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

返回首页且听风吟 > 第18章

第18章

  18

  电话铃响了。

  我正歪在藤椅上半醒半睡地怔怔注视早已打开的书本。

  傍晚袭来一阵大粒急雨,打湿院子里树木的叶片,又倏然离去。雨过之后,带有海潮味儿的湿润的南风开始吹来,轻轻摇晃着陽台上排列的盆栽观叶植物,摇晃着窗帘。

  “喂喂,”女子开口道,那语气仿佛在四脚不稳的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放一只薄薄的玻璃杯。“还记得我?”

  我装出想一会儿的样子,说:

  “唱片卖得如何?”

  “不大好。……不景气啊,肯定。有谁肯听什么唱片呢!”

  “呃。”

  她用指甲轻轻叩击听筒的一侧。

  “你的电话号码找得我好苦啊!”

  “是吗?”

  “在爵士酒吧打听到的。店里的人问你的朋友,就是那个有点古怪的大个子,读莫里哀来着。”

  “怪不得。”

  缄默。

  “大家都挺寂寞的,说你一个星期都没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还真不知道我会那么有人缘。”

  “……在生我的气?”

  “何以见得?”

  “我说话太过分了么,想向你道歉。”

  “啊,这方面你不必介意。要是你还是放心不下,就到公园撒豆喂鸽子去好了!”

  听筒那边传来她的叹气声和点香烟的声音。身后传来勃布.迪兰的《纳什维尔地平线》。大概打的是店里的电话。

  “问题不是你怎么感觉的,起码我不应该那样讲话,我想。”她一连声他说道。

  “挺严于律己的嘛!”

  “啊,我倒常想那样做的。”她沉默了一会儿,“今晚可以见面?”

  “没问题。”

  “8点在爵士酒吧,好么?”

  “遵命”“……哎,我碰到好多倒霉事。”

  “明白。”

  “谢谢。”

  她放下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