之职,我准备打电话问一下玄学会那边怎么说。”

  杨副会长?应该是杨仕龙,原来他接任了玄学会长。

  我犹豫了一下,对张坎文摇摇头道,“还是不要问了,陆振阳此时修为超凡,玄学会也管不到他。更何况,看陆振阳的模样,怕是已经跟陆家完全脱离了,否则的话,他怎么也不该出手诛杀龙虎山天师。”

  张坎文一愣,沉默片刻,最后也颓然的点了点头。

  形势比人强,陆振阳修为太高,高的玄学会也无法插手,我和张坎文更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抬眼看了看四周,又对张坎文问道,“龙虎山那些道士的尸体呢?怎么处理了?”

  张坎文指了指王永军,“王叔过来就是帮忙处理这些的。”

  王永军也插口道,“我找了几个人,弄了几辆殡仪馆的车,把那些道士的尸体保存好,一路去江西鹰潭,给龙虎山送了过去。”

  我一愣,本以为他会说抛尸他处,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心思。

  杀人者陆振阳,尸身也给龙虎山送了回去,这样应该最大程度避免了龙虎山的追责吧?

  我心里刚放松了一点,不过旋即就又皱起了眉头。

  以龙虎山的行事风格来看,哪怕我们把尸体送回去,他们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或许是看到我面色不对,张坎文又道,“周易你放心,王叔找的都是些亡命徒,根本不知道咱们这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殡仪车里装的是什么,甚至不知道王叔的身份。龙虎山的人就算搜魂,也不可能牵扯到咱们。”

  他这一解释,我才放心下来。想想也是,张坎文对玄学界的手段很了解,既然决定给龙虎山送尸体回去,断然不会出漏子才对。

  此时按下不提,我看了看四周,又问他道,“其他人怎么样了,胖子呢?”

  “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体脱力,道炁消耗太多,在楼上修习呢。”

  我点了点头,心里微微有些愧疚,当时情况紧急,我甚至没有跟胖子商量,就把炼妖壶给了陆振阳,但说起来,炼妖壶是胖子的东西,我根本没有处理的权利,倒是十分对不住胖子,只能以后再找机会,想办法把炼妖壶弄回来还给胖子了。

  除此之外,麒麟还在炼妖壶里,先前回来的匆忙,我根本来不及把麒麟从炼妖壶里叫出来。

  想来陆振阳并非炼妖壶之主,应该不大可能驱动炼妖壶,麒麟只要躲在里面不出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我稀里糊涂的想着,心里对陆振阳的愤恨愈发浓郁。

  只可惜阳神天师的修为如同天堑一般,让我甚至生不出报仇的心思。

  就在我心头郁结,闷闷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一旁的王永军,忽然开口对我问道,“小周先生,我听坎文说……王励这孩子的病有得治了?”

  他这一说,我才收回了思绪,点了点头,“有了些头绪。”

  这次回来之后,被龙虎山和陆振阳扰乱了心神,我倒是忘记了最重要的事。

  理了理头绪之后,我又告诉他说,“如今我已晋升天师,七星艾草也找到了,能不能治好小王励的病,待会一试便知。能不能治好还不好说,但最起码也能暂时压制,拖延些时日。”

  “那就好,那就好。”王永军有些兴奋的搓着手,脸上感激之色溢于言表。

  事实上我对王永军也颇为感激,从我当初刚来深圳开始,他就对我帮助很多,这次龙虎山天师尸体的事,也多亏他帮忙,否则的话,我和张坎文虽然修为不俗。可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到最后多半得舍下这个风水玄学店,躲到其他地方。有些时候,凡俗世界的手段,比起玄学手段,反而更好用一些。

  张坎文这时站起了身,拍了拍我的肩膀,“王励的病情不宜再拖。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无碍的话,咱们这就开始吧。”

  我点了点头,虽然身上还有些酸痛,但修为却是完全恢复了,不影响处理小王励之事。

  跟着张坎文来到楼上小王励的房间,一推门,小王励正躺在婴儿床上,一动不动。王坤老婆坐在一边陪着。

  “我先用家传秘术给王励温养身子。”说罢,张坎文翻身坐在床上,用莲花坐盘膝坐稳。

  只见张坎文轻轻抬手,阴阳阎罗笔便腾空而起,凌空点了几下,一道道浓郁的道炁便喷涌而出,包裹住了小王励。

  张坎文面色肃然,双手结印。口中吐出一连串的法诀,阴阳阎罗笔便如同有了灵智一般,在空中晃了几下,朝着小王励飞了过去。

  此时小王励也醒了,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飞舞的阴阳阎罗笔。张坎文这家传之术颇为玄妙,道炁运转的极为精巧,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每一丝道炁都被恰到好处的利用上了,没有浪费分毫。

  阴阳阎罗笔在小王励身上滑来滑去,就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一样,在小王励身上如同书写一样滑动着,一笔一顿,看上去极有韵律。

  就在阴阳阎罗笔勾画着的同时,空中浮现出了一道道透明的波动,渐渐凝结成七彩线条。悬浮在空中。

  我看着张坎文鬓角已经隐隐有汗珠流了下来,不由得心中一动,这家伙之前就受过伤,现在就算仅仅用家传秘术温养小王励的身子,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轻松之事。

  那一道道线条缓缓下压,过了十多分钟才终于下坠融进了小王励的肌肤,隐隐闪过几丝光泽。

  “张大哥,情况如何了?”看到张坎文施法结束,我这才开口问道。

  “还是老样子。”张坎文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颓然的神情,“我这术法讲究的是一个以柔克刚,用徐徐之力温养身骨,可王励身子里的邪恶气息实在太过强横了,不等温养之力起作用,便先被那邪物驱散了大半,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有限。”

  “那七星艾草呢?该怎么使用?”我点了点头,又对他问道。

  “那个就要靠你了。”张坎文神情肃然道,“等会我将七星艾草用术法激活,你再用巫炁真元将七星艾草的能量灌注到小王励体内,汇聚到那黑斑凹痕之上。”

  “好。”我点头应了下来,从怀里拿出七星艾草,交给了张坎文。

  张坎文接过七星艾草,手指在草茎上轻轻滑动,一股道炁顺着他的指尖流到了七星艾草上。

  就在这时。异变忽生。七星艾草本来只是普普通通的草叶,唯一区别只是上面淡淡的星斑,放在艾草堆里寻常人根本分辨不出。

  然而在接触到张坎文的道炁之后,七星艾草忽然冒出了一阵五彩光芒,光芒闪烁了几下,缓缓褪去后,我发现草茎上出现了七个闪闪发光的光点,仔细一看。那是七个白色的疙瘩,似乎是从茎里长出来的一样。

  “你看这七星眼熟么?”张坎文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捏住艾草,问道。

  我抬眼一看,这七星的排列方位的确眼熟,完全跟北斗七星一模一样。

  “没错,就是北斗七星。”张坎文叹了口气,看着手里的七星艾草。神色颇为怀念,“我当初刚刚跟着师父修行的时候,师父曾教我辨识玄学界内的奇花异草,第一个认识的就是这七星艾草,师父说,七星艾草乃是有一丝天上的星宿之气飘散到了人间,被普通艾草吸收而形成的……往事还历历在目,现在却已物是人非了。”

  我没想到张坎文会忽然说起这个,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现在又要轮到七星艾草来救我文山一脉的下一代传人了,周易,你说这是不是一种轮回流转?”

  张坎文脸上的悲伤之色很快褪去,灿然一笑,伸手把七星艾草放在了小王励的胸口,对我说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我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在床边坐下,伸手握住了小王励的手腕。

  说实话,我现在心头异常紧张,七星艾草得来不宜,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可没有第二珠七星艾草来给我用。

  另一边,王坤夫妇和王永军也都紧张的看着我。王坤老婆甚至紧紧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嘴里念叨个不停,甚至都不敢往这边看。

  我转过头,默默催动体内的巫炁真元,控制它缓缓流进小王励的身体里。

  小王励倒也安静,眨着大眼睛看着我,似乎不知道我打算做什么,时不时还举起手,然后啪的一下拍在床沿上,惹得后面王永军一阵阵急促的呼吸。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小王励,同时屏住呼吸,让巫炁真元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变得更加温和,这才缓缓用力,加大了注入巫炁的数量。

  小王励的身上也浮现出了一片墨绿色光芒。顺着我巫炁真元的增多而流转不停,就在那墨绿色光芒碰触到七星艾草时,七星艾草上的七个星芒骤然一亮,随即散发出一阵阵清香。

  而我却感觉到了更多的东西,我能隐隐的感觉到,有一股温和的力量正从七星艾草里缓缓流出,一直渗透进了小王励的身体里。

  我控制着巫炁真元,缓缓注入小王励体内。与此同时,我的另一只手上也缓缓凝聚道炁真元。

  我这是在警惕小王励体内的那个邪物,虽然那邪物此时尚未觉醒,可我明白,如果我真的做出了什么会威胁到他降临这个世界的举动,那个邪物一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我体内的巫炁真元连绵不绝的注入了小王励的身体,很难想象,一个这样渺小的婴儿身体竟然承受住了我天师境界的庞然能量,这种能量不要说寻常大人了,就是一个刚刚识曜的修行者也会被活活撑爆,可小王励却没有丝毫不适的样子,依旧眨着大眼睛看着我,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又过了几分钟,我明显的感觉到了阻力,小王励似乎也终于感到了异样,变得有些焦躁不安,胖嘟嘟的小手摆动的愈发频繁了。

  这正是上一次我失败的时刻,上次我尝试用巫炁替小王励驱除邪物的时候,正是遇到了越来越大的阻力,那时候我修为不够,供应不了这么多的巫炁。

  而现在,我已经晋升了天师,体内的巫炁已经变成了巫炁真元,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都和之前有着天差地别,我不信这次还比不过那个邪物!

  感受着越来越大的阻力,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加速了手上巫炁真元的输送!

  这种巫炁的输送,随着时间的增长,我面对的阻力会越来越大,并且似乎我输送进去多少巫炁,就会产生更多的阻力一样。

  张坎文也看出了我正处在关键时候,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轻声喝道,“周易,就是现在,调动七星艾草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