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来找我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来找我

  自从百无求管归不归叫爸爸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挨打。不过老家伙倒是没有恼怒的神情,只是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随后怯生生的向后退了两步。看他委委屈屈的样子,像极了乡间被忤逆子揍了,有愁没处诉的样子。

  看着这个瞎眼老头的样子,百无求心里多少有些犹豫:难不成自己真的打错了?这个老家伙和自己真有什么关系?

  就在百无求想从这个瞎眼老头嘴里再探听出来点什么的时侯,它突然一皱眉,随后转身对着自己走出来的位置说道:“是谁鬼鬼祟祟的!出来……你一直都在叫我过去,又不说去哪?我怎么知道你在哪里……”

  喊了几声之后,百无求回头冲着有些发愣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听到了吗?那个人在叫我……他让我往里面走,又不说在什么地方?你怎么这样的表情?没有听到吗……”

  “有声音吗?是男是女……”归不归一脸诧异的表情,歪着脑袋又听了一会之后,老家伙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傻……无求啊,你也看到老人家我的年纪大了。眼睛看不见耳朵又聋,真是没有听到有人再喊你。或许是因为刚才你那一巴掌打的我老人家有些耳鸣……老了,不中用了……”

  “那个声音一直就在喊!刚才我打你之前,你没有听到吗?”百无求瞪着眼睛,一把抓住了归不归的衣襟,将他抓到了自己的身边。随后掰着这个老家伙的脑袋,将归不归的耳朵对准了‘声音’传来的位置,继续说道:“你听听,一个男人的声音。一直在重复一句话——你快过来,我在这里等你……你快过来……还是听不到吗!”

  说到最后的时侯,百无求一把推开了归不归。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脑袋,扯着嗓子大声吼道:“好疼!脑袋好疼……不要再喊了,我过去!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说话的时侯,百无求已经顾不得归不归了。它抱着脑袋摇摇晃晃的向着身后的位置跑去,归不归怎么舍得再让它走?当下老家伙施展了腾空之法,飞起来之后贴在这大个子的身后。别看这个老家伙也有百十来斤,不过百无求却好像感觉不到他的重量一样。‘背’着归不归跌跌撞撞的跑向了纵深的位置。

  跑出去小半个时辰之后,百无求脑中的巨痛这才算好了一点。当下它满身大汗,扶着身边的墙壁喘了几口粗气。缓过来之后这才喃喃自语的说道:“你不要一直重复那句话……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见你……”

  这个时候,归不归也从妖物的身上滑了下来。老家伙侧着耳朵听了半晌,还是听不到那个声音。之前自己的那个傻儿子就是在拱门当中被一个声音叫走的,看样子就是一个声音喊的。进来之后又不现身,那个喊它进来的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着百无求的样子缓过来一点,归不归试探着问了一句:“无求啊,现在他还在说让你进来吗?没换句话说说?”

  百无求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你什么时侯跟进来的……算了,你喜欢跟着就跟着吧。他还是那句话——你快过来,我在这里等你……就这么一句,不过声音时重时轻。轻的时侯几乎听不到说的是什么,重的时侯我的脑仁就好像要从里面爆出来一样。好多次了,刚才在里面和你们说话的时侯也是这样……”

  这个时侯归不归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之前百无求突然跑开了,当下老家伙叹了口气,试探着说道:“老人家我也知道头疼欲裂的滋味,那个时候什么都顾不得了……现在说了咱们爷俩的关系大概你也还是不信。不过不信归不信,你一会头再疼起来,可不能向对铁如徒那样,找根铜管子把老人家我也串了……”

  “老家伙,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听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的眉头当场便皱了起来。上下看了这个瞎眼老头一眼之后,它继续说道:“我什么时侯找根铜管子串了铁如徒了?它和我都是妖,我又不记得它,为什么要穿死这个半妖?”

  “不是你干的?”听了百无求的话之后,归不归马上便猜到出了什么事情。苦笑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难怪人都说关心则乱,原本这样的小把戏是瞒不过我老人家的……一个铁如徒便把我们扯散伙了,好手段……”

  百无求听不懂归不归说的是什么,不过这个时侯它耳边的声音减轻了许多。妖物趁着这个机会再次向归不归打听自己到底是谁?现在除了那个一直在喊它进去的声音之后,百无求就对这件事情割舍不下了。

  “你再问几次,老人家我都是一个说法。”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哪怕无求你再给我老人家几巴掌,只要没有打死老人家我。你都是叫过我几百年爸爸的……”

  “闭嘴……”百无求轻轻踹了面前的瞎眼老头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别当我傻子……我不问你了,不信天底下除了你之外在没有别人了……这里怎么出去?我要出去问问别人……”

  “好,到时候老人家我带着你到处走走,我老人机的话你不信,妖王、大方师他们的话你总该不会怀疑吧?”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老家伙的心里一个劲的发苦。真遇到他们的话,八成不会说自己什么好话。妖王还到罢了,遇到广孝那样挑拨离间的高手,或许还会暗示几句自己是这个傻小子的杀父仇人……

  不过等到这一人一妖想要出去的时侯,却发现自己身材何处都不知道。刚才百无求几乎就是闭着眼睛乱跑的,而眼盲的归不归什么都看不见。想要拘来个妖物的魂魄问路,才想起来这里有古怪的禁制,根本施展不了这样的术法。

  当下,百无求带着归不归向着身后走去。这里的路径大同小异,几个分岔路看着也都差不多。妖物只能带着老家伙顺着一条路走下去,如果遇到死路原路返回便是。来来回回多走几趟,早晚会从这里走出去的。

  不过只要百无求一走远,脑袋里面喊它回去的声音便大了起来,随后它便抱着脑袋哇哇大叫。但是只要回到刚才背着老家伙停下来的位置,那个声音便减轻了不少。头疼欲裂的感觉也慢慢的消失,如此反复几次,百无求说什么也不跟着归不归一起回去了。一定要见到那个喊它回去的人问清楚怎么回事,确定脑袋不再疼痛之后,才能从和归不归一起出去。

  于是,百无求带着归不归向着这条路的纵深走了下去。越往里面走,妖物耳朵里面的声音便越小。又走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它自己几乎都听不到刚才那个一直再响的声音了。只是这里的空气当中开始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腥气,现在的百无求虽然脑袋不在疼痛了,却被这股腥气熏的只作呕。

  又走了半晌之后,前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流水之声。原本附近有水源的话,空气也坏不到哪去?不过那股腥气却越来越浓厚起来。当这一人一妖又走了二三百丈之后,百无求的眼前突然一片开阔,不过这只妖物抓着归不归的手却莫名的紧了一下。老家伙听到它说道:“原来我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