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

返回首页且听风吟 > 第38章

第38章

  准备回东京这天傍晚,我抱着小旅行箱直接赶到爵士酒吧.还没有开始营业,杰把我让到里边,拿出啤酒。
  
  “今晚坐汽车回去。”
  
  杰一边给用来做炸马铃薯片的马铃薯削皮,一边连连点头。
  
  “你这一走,还真够寂寞的。猴子的搭挡也散伙了。”杰指着柜台上挂的版画说道。“鼠也肯定觉得孤单的。”
  
  “呃。”
  
  “东京有意思?”
  
  “哪儿都一个德性。”
  
  “怕也是。东京奥林匹克以来,我还一步都没离开过这座城市呢。”
  
  “喜欢这城市?”
  
  “你也说了,哪儿都一个德性。
  
  “嗯。”
  
  “不过过几年想同一次中国,还一次都没回过……每次去港口看见船只我就这样想。”
  
  “我叔叔是在中国死的。”
  
  “噢……很多人都死了。”
  
  杰招待了我几瓶啤酒,还把刚炸好的马铃薯片装进塑料袋叫我带着。
  
  “谢谢。”
  
  “不用谢,一点心意……说起来,一转眼都长大了。刚见到你时,还是个高中生哩。”
  
  我笑着点头,道声再见。
  
  “多保重!”杰说。
  
  咖啡馆8月26日这天的日历纸下面,写有这样一句格言:“慷慨付出的,便是经常得到的。”
  
  我买了张夜行汽车的票,坐在候车室凳子上,专心望着街上的灯火。随着夜迟更深,灯火渐次稀落,最后只剩下路灯和霓虹灯。汽笛挟带着习 习 的海风由远而近。
  
  汽车门口,两个乘务员站在两边检查车票和座号。我递出车票,他说道:“21号中国。”
  
  “中国?”
  
  “是的。21号c席,C是第一个字母。A是美国,B是巴西,C是中国,D是丹麦。听错了可不好办。”
  
  说着,用手指了一下正在确认座位表的同伴。我点头上车,坐在21号C席上,开始吃还热乎乎的炸马铃薯片。
  
  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
  
  我们便是这样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