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外室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外室

  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贾士芳在吴勉的面前咽了气。原本他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应该走的,只是心里一直惦念着自己的子孙,这才一直忍到了吴勉到来。该说的话都说完之后,贾士芳这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士芳是个好孩子,可惜了……”归不归走了过来之后,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想不到他躲过了皇帝的刺杀,还是逃不过这一劫。老人家我去安排一下,下辈子士芳投胎,总是要有交代……”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徐福’说道:“你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给你和广仁说合……”看着床上已经气绝的贾士芳,‘徐福’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只是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我也想躲个清净。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那我宁可留在海上钓鱼好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大方师向前几步,走到了贾士芳死尸的床榻前。替他合上了眼皮之后,这才继续说道:“那个徐福也提到过贾士芳,说他身上有当年广仁的影子。可惜他的身体承受不住长生不老药,要不然的话将他也变成长生不老之身……到时候他们四世同堂,也是一段佳话。”
  
  “幸好邵家的女人早就以为他亡故了,要不然就要再折腾一次,也是麻烦……”归不归在后面看到吴勉的脸色不善,当下急忙找话题岔开。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士芳临走之前说要带素茹回来,这是他最后的遗愿,怎么也要完成的。老人家我做主不去妖山了,咱们回到北京,把邵素茹接回来。大方师,这次北京之行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了吧?”
  
  “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就这俩月了到处折腾不算,还要被老家伙你猜疑。还不如留在南京陪着内子安胎的好。”‘徐福’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我走的时候你们还没有回来,那老家伙你要临走之前,先安排好人给我做白事的。虽说不要大操大办,小门小户的礼节总是应该有的。”
  
  归不归现在也不敢让‘徐福’离开,谁知道他还安排了什么大戏。一旦自己和吴勉折腾不了,总还是要指望这位大方师的。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徐福’说道:“大方师你这话说的老人家我心酸,你还是守着我老人家和吴勉吧……起码也要有个照料,再说了,还有俩月你就要走了,尊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八成就是遗腹子了。你不在了,还要靠着我们几个照料。大方师你在天之灵,总是应该保佑我们的,是吧?”
  
  ‘徐福’跟着笑了一下,随后跟着说道:“说的好像我和贾士芳一起走了似的,真是大吉大利……”
  
  原本定好要去妖山的计划,也以为贾士芳的离世而改了计划。归不归让泗水号安排了他的丧事,三天之后出殡,吴勉以丝绸商人‘高老爷’是贾士芳远房亲戚的借口,让这一代邵家主母和女婿出席了葬礼。在归不归的巧言之下,加上一万两银子的银票,让邵家女婿换上了孝子的衣服,算是送了贾士芳最后一程。
  
  原本以为贾士芳一死之后,他们就可以出发去往北京。没有想到就在贾方士死后的第二天,在葬礼上做了一次孝子的邵家女婿竟然也一命呜呼。
  
  说来也是活该,他入赘邵家做了女婿之后,又用邵家的钱财在外面养了一方外室。经常借着出门会朋友的事由,去外宅和小妾私会。这件事贾士芳早就知道,不过念起这女婿一门单穿,到了邵家也只是生养了一个女儿,担心断了香火这才找了个外室。
  
  想不到一来二去邵家女婿的外室还真怀了身孕,就在邵素茹和允祥大婚的那几天,生下了一盒大胖小子。这一下邵家女婿欢喜的不得了,将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私房钱差不多三千两银子一股脑的都给了外室。贾士芳知道这件事之后,也没有如何呻斥自己的女婿。还暗地里给了外面女人一千两银子,算是点了女婿一下。女婿也收敛了许多,并没有作出太出格的事情。
  
  贾士芳活着的时候,他这女婿还夹起来尾巴做人。等到他一死,女婿的狐狸尾巴便露了出来。当初以为贾士芳死在了那位天师的手里,邵家女婿直接和夫人撕破了脸,将自己外室和私生子的事情和盘托出。然后威逼利诱邵家主母接纳外室进门,给她一个小妾的身份,然后给自己的儿子正名。到时候邵家的家产也要给他们娘俩一份,反正自己的大女儿嫁给了当朝的铁帽子王,北京王府的家产都是她的,南京这份家业便给她弟弟得了。原本他还有些忌惮吴勉、归不归他们,不过想到这是自己的家事,他们外人无权插话,当下反而觉得自己占理,于是在邵家越发的不可一世起来
  
  邵家女人的性格不及其母,听到了自己夫君的话之后如同五雷轰顶一般。闹了一场见到没有什么用处之下,只能违心的同意了夫君让外室母子俩进门。当时吴勉、归不归正在去往藏地,并不知道邵家此时的变化。
  
  给‘高老爷’做了一天的孝子之后,邵家女婿分出来五千两银子要送给小妾。却在小妾的房门前偷听到小妾和贴身丫鬟的对话,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是小妾和外宅邻居王大哥私通所生。自己竟然稀里糊涂的将家产给了外人。
  
  此时,女婿的年纪已经不小,被此事打击之后直接中风。当天晚上在弥留之际,回光返照将这件事告知了自己的夫人,让她无论如何也要将外室母子俩赶走,不能来占这个便宜。说完当场一命呜呼了……
  
  女婿死后,邵家主母立即将夫君的外室连同孽子一起赶了出去。没曾想到这女人娘家一大家子男人竟然冲上门来,说邵家主母想要独霸家产,要将女婿儿子那一份家产也霸占起来。
  
  这些人又找了几十个市井无赖,冲进了邵家之后,便要抢夺邵家的田产,房契和财务。此时邵家一个男人都没有,虽说有几个彪悍的婆子,不过直接被这些市井无奈用菜刀砍翻在地。
  
  眼看着就要出人命的时候,一个白发男人凭空出现在了邵家主母的面前。看着这几十个手握刀枪棍棒的无赖,吴勉森然一笑,留住来他那一嘴的小白牙,对着这些无赖们说道:“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你们在阴曹地府有亲戚吗?让它们带个话,给你们站个好位置……”
  
  “谁敢欺负妞儿家的孩子!老子把你们的狗宝捏出来!”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听到消息的百无求也施展了遁法赶了过来。看着面前这些男人,二愣子也懒得问话了,它怪叫了一声之后,冲着这些人扑了上去。
  
  看着百无求出现,吴勉便知道没有自己动手的机会了。当下他用身体挡住了邵家主母的视线,对着她说道:“闭眼……”邵家主母立即闭上了眼睛,随后一阵一阵惨叫声响了起来。听到她心惊肉跳,更加不敢睁眼偷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百无求心里带着怒气,下手更加没有轻重,几下子之后,面前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男人了。这些人大多数都已经丢了性命,活着的已经开始一窝蜂的回头逃窜,什么时候他们见到过这种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