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后手

第三百三十三章 后手

  看到宅院变成瓦砾之后,归不归的脸色都变了。当下也顾不上两只妖物了,施展术法向着府邸那边奔驰而去。随着几道残影掠过,老家伙已经在百丈之外了。好在现在已经是深夜,没几个人看到泗水号大东家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片刻之后,归不归便出现在了自己府邸大门口的位置。说是位置,是因为此时大门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同大门一起消失的还有整座府邸,那座四进的大院子已经变成一堆残砖碎瓦……

  归不归怔了一下之后,正要抬腿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道:“老爷……您可回来了……快进去劝劝吧,可不得了,二爷(吴勉)和徐老爷子打起来了。一动手就拆了房子……”

  归不归回头一看,就见在街对面的胡同里走出来几十号人,正是自己府邸的家人。刚刚说话的是管家,他哭丧着脸走了出来。一边对着老家伙作揖赔罪,一边继续说道:“老奴我有罪啊……没等守住您的宅子,当时真是把我们吓坏了。就那么一下子……”

  看到这些人完好无损,归不归微微有些发愣,随后开口说道:“你们没事?是……徐老爷子救的你们?”

  管家回答道:“是,您和两位少爷离家之后不久,徐老爷子就回来了。他把我们都哄了出来,我们都是下人,也不敢抗礼。只能待在门口等着您老人家回来,结果就在片刻之前,二爷先一步回来。我们正想跟着一起混进去的时候,却被二爷挡了回来。看二爷那样子,九成是回来找徐老爷子拼命来的。果不其然,他刚刚回府,宅子就塌了……”

  听了管家的话,归不归心里都快要冒出火来。当下不敢继续耽搁,让这些下人们远离府邸,他自己则提心吊胆的走进了那一片瓦砾当中。

  “可千万别出人命……他就是嘴损点、心眼小点、脾气差点、人缘次点……没有要命的罪过……”归不归一边低声叨叨念念,一边快速向着后宅的大概位置跑去。老家伙担心‘徐福’起了杀心,为了保住自己的弟子了结了吴勉……

  当老家伙飞奔到了后宅的时候,突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就见吴勉和‘徐福’二人面对面的站着,白发男人站的笔直,而那位大方师的身型微微有些晃动。看着好像在吴勉的手下吃了亏一样……

  吴勉、‘徐福’同时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大方师喘了口气粗气,对着白发男人说道:“看起来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想不到你竟然私藏了这样的大杀器……那个徐福以为他了解你,看起来他也走了眼。”

  吴勉冲着‘徐福’翻了翻白眼之后,继续说道:“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不打算就这么完了……”

  听了吴勉这句话,‘徐福’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我还有几个月的寿数?你那么较真做什么?现在就算了结我,也不过让我早死这几个月。对你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算了算了,你要动手的话尽管动手,我绝不还手……”

  归不归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徐福’就算不是真身,也不是吴勉对付了的。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真像徐福说的那样,吴勉还瞒着自己藏了一招大杀器吗?

  看着‘徐福’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归不归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看着两个人好像还要动手,当下老家伙上前嘿嘿一笑,说道:“刚才看到宅子塌了,吓了老人家我一跳。没伤到人就好……幸好老人家我家大业大的,最不缺的就是房子了。咱们还是去邵家对面的宅子住,我老人家就觉得整个南京城,那里的风水最好了……”

  听到归不归带出了邵家,吴勉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他再次对着‘徐福’说道:“你还打算给我和广仁说合吗?”

  “都这样了,我还能说合什么?”‘徐福’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保了他们师徒俩这么久,也算仁至义尽了。再说当年广仁拜的又不是我这个徐福,可以了……我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还是那句话,我还能活几天?剩下的日子扒着手指头数了……”

  说话的时候,‘徐福’两只胳膊背在了身后,随后溜溜达达的向着宅院外面走去。看着这位大方师走远了,归不归这才凑到了吴勉的身边,笑眯眯的说道:“老人家我晚来了一步,没看到你们俩动手的场面……不过看这意思,好像是你占了便宜。给老人家我说两句,让我老人家也替你高兴高兴……”

  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似笑非笑的指着‘徐福’的背影说道:“你去问问他,就什么都知道了……”说完之后,白发男人跟在了大方师的身后,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归不归抓了抓头皮,自言自语的说道:“搭伙这么久了,什么时候他还藏着这一手?早知道这样的话,我老人家我还瞎操什么心……”

  归不归在南京有多处房产,原本想着日后留给邵家女人们做嫁妆的。不过现在这一代的邵素如嫁了怡亲王允祥,后代子孙势必享尽荣华,也用不到老家伙操心了。当下,他带着吴勉、‘徐福’和两只妖物重新住到了邵家对门。隔了一条大街,就是那位高老爷的府上……

  可能是因为刚才在吴勉的手里吃了亏,‘徐福’显得有些萎靡了起来。在马车上便昏昏欲睡,好不容易回到了这里之后,‘徐福’一头便扎进了自己的‘寝室’里面。早饭的时候归不归亲自去请,那位大方师睡的昏天黑地都没有醒过来。

  回到了饭厅,归不归对着吴勉说道:“大方师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昨晚下手太重,他到现在还没起来……”

  “我根本就没有接触到他……”吴勉喝了一口热粥之后,继续说道:“算起来他也没有多少天了,也许快油尽灯枯了也说不一定。老家伙,能见他一眼就赶紧去见,见一眼少一眼。”

  昨晚搬过来之后,百无求带着两只妖物问过吴勉多次,不过这个白发男人的嘴好像封了封条一样,怎么都不说‘徐福’是怎么在他手里吃的亏。不过‘徐福’的反应也证明这个亏吃的不小……

  “可惜广仁、火山不在,贾士芳也不争气,他晚几天再‘死’的话,那俩大方师也逃不了……”归不归坐到他的位置上,随后笑眯眯的对着桌上的一人二妖继续说道:“现在贾士芳不在了,素如也没有了靠山。要不然的话我们还是回京,也给皇帝一个眼色看看……”

  听到要回京去警告皇帝,百无求当场来了精神。他仰脖干了碗里的肉汤之后,拍着胸脯说道:“这事交给老子,老子早就看这一世的皇上不顺眼了……要不是看咱们两家做了亲戚,老子早就进宫大嘴巴……”

  没等百无求说完,小任叁指着‘徐福’寝室的方向说道:“老不死的,咱们走了,你们家徐福大方师怎么办?我们人参看这架势,他不是十天八天能缓过来的。把他留在这里不大好意思吧?”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当年那个老东西把老人家我关在苗疆山上百年,怎么没说他对我老人家不好意思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就叫做报应了,我们明天就走,‘徐福’那个老东西醒过来还要占我们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