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夜半来客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夜半来客

  第二天华灯初上的时候,已经被封门的见春阁又重新开门做起了生意。之前转到其他妓馆里面的姑娘又回到了这里,不止是之前那十几个人,连之前的头牌清官人小西施也再次出来挑帘做生意。

  见春阁出了人命官司,只停了一天就再次开门,看起来幕后的老板还是很有些手段的。当时南京城已经把昨天的人名关系传成了花案,谣传几位来自京城的客商听闻小西施的艳名。来南京做生意的时候特意过来捧小西施的场,结果几个本地的客商争风吃醋。言语不合直接动手,最后连累了过来劝架的老鸨和茶壶惨死。

  虽然闹出了人命,不过小西施的招牌可是打出去了。当下勾来了半个南京城的酒色之徒,过来想要见识一下小西施是什么样的花容月貌。

  没有想到这些人到了见春阁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满为患。大门口已经开始买门票,二两银子一位,买了票之后还要等里面的客人出来,外面的人才能进去。到时候能不能见到小西施,就要看各位老板腰包里面的银子多少了。

  逛窑子还要买票入内,也算奇闻了。不过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越是这样越有人想方设法的想要进去看一眼,这位小西施到底漂亮到了什么程度。当下为了能早一步进去看到她,有人已经开始炒起了门票。排位靠前的门票已经炒到了十1两银子。

  有几个不舍得花钱的客人想要趁乱混进见春阁里,却被在大门口检票的茶壶抓住。当着大门口百十来号人的面,这个又黑又高的大个子茶壶对着逃票的客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你这个从屎门生出来的狗东西,嫖院还想不打算花钱!你以为里面都是你妈,来这种地方还要惯着你吗……”

  说话的时候,沙包一样的拳头打得这逃票的客人满脸鲜血。自打有娼馆以来,这也算是最凶狠的茶壶了。谁听说茶壶在家门口打客人的?不过这一顿打也算是打消了其他人混进去的心思。有钱的直接掏钱,没钱的回家去找自己老婆出气去了。

  差不多快到子时的时候,见春阁里面的客人除了留宿之外,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原本还热闹非凡的娼馆也慢慢的冷清了下来,就在伙计们看到最后几个客人离开了园子,准备关门上板的时候。三个客商打扮的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三位大爷,我们这里的姑娘都已经留客了。您三位明天清早吧……”一个肥胖的茶壶陪着笑脸说了一句,就在他以为这三个人看到没有姑娘,便会离开的时候。其中一个国字脸的年轻人掏出来一枚二十两的银元宝,递给了茶壶,说道:“劳驾,我们几个是杭州来的。明天就要回去了,听说小西施姑娘回到了见春阁,这才赶过来一睹芳颜的。如果小西施姑娘没有留客的话,能不能帮着传个话……”

  “这个真是不方便……”国字脸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当三个年轻人回头的时候,就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笑吟吟地走了过来。她边走边说道:“真是不巧,西施姑娘虽然没有留客,不过折腾了一晚她也劳乏了,这时候已经歇息了,实在不方便出来见客。好在南京、杭州不远,什么时候三位客官再来南京,我一定让西施姑娘出来和三位见一面,唠唠家常……”

  听到小西施已经睡下,三个人还是不肯放弃。当下还是那个国字脸男人取出来一千两银票,双手递给了面前的老鸨,说道:“这点碎银子给妇人您买杯茶喝……我们没有见到小西施姑娘实在是心有不甘,只要见上姑娘一眼,聊上三五句话,我们几个也就心满意足了……”

  老鸨并没有结果银票,她撇了一眼银票上面的数字,随后轻轻一笑,说道:“几位客官出手还真是大方,一出手就是千两银子的银票。都快赶上今晚园子里门票钱了……老赵,我晚上多喝了几杯……赵公子想请咱们头牌见个面,出了多少银子来着?”

  那个姓赵的茶壶听明白了老鸨的意思,他故意的扯着嗓子说道:“不就是五千两吗?就是这样咱们家姑娘也没见他,说赵公子身上俗气的味道太重。一进门就是赵公子付账、赵公子要包下园子的。后来他出到八千两银子,咱们姑娘也没有出来见一面。”

  “都是被我惯坏了……”老鸨轻轻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三个年轻人继续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姑娘的脾气大,我可不敢去惹她的起床气。几位客官什么时候再来南京,到时候我一定安排您几位和西施姑娘见一面……”

  见到老鸨根本不接银票,国字脸男人笑了一下,将银票收了回去,继续说道:“我这眼疾的毛病也该治治了,还拿错了银票。这一张才是给夫人的……”说话的时候,国字脸从怀里又摸出来一张六千五百两的银票。递给了老鸨,继续说道:“这是我们三兄弟的一番心意,只要能见西施姑娘一眼。也不用她说话。见一面我们就知足了……不会耽误姑娘太多时间的。”

  看到了男人掏出来的是泗水号龙头银票的时候,老鸨轻笑了一声。随后直接将银票接在了手中,随后说道:“那婆子我厚着脸皮去和西施姑娘商量一下,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办事不成不算无能。如果姑娘就是起不来,那婆子我也没有办法。”

  说完之后,老鸨向着三个人万福,随后一扭一扭的进了当中最大的一间厢房。半晌之后,老鸨这才搀扶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女人先是对着三个人万福,说道:“听妈妈说三位先生从杭州前来,原本妾应该与三位先生弹琴唱曲,请先生指正的。只是妾偶感风寒,实在不好以病体来敷衍。三位先生下次再来,妾一定尽力服侍,不会让先生失望而回……”

  这时,国字脸的男人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同伴。见到他们俩微微点了点头之后,这才笑着还礼说道:“姑娘言重了,既然姑娘的贵体有恙。那我们几个就不打扰姑娘休息了,我们也就此告辞……”

  看着老鸨将小西施送回房间之后,国字脸低声对着身边两个同伴说道:“确定她就是小西施本人吗?”

  一个长条脸男人说道:“这个是敢打保票的……我们哥俩之前都见过她的,这就是小西施没错。怎么两天不见,就红成这个样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宫里的娘娘,乖乖隆地咚、这婊子不得了……”

  听到了同伴肯定的回答之后,国字脸男人这才带着两个同伴离开了见春阁。出来之后,他掏出来两张银票分给了二人。看了两个人欢天喜地的离开之后,他便趁着月色,来到了一座民宅当中。

  此时,民宅书房的灯光还亮着,国字脸直接敲开了书房的大门。进来之后,对着居中而做的红发男人行礼,说道:“弟子已经都打听清楚了,今晚重新开张的见春阁里,确实是小西施万月容……”

  红发男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说道:“约我们的人呢?今天下午就应该出现了。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你查到什么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