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五章 不对等的生死局

第二百零五章 不对等的生死局

  再次出现的吴勉上衣已经被彻底从身上剥落,白发男人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两柄短剑走到了广仁的面前两丈左右的位置,将手里的短剑扔到了白发大方师的面前,说道:“再来……”
  
  广仁低头看了一眼脚边的两支法器。随后他抬头看向吴勉。就见此时的白发男人胸口出现了两道正在愈合的伤口,那就是说刚才短剑已经刺进了胸膛。为什么没有打碎吴勉的心脏?那可是被破空之力发射出去的短剑,别说刺穿白发男人的心脏了,正常来说应该将吴勉的上半身直接打成血雾……
  
  看着广仁只是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好像没有听懂自己的话。吴勉有些不耐烦的盯着白发大方师,再次说道:“是不是我忘了说请敬语?请你再来一次。听懂了吗?”
  
  “你是怎么做到的?”广仁将两柄短剑捡了起来之后,看着吴勉继续说道:“刚才我亲眼看见罪剑刺进了你的心口,这是被破空之力推进去的。你是怎么避开的?”
  
  “你自杀吧,你死之后我会告诉你的魂魄。”吴勉说话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看着迟迟不动手的广仁,白发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抬腿向着广仁走了过去。
  
  看到了吴勉向着自己走过来,广仁这才一咬牙,将手里的两柄短剑对着白发男人甩了过去。短剑脱手的一瞬间,白发大方师自己也向着吴勉扑了过去。刚才接连两次破空都没能把这个白发男人如何,当下广仁不敢再施展破空,再次从口中喷出一道罡风,向着吴勉喷了过去。
  
  这时,吴勉一只手左右拨打两柄短剑,将它们弹飞之后。另外一只手迎着那股罡风抓了过去,现在的吴勉接触到罡风,应该当场骨断筋折。想不到的是白发男人竟然穿过了罡风,抓住了后面扑过来的广仁……
  
  吴勉一只手掐在白发大方师的脖子上,随后猛的一转身,用广仁的身体来挡住绕了一圈之后,再次飞回来的两柄短剑。这两柄短剑到底是上等的法器,见到自己的主人挪了过来,竟然好像有了意识一样,自动避开了广仁,随后继续向着吴勉飞射而来。
  
  “神主说的好,法器不错,可惜施展的人差了点……”说话的时候,吴勉将广仁抡了起来,挡住了从四面八方飞射过来的短剑。这当中,白发大方师想尽了各种办法,还是无法从吴勉的手里挣脱。
  
  在周围略阵的归不归、百无求和众方士都看傻了眼,怎么挨了两次打之后,吴勉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现在哪里还能看出来一点广仁克制他的情形?完全就是白发男人压制着大方师,广仁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就在吴勉抡起来广仁,去抵挡短剑的时候,广仁突然反手在半空中接住了一柄短剑,对着吴勉的心口的心口便刺了下去。白发男人也没有防备到会有这么一手,匆忙当中,剑尖已经刺进了吴勉心口的皮肤当中。
  
  不过此时广仁也感觉到了一股古怪的力量从吴勉的心口冒了出来,这股力量竟然拖住了他全力一击的短剑。只让剑尖刺进了皮肤,却无法在寸进一点。任凭白发大方师施展了全身的术法,也无法再让剑身刺进去一点。
  
  看到自己施展了全力,也无法伤到吴勉。广仁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盯着白发男人说道:“你再学我,你学我从血脉集结术法……不是术法,你从血脉集结了种子的力量……”
  
  “你终于想明白了。”吴勉说话的时候,他心口拖住短剑的力量突然大涨,竟然推着剑尖出离了自己的体外。随后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广仁的脸上,将他重重的打在了地上。这才继续说道:“这样以来,我们都是一样的门路,你还怎么来克制我……”
  
  他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从地上跳了起来。这位白发大方师已经顾不得自己的风范,表情狰狞的再次向着白发男人这边扑了过来。这次他将两外一柄短剑也一并窝在了手里,两柄短剑一顿,剑尖冒出来两道白色的光芒。
  
  甩出来剑芒之后,广仁两只手左右翻飞,向着吴勉这边抽打了过来。不过就在两道剑芒抽过来的同时,白发男人一只手瞬间抓住了两道剑芒。这次不再像在书房里那样,吴勉手掌的血肉被削掉,白发男人死死的抓住了剑芒。随后他猛地向着怀里一带,将广仁踉跄着向着吴勉这边走了过来。
  
  “啪!”的一声脆响,广仁再次被吴勉一巴掌打倒在地。此时两道剑芒已经消失,白发大方师同一侧挨了两巴掌之后,脸颊顿时肿胀的好像馒头一样。脸上的皮肤甚至已经裂开,不停有血水从里面渗了出来。单看这一侧的面孔,哪里还有一点白发大方师的样子……
  
  这时,贾士芳等方士见到广仁这个样子,都开始紧张了起来。他们不约而同的向着吴勉、归不归这边靠拢,这些人都当广仁、火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现在虽然神仙的身份已经粉碎了,不过怎么也不能看着这位大方师死在自己的面前。
  
  看到自己的徒子徒孙向着自己这边冲过来,广仁直接跳了起来。表情狰狞的冲他们吼道:“站住!谁让你们过来的?刚才我的话没有听到吗?这是我和吴勉的私怨,与你们无关!稍后就是我死在了当场,你们替我收尸就好!其他的什么也不要去做。不要网顾自己的性命来救我……你们就不了的。”
  
  听到了广仁好像诀别一样的话,这些方士都跪在了地上。在贾士芳的带领之下,背诵方士一门的经文,开始为他们的大方师祈福。
  
  见到这些方士们都停住了脚步,广仁这才转身冲着吴勉说道:“今天的事情与他们无关,我死之后,还希望你放他们回去……”
  
  “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吴勉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广仁,说道:“我再给你个机会,自己了断吧。”
  
  “从来没有自己了断的大方师……”广仁惨然的摇了摇头之后,举着两柄短剑再次冲着吴勉扑了过来。有了刚才的教训之后,他将剑芒缩短包裹着了剑身之后,再次向着吴勉刺了过去。
  
  这次广仁将他所有的本事都施展了出来,冲过来的同时已经甩出去了一柄短剑,自己则握着另外一柄短剑继续向着吴勉的咽喉刺了下去。
  
  就在吴勉准备再次依靠种子力量抵住短剑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归不归的声音:“你别上当,剑芒越短威力越大……”
  
  这句话出口的同时,广仁这一剑已经到了白发男人的咽喉处。吴勉听了老家伙的话,侧身躲过了这一剑。脖子的位置却被剑芒划到,鲜血当场便流淌了下来。带着还削掉了白发男人一小块锁骨。
  
  虽然这样的伤势对吴勉来说,都算不得是伤。不过白发男人还是领教了广仁最后的手段,这时候,归不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样短的剑芒他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你和广仁多耗一会,他支撑不了片刻的……”
  
  归不归原本以为听了自己的话,吴勉会和广仁耗起来。没有想到的是,白发男人反而迎着大方师冲了下去。在广仁挥剑刺向自己的一瞬间,他再次一巴掌对着大方师那肿胀渗血的脸打了过去。
  
  广仁短剑刺中吴勉胸膛的同一时刻,白发男人的嘴巴也打在了大方师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