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诡印

返回首页天官诡印 > 第二百零七章 画中人

第二百零七章 画中人

  屋漏偏逢连夜雨,金大发手上这个棺材都还没处理好,不远处的一具青铜棺材在剧烈摇晃下刚好撞到了旁边的一具棺材,只听澎的一声,那棺材上方的两条锁链不堪重负之下从中断裂开来,青铜棺材砸到地上把汉白玉石地砖都砸出了几道裂缝!

  金大发见状脸都被吓得煞白一片,不过这时墨兰见状不妙,就向那边跑去想用墨斗线暂时把青铜棺材镇压,可是只听那落到地上的青铜棺材内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那上了铜钉的棺材板在这一记冲击下都被顶起了少许!墨兰见状停下脚步,随后向其他青铜棺材冲了过去。

  金大发见状苦笑一声,说道:“完了,等下必须要搏斗一场了,现在能清除几个就清除几个吧。”

  我点了点头,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另外一具青铜棺材也落到了地上,此刻我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这墓中的粽子可不比罗布泊遇到的那些活尸,如果不小心放出来了一个的话,说不定我们三人一起上都打不过!

  最后,场中除了那些已经被我们重新镇压好的青铜棺之外,还有三具掉在地上的青铜棺我们没来得及处理,正当我们想要把剩下的三具青铜棺给镇压的时候,最先掉落在地的那具青铜棺早已不堪重负的棺材板又遭到了一记重击,只见那青铜钉被猛地震飞,其中一个还钉在了天花板上!没了棺材钉的阻碍,那重达百斤的棺材板忽然发出一阵摩擦的吱吱声,随后从被挪开的缝隙之中猛地伸出了一只青绿色的手!

  金大发愣了一下,接着他猛地跳到了棺材板的上面,正当他想有所动作的时候,棺材板内又是澎的一声,金大发居然连人带棺材板被掀飞了出去!

  见到这幕我连忙过去把金大发搀扶了起来,只见金大发捂着胸口表情异常痛苦,半饷他吐出一口鲜血,骂道:“这里面的什么玩意呀,怎么比铜甲尸的力气还要大呀,奶奶的,这下震出内伤来了。”

  见他暂时没事我放下心来,随后我将目光转向青铜棺材那边,发现此刻那青铜棺材没了棺材板后从里面散发出了缕缕青烟,接着棺内有一个人坐了起来,那人浑身肌肉萎缩而且颜色青紫,一头犹如乱麻一样的长发披落在肩头,它先是左右看了看,随后那一双死鱼眼停在了我和金大发的身上。

  金大发咽了口水,说道:“初三……要不我们闭气?说不定能逃过一劫呢。”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此刻出口都已经被封住了,即便闭气能躲的过一时,可也躲不过一世呀。

  心里正想着呢,那阴尸忽然张开嘴笑了笑,只见它的嘴里满是漆黑的獠牙,而且不时还有一些黑色粘稠的液体从它嘴角滑落,看的我胃里直翻酸水,正当我恶心着呢,那阴尸猛地站了起身,随后它双脚一蹬,冲我们跳了过来!

  我头皮一炸,刚想拖着金大发跑,但是谁知道这货太胖,我拖了下愣是没拖动!就在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阴尸向我们扑来的时候,只见身旁忽然跳起一个人影,直冲冲的向阴尸踹去!

  我定睛一看,那人正是墨兰,可是当墨兰一脚踹到阴尸身上时,意想中的阴尸被踹的倒飞而去并没有发生,反而是墨兰一个后空翻跳到了我们的身旁,随后捂着脚脸色有些凝重。

  “墨兰姐,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呀?我看着不像铜甲尸呀,怎么感觉比铜甲尸还厉害呀?”金大发揉着胸口说道。

  墨兰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说道:“铜甲尸是人工制成的,只能叫尸而不能叫僵,而面前这具是紫僵,属于黑僵的支系,据说力大无穷且刀枪不入,比铜甲尸还要难对付。”

  “紫僵?!”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惊叫道:“原来还真特么有这种东西存在呀!”

  墨兰没有说话,因为原本被墨兰打断跳跃轨迹的紫僵此刻又伸着一双长有青紫色利爪的手向我们三人扑来,最糟糕的是,另外两具青铜棺材里面的紫僵也相继打开青铜棺材板跳了出来。

  这时我心里微微有些苦涩,因为即便是金大发和我都装备齐全,可是面对一只紫僵也没多少还手之力,而此刻有三只紫僵,在我灾血用完,蔣明君也在养伤的情况下基本可以说是十死无生了。

  但是金大发并没有绝望,他把背包拿了过来,随后拼命在里面翻找了起来,在找的过程中那个装着《神僧携魔图》的琉璃盒掉在地上摔得粉碎,连里面的画卷都摊了开来,但是我和金大发都没有在意,此刻命都保不住了,还管什么画呀。

  找了一阵子后,金大发从背包里掏出一包糯米,接着他把糯米摊开,抓了一把给你看猛地撒向还在和墨兰缠斗的紫僵。

  只听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那些糯米砸到紫僵身上居然犹如摔炮一样爆裂开来,把紫僵打的怪叫连连!

  见有效果金大发面色一喜,随后还没等他继续帮墨兰解围,远处的那两具紫僵就向金大发扑了过来。

  我和金大发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这一击,但是说来也巧,其中一具紫僵正好跳到了《神僧携魔图》的上面,我还没来得及惋惜,就看到了骇人听闻的一幕。

  因为,从《神僧携魔图》中猛地伸出一双枯黄粗糙的大手,那只大手抓住紫僵的脚腕,然后猛地一拽,那紫僵居然被拽进了画卷之中!

  看到这一幕不仅我们三个人愣了,就连那两具紫僵都诡异的愣了一下,随后,从那画卷之中缓缓钻出了一个人,那人面色蜡黄粗糙,光秃秃的头上点着九道戒疤,就是这样一张饱经风霜的脸旁,居然有一双犹如泉水一样明亮清澈的眼睛。

  这人身穿破旧的青布僧衣,左手还拖着一具尸体,那尸体我很熟悉,就是刚刚被拖进画中的紫僵,但是这个人很怪异,从画中窜出来这点就不说了,就连他这个人的整体感觉就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简单的说,这人身旁棱角粗重,踏在地上也没有声音,仿佛和我们不在同一个次元一样,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犹如用墨画出来的人,他走出来后剩下的那两具紫僵居然面露惊恐,面对那人不急不缓的脚步它们连连后退,可是原来阻碍我们的石门此刻成了它们的催命符,见已经无路可退而且那人越来越逼急自己,两具紫僵人性化的对视一眼随后猛地扑向了那个僧人。

  面对扑来的紫僵僧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这让我心里暗自担心起来,可是当紫僵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时,那僧人放下手中提着的紫僵尸首,随后抬起两只手犹如打太极一样,伸手擒住了两只紫僵的脚腕随后狠狠的往地上一摔。

  “轰隆!”

  只听一声巨响,那僧人把两具紫僵狠狠的摔到了地上,他不仅把地上的汉白玉石砸的犹如蜘蛛网一样满是裂纹,还激起了无数灰尘,让那边的场景都不太清晰了。

  感受到脚下的震动我差点没站稳,可是此刻我心里翻江倒海满是不敢置信,连墨兰都对付不了的紫僵在这僧人面前居然跟两只小鸡仔一样,这僧人……究竟是人是鬼?

  待烟尘散去,那两具紫僵已经被砸的不成人形了,金大发见状不由咽了口水,说道:“初,初三……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