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章 周广义的心愿

第二百五十章 周广义的心愿

  等到周广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悬在半空当中,眼看着就要落到海中。就在这个时候,周广义的头发突然被人抓住,硬生生的将他提了起来。死死抱着周广义的人影大吼了一声,窜起来向着他头上的那个人扑了过去。

  挣脱了控制的周广义便要施展术法去攻击那个人影,他的手杠杆抬起来,头顶上便发出来一声闷响,随后一团血雾瞬间将他笼軍了起来。还没等周广义明白过来出了什么事情,抓住他头发的那个人手上使力,将这位泗水号的红人抓了上去。

  等到周广义再次站到了甲板上,才看到将他拽到甲板上的人,正是白发男人吴勉。到现在为止,周广义还是没有搞清楚刚才出了什么事情。那个要将他拖到海里的人影是什么,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就满身血淋淋的?

  白发男人好像么什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靠着船上的桅杆,拿出来一本满是白纸的小册子,借着月光看了起来。

  周广义知道去问也会碰钉子,最后索性自己带蓍水手小心翼翼的在船上检査了起来。和吴勉说的一样,船仓和底仓里面都发现了船员的尸体。不过出了这些船员、水手之外,还在底仓里面发现了一具身穿大食服饰的女人身体。

  死掉的女人没有脑袋,在死尸的周围满是黏糊糊的鲜血。这个时候,想到刚才自己差点被拽进海里的场景,周广义向身边的水手打听刚才出了什么事情。根据这些水手们所说,之前紧紧抓着他的也是一个大食女人。面后女人向着那个白发男人扑了过去,也没见他动手,只是冲藿大食女人吹了口气,这女人的半个身子便突然爆开,化成了血雾将周广义笼罩在了里面。

  听到差点将自己淹死的女人,在白发男人手里完全没有还手的力量,只是被了吹口气便自己爆开。

  这样的术法教授自己的那位方士做不到,想到白发男人活神仙一样的本事,周广义的头发便一阵一阵的发麻。

  仔仔细细查看了一遍之后,船上一个活人都没有。这些死尸和昨晚看到一摸一样,也是魂魄被人吸走而亡。不过船舱里面的女尸和刚才要将自己拖下海的女尸应该就是凶手了,虽然不知道她们的来历,这也算是给死难的船员们报仇了。

  只是昨晚的幸存者说有三名大食女人,现在还有一人漏网。以后来往这片海域的船只早晚也是麻烦。

  不过最后就在周广义这几个人准备回到自己大船的时候,有水手在海里发现了一些漂浮着的碎肉。

  还有半个身穿大食女人服饰的尸体,加上这具死尸便凑齐了三个吸食魂魄的大食女人。

  周广义还想去问那个白发男人,不过回头的时候才发现原本靠在桅杆下的吴勉,这个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发男人不在船上,这些人便没有了主心骨。当下急急忙忙乘坐小船回到了自己的大船上,原本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应该带着遇难的船只一起走。也可以将船上的死尸带回去入土为安,周广义也是这么想的,打算回去之后派几名船员过来驾船。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刚刚离开这艘船之后,船上竟然无辜着起了大火。还没有等他们的小船行驶回来,那艘燃烧着大火的船只被烧断了船上的龙骨,大船断裂成了数节,随后慢慢的沉入到了海底。

  不用问也知道这是那位白发男人的杰作,等到周广义带着几个水手回到他们那艘大船上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叫做吴勉的男人站在甲板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这几个。看他的眼神,似乎在说:你们还有脸回来?为什么不跟着那艘船一起深入海底……

  想起来刚才自己看到的,周广义的心里还是有些哆嗦。虽然事情是那位白发男人处理的,自己也还是不能不去向归不归禀告。当下,他小心翼翼的登上吴勉、归不归所在的最高一层甲板,随后凑到那个瞎眼老头的身边,将刚才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最后还要感谢那位白发男人:“多谢吴大修士相助,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现在我们几个人已经都死在那艘穿上了。现在看起来,所谓的鬼船就是这几个大食女人做的好事。

  好在她们三个都已经被吴大修士诛杀了,否则的话,这一带海域也是后患无穷……”

  “既然知道了是怎么回事,那你们两位东家便可以松口气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 :“不过这三个大食女人还应该查下去的,她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吸食生魂都要查个明白,要不然的话,再过两年又来三个大食女人怎么干,你们那两位东家也受不了。”

  “这个小的一定会转告两位东家的。”周广义陪着笑脸说了一句之后,抬头看了看月亮,随后继续说道:“时间不早了,几位老神仙还是回去休息吧。让几位老神仙陪着小的担惊受怕,真是罪过……”

  亲自送吴勉、归不归回到了船舱之后,周广义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大船沉入海底的位置,让水手在海图上做了标注。

  虽然不可能将沉船上面的死尸打捞上来,起码回去见到两位东家也要有个交代。

  一切处理停当之后,周广义继续亲自掌舵。向着吴勉、归不归要去的目的地行驶过去,从这里前往徐福所在的海域需要九天的航程,不过周广义是驾船掌舵的天才。到了第七天中午,他们这艘大船的前方便出现了一条小舟。

  小舟上面站着一个身穿房事服饰的男人,这男人三、四十岁的模样。看到了他们这艘大船之后,朗声说道:“方士门下蒋元,奉徐福大方师法旨,再次迎接几位。船上周广义听着,你引船跟着我走,不可以有丝毫懈怠.......”

  周广义听到了蒋元的话,急忙正色回答:“周广义尊蒋元先生教诲,请先生引路,弟子在后面跟随。”

  周广义说完之后,蒋元脚下的小舟自己转身向后行驶过去。周广义驾驶大船在后面仅仅跟随,这时,吴勉带着两只妖物出现在了周广义的身边。老家伙冲着他说道:“你在这个姓蒋的面前自称弟子,那么

  说起来,他就是徐福派来教授你术法的方士了?”

  “正是这位蒋元先生。”周广义的眼睛盯着前面小舟上面的蒋元,根据小舟的变化,调整船舵紧紧的跟随着小舟。嘴里还要应酬归不归,继续说道:“可惜小的根基太差,始终学不会蒋元先生的一点皮毛。

  有朝一日,小的能有蒋元先生百分之一的术法成就,也就算是知足了。”

  “你的要求倒是不高。”归不归嘿嘿一笑,他虽然看不到事物,不过还是能感觉到从蒋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别说广字辈的四个人了。就算和火山相比,也是远远不如。

  “看在你这几天也算尽心的份上,一会见到了徐福那个老家伙,老人家我卖卖老关系,让他收你做个弟子。这样一来,你便和这位蒋元方士平起平坐了。反正也没有正式拜师,你以后管他叫做师兄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

  周广义被这几句话吓了一跳,他正要推辞的时候,冷不丁听到前面色蒋元说道:“周广义你要仔细了,现在便要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