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船沉

第二百六十一章 船沉

  此时的安梓童连爬都爬不起来,想着大好的局面最后被一个最不起眼的人参娃娃坏掉。早知道这样的话,之前归不归和百无求上船的时候,他直接跪下叫爸爸就好了……
  
  看着百无求冲过去要打死这个姓安的,归不归急忙拦住了他们家的傻小子。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抓住了百无求的胳膊,说道:“傻小子,这个安梓童还有点用处。从他嘴里能打听出来董棋超的事情,这么多年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样了?”
  
  “还惦记你那个倒霉徒弟?老家伙,你这是嫌他没有害死我们啊……”虽然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不过百无求还是放过了安梓童。
  
  这时候老家伙走到了安修士的身边,蹲在地上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老人家我一辈子打雁,想不到这一次被你这个瘸腿雁啄了眼睛。你的定身法阵不错嘛,连我们这样的人都能定住。以前还以为宣毅一派的修士们都是废物,想不到还藏着这样的手段……”
  
  听到归不归说到了阵法,当下安梓童马上来了精神,他仰着头向着左边的箱子努了努嘴,随后陪着笑脸说道:“定身阵法的九套阵图在对面那口黄色的箱子里,您老人家喜欢就拿去。那里还有十三丈避火的锦缎也孝敬老人家您,一点小玩意儿拿不出手,老人家千万不要嫌少。”
  
  “那么客气干什么,现在你死了那些东西不就都是老人家我的了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再次拍了拍面如土色的安梓童脸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我老人家年纪大了,杀心也没有以前那么盛了。你说点老人家我爱听的话,或许就饶了你一命。比方说说董棋超的事情……”
  
  听到归不归松了口,安梓童急忙将董棋超藏在辽东一座海岛上潜心研究孽的事情对老家伙说了一遍。
  
  “看来着孩子不把自己炼成孽是不会罢休了……”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安梓童继续说道:“以你来看,他有几成的机会把自己变成孽?”
  
  “他没有那个机会了”安梓童倒是没有乱说,他也跟着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董兄弟也是个难得的天才了,之前他也炼制出来几个孽化了的动物。不过那些狐狸、狗什么的活不了几天就死了,而且他差不多也快到寿数了,撑不到把自己炼化成孽的。老人家,梓童我和董棋超兄弟是过命的交情,就是不忍心看到他大限将至,这才从那小岛上出……”
  
  “呸!说起来那个白眼狼老子就来气。”没等安梓童说完,百无求瞪着眼睛打断了他的话。二愣子啐了一口之后,愤愤的说道:“别说的那么客气!那个姓董的白眼狼是老家伙的徒弟。本事交给他了,这个白眼狼却联合别人坑我们。你说你是他的兄弟?”
  
  “也没有那么亲……就是你坑坑我,我坑坑你的那一种朋友。”听到自己找错了靠山,安梓童的冷汗又流淌了下来。当下他陪着笑脸说道:“其实我早就看他一脸反骨相了,就是担心他黑了我,这才从岛上跑出来的。实不相瞒,董棋超没少在背后说您几位的坏话,说老人家您不得好死。还说吴勉前辈是个小白脸,早晚吃软饭,靠女人养活……我就是听不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这才一怒之下和他翻了脸。安梓童守着您几位说句实话,他董棋超骂我爹娘我都忍了,就是听不得他说您几位一句不好。您几位是谁?那就是天上的神仙……”
  
  看到安梓童突然又变了一副嘴脸,百无求都觉得恶心,当下它再也看不下去,将那只一直在他腿上蹭老蹭去的黑猫抱了起来,到一旁和小任叁去将晕倒的郑军等众护卫一一唤醒……
  
  百无求虽然不吃安梓童这一套,归不归却似乎是很享用。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安修士说道:“老人家我就喜欢听人说点心里话……咱们再说说这船上的东西,上面的箱子都是你的吧?除了你们炼化孽做的笔录之外,还有点什么可以孝敬老人家我的?”
  
  听到这个老家伙明目张胆的向自己所要好处,安梓童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陪着笑脸回答道:“这里面九成半都是炼化孽时做的笔录,剩下的还有一些天才地宝能拿得出手。除了那些避火锦缎之外,还有三十六颗夜明珠,一张蛟龙的龙皮,还有传说是佛祖用过的佛珠。对了,还有一颗龙胆,这个算是船上最稀罕的物件了……
  
  “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嘛……”看着安梓童的拼命巴结自己的样子,归不归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烧了这艘船,也不心疼了……”
  
  “老仙长,您容允文说一句。”这时候,朱允文抓住归不归换气的功夫,急忙插嘴说道:“还有上面那些水手和我的护卫们,他们那副样子还救的回来吗?如果救不回来,那么安修士便等同于犯下了杀人大罪……”
  
  “救的回来!救的回来……”听到这个半大小子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安梓童急忙扯着嗓子大声吼道:“之前有过孽狐通化了群兽,最后只要宿主死了,那些成了傀儡的野兽也都恢复正常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现在上面的那些人已经都恢复正常了……”
  
  这时候,郑军等护卫已经被百无求和小任叁唤醒,在郑千户的指派之下,一名护卫回到了甲板上查看,片刻之后他再次回到了船舱,对着朱允文说道:“主人,上面的人都已经昏倒了。他们身上的墨色已经退去,呼吸匀称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听到了这护卫的话,安梓童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立即说道:“我就说嘛……出不了人命,不过误伤一两个总是难免的。说起来老人家您可不能把误伤算在我的头上,他们都是那俩孽化人的傀儡。不是我控制了的……”
  
  “你控制那俩黑鬼,它们仔控制那些傀儡,以为老人家我没看见就不知道了?”归不归冲着安梓童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不和你算这笔账,换艘船吧,傻小子你背上这个姓安的,咱们该回去了……”
  
  “你让老子背上他?做梦吧!老子最多就是伸出来一手指头直接捏死他。”百无求啐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想要让老子碰这个姓安的,除了弄死他之外,别想老子干别的……”
  
  这时候,朱允文冲着郑军使了一个眼色,郑千户命护卫将这个断了四肢的人运回到他们的大船上,随后又将上面一层甲板上的人一起运回了大海船。等到吴勉、归不归和朱允文等人回到了大海船上之后,郑军亲自将船上的煤油浇在了甲板上,然后一把火将这艘货船点燃。他最后乘坐小船回到了大船上。
  
  看到了对面的货船起火之后,归不归施展了控风的术法,控制着货船行驶到了远处。随后大船上的人亲眼看着这艘船烧成了灰烬,随后一点一点的沉入到了海底。
  
  安梓童也看到了货船烧毁,沉入海底的这一幕。想到自己毕生的心血毁于一旦他心里也是一阵的酸楚,不过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不过归不归似乎还不算完,老家伙临走的时候带走了那些定身的阵法图。他粗看了一遍阵图之后,冲着被仍在甲板上的安梓童说道:“现在该说说你的罪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