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炖鱿鱼

返回首页蜜汁炖鱿鱼 > 第九章 大魔头?

第九章 大魔头?

  grunt自嘴边溢出一抹很奇异的笑容,慢慢转回,弯腰问佟年:“小妹妹,你是不是认识这个人?”他说着,眼角瞄了瞄gun。

  佟年红着眼睛,虽然不想搭理这个人……还是点点头。

  “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她不太敢直接说,再次看向gun,后者继续吃苹果,倒是一副想看看你俩还能搞出什么新鲜东西的表情。

  “……韩商言。”她轻声回答。

  那天……他来网吧用的身份证就是这个名字……

  该不会也搞错了吧?

  特么的……

  grunt直起腰,一边以痛苦的姿势捂着腹部,一边很幸灾乐祸地走回去,背对着佟年,在gun耳边压低声音问:“俱乐部上下知道你中文名的不超过三个人,更别说俱乐部以外的人了。想让我背黑锅?门都没有,神棍!”

  他一瞬莫名,随即挑眉,一拳砸向grunt的胸口。

  “我靠……”grunt猛地捂胸,险些扑倒在地,“你灭口啊!”

  一只手臂已经搭上grunt的肩,重重地压下了力道:“你再说说看,背什么黑锅?”

  “……小妹妹,”grunt在要牺牲之前,摘下眼镜,用最最纯良无害的目光望向佟年,“喜欢就大胆的说,告诉你,这男人身边别说女人,连雌性生物都没有。连楼下公寓男保安养的狗都是公的……这种极品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

  “我……”她眼内的眼泪还没褪,脸忽然就烧透了,“反正……我喜欢的不是grunt……”佟年低下头,死死盯着自己的鞋尖,低声说:“我来找你的。”

  天啊……

  竟然说出来了……

  gun微蹙起眉心。

  他的眼睛相当漂亮,有着男人不该有的纤长睫毛,此时此刻在那漆黑的眸子尽是狐疑:“还是不肯说实话吗?”

  “就是实话啊!!”佟年和grunt一瞬脱口,齐声反驳。

  还不够明显吗?!

  这辈子第一次告白啊……不是被拒绝,也不是被接受,而是不信!

  不信……

  佟年觉得自己快昏过去了,又是委屈,又是挫败。

  房间陷入了短暂的、诡异的沉默。

  直到,有人清了清喉咙,说:“还站着干什么?没你事了。”

  啊?

  佟年心一沉,抬头。

  他随手把苹果核扔进垃圾桶,扫了grunt一眼。

  嗯?不是说我?

  终于被放行,grunt一分钟都不想多呆,连外套都不顾拿,就这么数九寒天地穿着个半袖,哆哆嗦嗦地戴上眼镜:“您和妹子继续,我撤。”

  说完,健步如飞地撤了。

  门啪嗒一声落了锁。

  佟年反射性地,挺直了背脊。

  眼前很快就出现了一双黑色的运动板鞋。

  她大气都不再敢出,两只手在身后拼命搅着,紧张的开始一阵阵出汗。

  他走到她的面前,在思考如何开口。

  下午在体育馆看到她拉着一个箱子,在重要比赛已经结束之后才匆匆走入,让他忽然就记起和这个小姑娘似乎有一面之缘。毕竟肯拖着行李四处飞着看电竞比赛的女孩子还是少数,这让他想起,自己职业生涯里唯一有过交集的女孩。

  好兄弟,appledog。

  他第一次将女孩称作好兄弟,那个女孩只有15岁,是solo的女朋友。

  那也是他第一次对性别为女的人改观,可以和异性在一个key说话,可以比肩而立,可以互相扶持,有同袍之谊。后来……好像就没有了。对失去的友情,他始终耿耿于怀,所以那一刻才让他有些触动,想去和面前这个小姑娘打个招呼,鼓励一下小姑娘对电竞的热情。

  后来发现,有些不对。

  这个……完全是他过去二十几年最排斥的性格软弱,随波逐流,热衷胡思乱想,擅长感情用事,并且喜欢——

  他扫了一眼她的短裙和白色|猫耳朵的长筒袜。

  ——喜欢将有限的时间用来反复试穿衣服、梳头、化妆的小姑娘。

  ……

  她轻轻,尝试性地咳嗽了声。

  头发没乱吧?

  额,还是他不喜欢这种可爱风格?

  “你……”gun终于找到了突破口,“知道我叫什么吗?”

  当然……她轻声回答:“韩商言。”

  虽然偷看身份证很不道德……

  短暂安静。

  “喜欢我?”他再次开口。

  “……”

  “怎么?我误会了?”

  “没……”

  “喜欢我什么?”

  “……”

  难道要说一见钟情吗T。T……

  假如手指能系在一起,早就被她搅成死扣了。

  眼前,他的脚忽然挪动了下。

  向右,两步,又慢悠悠地踱回来。

  “不好回答?这样,换句话问,”gun尽量让自己笑容可掬,且和颜悦色,顺便一字一句地问出了难得那么点好奇,“我有什么可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