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炖鱿鱼

返回首页蜜汁炖鱿鱼 > 第十九章 分手倒计时?

第十九章 分手倒计时?

  当然,佟年妈妈没那么好说话。

  反正手是没有握的,只是打了个哈哈,随口说小时候看到过gun的很多照片,和他父母也见过,没想到一晃竟然长这么大了。

  佟年爸爸觉得内人做得有些过分,落座后,低声问她怎么连小辈的面子都不给,佟年妈妈不高兴了,看了眼隔着一个佟年的gun:“现在的小孩子不像我们当年,交朋友又不定性,说不定明天就分手了呢。”

  佟年爸爸琢磨了会儿,深以为然。

  gun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吃了个隐晦的闭门羹,整场表现都极差。

  比如,从不给佟年倒饮料,从不陪她小声说话哄她开心,从不关照她吃菜,从不……最后,连姑妈都觉得幸好没给闺女相上这位大少爷,否则只有女方拼命倒贴的份。

  整顿饭都快吃完了,佟年才偷偷地,在自己手机上输入了一行字,递到他眼皮底下:为什么……要说假话?

  别看这么简短的一行字,她足足打了十分钟,换了各种措辞。

  虽然知道他说得是假话,还是有一点点的期待,纵然有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会不会,他……觉得自己比表姐适合他?

  gun看清了问题,有些头疼。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有些麻烦,要从Dt从十二岁回国开始说起。显然,他今晚不想再费任何脑子了,需要最快给一个安全无害的说法。

  “我弟弟,有个喜欢了十年的女孩,”他用两个人最近的距离,最安全的音量告诉她,“他来之前拜托我一定要帮他摆脱这次相亲,实在太棘手,不得已只能用非常手段了。很抱歉,过了今晚,你随便找个借口分手,不体贴、不温柔、没共同语言,年纪太大——都可以,分手原因随你定。”

  “哦……”她眼神黯了黯。

  “抱歉。”这句倒是难得诚恳。

  “没关系……也是为了帮他嘛。”她轻声喃喃。

  她眼睛轻轻瞄了眼吃饭的大男孩,估计是因为和长辈吃饭,他难得没有继续戴着棒球帽,而是脱下来放在了腿上。一言不发,低头吃饭。

  喜欢了十年的女孩啊,真好,十年前我才九岁……

  咦?不对,十年前他不也才十二岁吗?

  !

  好早!

  晚上,众人要离开的时候,爷爷特地让他开车将佟年和父母送到家。

  车开到楼下,熄了火。

  佟年慢慢地解开安全带。

  妈妈还想要留在车里盯着两个人,就被爸爸先推了推肩膀,意思是,长辈的,怎么也要意思意思给人家一点点说话时间。

  于是,在不情不愿里,佟年爸妈下了车。

  车里放着电台的歌,是朴树的《平凡之路》,他开得声音很大,整个车内都在循环着歌词:“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烟消云散……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的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的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

  ……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佟年瞄着车外的爸妈,轻声问。

  gun有些走神,不知道是不是在认真听歌词的原因,还是音乐声实在太大了,只听到她在说话,却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他视线从车窗外的景色,移回来,落在她身上:“还不回家?”

  “我想先问个问题。”她举手,重申自己的要求。

  gun挑眉,示意她继续说。

  “我们……什么时候分手?”

  总要,有个时间吧?

  gun没想到是这个问题。

  他在小姑娘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各种情绪,纠结的、失落的、慌乱的、口是心非的……这诸多情绪下难以隐藏的是那抹小小的,非常想要压抑住的期盼。

  车内有些异常的安静。

  ……

  ……

  一分钟后,佟年乖乖下车。

  妈妈立刻将她没系好的大衣拉紧,低声问:“说什么呢?这么久?”

  “没说什么,”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轻声喃喃,“就是……说了几句话。”

  *

  gun的车停进地下车库,下车、进电梯、按下二十楼,过了十五秒,电梯抵达一楼。门打开时,正有几个KK队员拎着小盒小盒的宵夜走进来,看到gun的时候,年纪最小的demo反射性倒退了一步,这才紧跟着前面两个马上闭嘴的队员低头钻进电梯。

  老大……在吃糖T。T……肿么破。

  队长,Dt队长你在哪儿,grunt,g帅你在哪儿,我们搞不定老大啊啊啊啊!

  门慢慢关上。

  身后,两只手同时伸出来,扶住了demo和其中一个队员的肩膀:“年夜饭?”

  “是啊……老大,”demo声音涩涩地,不敢回头,“这不没买到飞机票和火车票,准备初二再回去……吗……”

  “吃完了来我房间,测测手速。”

  ……

  他说完,想了想,又问了句:“还谁在,都叫过来,不及格的明天晨跑。”

  ……

  众人快哭了。

  有年三十测手速的吗?!有年初一晨跑的吗?!

  还让不让人好好过年了!这俱乐部没法呆了!

  gun发现没声音,蹙眉,极黑的眸子从镜子里扫了几人一眼:“没听见?”

  *

  一个小时前的车内:

  歌曲渐入尾声,gun觉得车内的温度有些高,随手把空调关上,漫不经心地反问她:“你想什么时候分手?”

  啊?我?

  “怎么?”他语气不咸不淡的,“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合适……”

  现在?现在好像不合适吧?明天?好像也太快了点……一星期?一星期会不会显得太滥情了0。0?一个月?

  她在心里,不断不断地,往后挪着时间轴……

  “这样,”gun打断她漫无目的浪费时间,按下中控台上的开锁键,啪地一声,前排车门解了锁,“等你觉得合适了,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