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返回首页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 第二十六篇《迷失的旅行者——后篇:回传》

第二十六篇《迷失的旅行者——后篇:回传》

  第二天晚上。
  
  量子物理教授:“你觉得他……正常吗?”
  
  我:“不正常。”
  
  量子物理教授:“你是说……”
  
  我:“一个人要是这种情况算正常吗?我没看出他不正常,所以才不正常。如果他胡 言乱语或者随便说点儿谁也听不懂的语言我倒是很容易下判断。”
  
  量子物理教授:“逻辑性呢?”
  
  我:“逻辑性……我已经习惯了,我见过太多逻辑完善的病人了,只不过是他们对事物的感受错位了。而且很多比你我更理智冷静。不过这个……”量子物理教授:“什么?”
  
  我:“可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量子物理教授:“可能是我们不对劲吧?我觉得很可怕……”
  
  我:“我也是……”
  
  他看了下我:“你好像比他痛苦。”
  
  我点了下头。
  
  量子物理教授:“目前看,很多内容的确是他说的那样,只是技术上我们还没达到。不过……很近,用不了多久技术上也许真的能实现了,这个才是最可怕的。”
  
  我:“他说的那些科技水平,现在我们到什么进度了?”
  
  量子物理教授:“不知道,最近五年关于无条件量子电运方面,相关学术杂志上基本没有新内容了,偶尔有也是理论上泛泛的空谈。”
  
  我:“你是想说没有进展?还是你想说各国政府都在偷偷的干?你是陰谋论者吗?”量子物理教授:“我不是。但是偷偷干是正常的,毕竟这个技术太诱人,可以说是完全把技术前和技术后划分为两个时代了。”
  
  我:“这么严重吗?”
  
  量子物理教授:“军事上我们不说了,说民用基础。想想看,凭空运送,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接收者的个人信息就够了。我凭空就弄出一个苹果在手里,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变出东西——还不是魔术师那种动作飞快的把戏,而是让你看到一些东西在我手中组成。你不觉得那是神话吗?我现在突然怀疑过去神话都是真的了,原本那是真实的,后来成了历史,当文明衰退后,后人看了那些不相信,历史就变成了传说。如果反重力装置便携化,如果量子电运技术便携化,如果记忆接收芯片植入大脑。你可以自由 的飞,你可以凭空拿到东西,你可以不用上学得到你需要的任何知识,那不是神话是什么?之所以认为是神话,是因为科技程度还达不到。别那种眼神看我,我知道这些听上去像个科幻晚会的发言。但我是以一个量子物理讲师的身份说的这些。我不信有什么神,我相信人类自己就是神——唯一的问题是:人类这个新的神,是否能控制自己的技术不毁灭自己。所谓的科学技术问题,都不是问题,唯一存在的问题就是:人到底是不是能控制住自己所创造的一切,而避免自我毁灭。”
  
  我想了好一阵:“嗯,如果我有小孩我不会让他选择魔术师职业的,下岗只是迟早的事儿。
  
  还有,你准备改行教哲学了?”
  
  量子物理教授:“改行教文学了——如何撰写悲剧。”
  
  我笑了:“剧本大纲是什么?”
  
  量子物理教授:“得到一切,却因无法控制而导致自我毁灭。”
  
  我:“你需要做精神方面的鉴定吗?我可以帮你。”
  
  量子物理教授:“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
  
  我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量子物理教授:“需要的时候……怎么了?”
  
  我:“天呐!原来是这样!!”
  
  我想我明白了。
  
  第三天。
  
  我单独约了“旅行者”在一家茶餐厅见面。
  
  只有我,没有我的朋友。
  
  他:“不是说一周后才催眠吗?”
  
  我:“嗯,那个没问题,在那之前我想再问你一些事儿。”
  
  他:“哪方面的?”
  
  我:“一个技术方面的,我还没太明白呢。”
  
  他:“你问吧,我知道的肯定会告诉你。”
  
  我:“你能告诉你以前有过传输经历吗?”
  
  他:“没有过,这次是第一次。”
  
  我:“哦……那么你听过别人,就是有过传输经验的人讲过吗?”
  
  他:“讲过,传输的一些必要知识和原理有人讲过,注意事项什么的都说了,但是没有更细致的东西了。我说过吧?这是政府行为,很多事情……就是这样。”
  
  我:“好,我明白了,那么这项技术是成熟的吗?对你们来说?”
  
  他认真的看着我:“很成熟,虽然政府之间对外都宣称还是理论阶段,但是实质上很多政府之间都在合作,只是很隐秘罢了。”我:“你说过很隐秘,那么你怎么知道原来的实验呢?”
  
  他:“最初的阶段,那时候我还没加入,大约为期5、6 年吧?都在进行了一个叫‘观察者’的实验,技术等等各方面稳定了,才开始大规模招募的——当然不是社会上招募。但是人员很多了已经。现在这个项目的核心人员,基本都是最初的‘观察着’。象你们说的,军人啊、物理学家啊什么,军人偏多。”
  
  我:“你们现在的项目名称是什么?‘再次观察者’?”
  
  他笑了下:“不,旅行者。”
  
  我:“你在那边有家人吗?啊……我是指你结婚了?”
  
  他:“没,跟家人住在一起,跟这里一样。”
  
  我:“差别大吗?”
  
  他:“其实差别不大,但是我被派过来的原因是他们说这个阶段是个分水岭,我们以后和你们这个宇宙会差别逐渐拉大,所以需要有人来。”
  
  (受字数限制,本篇未完待续)
  
  我:“你们这次多少人?”
  
  他:“很多,大约20 多个。”
  
  我:“不在一起吧?你们彼此知道身份吗?”
  
  他:“不在一起,彼此不知道,因为一个人出差错会很麻烦。毕竟我们有你们没有的技术。”
  
  我:“如果你回不去了,你想过怎么办没?”
  
  他严肃的看着我:“我很想回去,因为总有一种我不属于这里的感觉。”
  
  我:“你能告诉我回传那部分是怎么回事儿吗?”
  
  他:“回传就是在记忆电子流结尾的部分……”
  
  我:“不,我问的不是技术,而是回传后,会怎么样?”
  
  他愣了:“回传后?”
  
  我:“我没听到过你说记忆消除部分,是不是回传后你的记忆就消除了?或者我反过来问:当初你被传输后,那边的你就是空白记忆状态了吗?”
  
  他惊恐的看着我。
  
  我:“我昨天仔细想了,总觉得有个问题。最初我没想明白,也忽视了。我猜,即便回传了,你还是在这里对吧?你的那个世界的记忆没被抹去对吧?你昨天也说过。从传送的那瞬间起,你和原来自己的记忆就不同了,你们是分开的灵魂了——假如说那是灵魂的话。同样道理,你回传了记忆,等于拷贝了一份回去,是你依旧还在。是不是?”
  
  他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
  
  我:“我知道我帮不了你了,因为我……没有消除记忆的能力。”
  
  说完我故作镇定的看着他,但是心理上有着巨大的压力,我想我是残忍的。
  
  他抱着自己的头努力控制着身体的颤抖,我对此无能为力。
  
  过了好一会,他抬起头:“谢谢你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我接受了。”
  
  我看见他眼里含着眼泪。
  
  我:“其实……”
  
  他:“好了,我知道了,我也明白那句话了。”
  
  我:“哪句话?”
  
  他:“记得在培训的时候说过,我们这个项目的名称是旅行者,你们也有那个吧?旅行者探测器。”
  
  我:“呃……美国那个旅行者探测器【注①】?”
  
  他:“那次我们都被告知:这个项目的为期是10 年,对于其他宇宙的信息是想旅行者探测器一样,源源不断的向回发送信息。我最初的理解是要来很多次,现在我明白,是单程。”
  
  他笑了一下,但那笑容是凄凉。
  
  我:“……我觉得……其实你并没有……离开你的地球,只是……只是……”
  
  他:“那我算什么?附属品?信号发射器?”
  
  我:“……你知道这超出了……呃,超出了……”
  
  他:“传统道德?人伦?还是别的什么?无所谓了已经……”
  
  我沉默了。
  
  他:“没关系,谢谢你。我今后就在这里生活了,我也不必刻意做什么,反正他们也能源源不断得到相关的信息,我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此。”
  
  我:“另一个宇宙的你,也会感受到的……呃,我是指你在这里的感受……”
  
  他:“是的,是这样的。”
  
  说着他站了起来。
  
  他:“我该走了,再次谢谢你。”
  
  我:“怎么说呢……祝你好运吧……”
  
  他犹豫了一下后,认真的看着我:“我真的希望是个精神病人,因为那样也许还会有治愈的机会,还有一份期待。”
  
  我在窗前看着他出了茶餐厅渐渐的走远,心里很难受。
  
  量子物理教授从不远的座位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坐下。
  
  量子物理教授:“告诉他了?”
  
  我:“嗯……”
  
  量子物理教授:“他接受吗?”
  
  我:“有办法不接受吗?”
  
  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
  
  量子物理教授:“我突然觉得我们做的这些很讨厌,就让他等待着不好吗?那还有一个希望存在。”
  
  我:“也许人就是这么讨厌的动物吧?想尽办法想知道结果,但是从来不想是否能承受这个结果。”
  
  量子物理教授:“他……不是精神病人吧?”
  
  我想了想:“他应该是。”
  
  量子物理教授:“为什么?”
  
  我:“我没说太多,只是提示了一些他就明白了。我猜他可能早就想到了,但是不能接受,所以一直避开这个结论。”
  
  量子物理教授:“可能吧……就在这里生活着吧,反正也差不多……”
  
  我:“嗯。”
  
  看着窗外,我想朋友也许说的对,但是我们都很清楚,对于迷失的旅行者来说,这里不是他的家,这里永远都是异国他乡。可他没有选择,只能生活在这个异乡。也许总有一天他会解脱。但在这之前,只能默默的承受着。直到他的身体、他的记忆,终于灰飞烟灭。
  
  注1:1977 年8 月20 日美国发射了旅行者2 号探测器。同年9 月5 日,发射了旅行者1号探测器。两个旅行者探测器沿着两条不同轨道,担负太陽系外围行星探测任务,飞向外太空。这三十多年来,旅行者1 号探测已经距离太陽超过150 亿公里,成为了迄今为止飞得最远的人造物体。而旅行者2 号与太陽之间的距离超过约114 亿公里。
  
  这两颗探测器至今还在源源不断的向地球发送着它们“看”到的一切。而到2020 年,两位旅行者将先后耗尽所有能量。此后,它们彻底告别人类,在宇宙中默默漂流,直到永远。我:“这样啊……”
  
  她:“而且吧,尾巴那个洞有时候能溜出去的,一些灵魂有时候就溜出去玩,那就是灵魂出窍。”
  
  我:“这么诡异的事儿……被你说的这么简单……要是躯壳死了后呢?灵魂就出来了?”
  
  她:“不是死了,而是用旧了,用旧了就坏了呗。哪儿有什么天堂和地狱啊,都是灵魂四处溜达。”
  
  我:“那为什么灵魂都不记得原来当灵魂的时候呢?”
  
  她:“因为灵魂们不把原来记忆甩出去,很难进到新躯壳的大脑里,新的躯壳大脑都没发育呢,装不下那些。”
  
  我:“这个解释真是……不过,有不愿意进躯壳只是四处溜达的灵魂没?”
  
  她:“应该有吧?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个特好玩儿的事儿。”
  
  我:“什么事儿?”
  
  她:“有些躯壳比较好,所以好多灵魂争着往里塞自己,结果弄得很挤。有些成功占据躯壳的灵魂尾巴本身盘好了,但是挤乱了。”
  
  我:“你怎么知道有些灵魂尾巴没盘好弄乱了?”
  
  她:“你有机会问问,一定有这样的人:有时候挠身体的一个地方,另一个地方会痒。比方说我吧,我就是。我挠左边肋骨一个地方的时候,左胳膊肘就会有感觉。我一个同学,他挠膝盖一个地方的时候,后脑勺会痒。那就是整条尾巴被挤的到别的地方了,你挠尾巴尖儿,尾巴中间的部分可能会痒。”
  
  我笑了:“真的吗?真有意思。能挤歪了啊……”
  
  她很认真:“当然能!我知道你不信,随便吧,反正作为交 换我告诉你了。”
  
  我:“不,我信了一部分,挺有意思的。你好像在这里生活的还不错嘛。”
  
  她:“什么啊,早腻了,要不我就不会跟着轰炸机跑着玩儿了,这里太没意思了。”
  
  我想了一下,问她:“你想出去吗?”
  
  她上下打量着我:“当然想啊……不过……你是院长?你能让我出去?不像啊,我觉得你倒是像三楼楼长……”
  
  我忍不住笑了,然后认真的告诉她:“我可以告诉你出去的办法。”
  
  两个多月后,我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了好多感谢的话,感谢我教给她出去的办法,还说会一直保持联系。并且说我告诉她的那些,她会一直记得。
  
  那天我对她说:想出去很简单,就跟灵魂盘起尾巴挤进躯壳当人一样。想不被人当成精神病,那就必须藏好一些想法,不要随便告诉别人,这样安全了。
  
  因为我们的世界,还没有准备好容纳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