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阴棺

返回首页镇阴棺 > 第52章 令牌

第52章 令牌

  我看到何姝紧咬着牙关,捏着法诀的手掌也开始颤抖起来,很显然,此刻的何姝已经用尽全力,而对面的那老太婆却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嘭!

  突然,空中传出一声沉闷的声响,那金钱剑直接倒飞回来,而何姝整个人蹬蹬后退数步,甚至我看到何姝的面色有些苍白,她的嘴角,一丝鲜血浮现出来。

  我心中一惊,何姝受伤了?

  “你没事儿吧?”我连忙走到何姝的身边,对着她问道,何姝却一言不发,朝前一步将地上的金钱剑捡起来,很显然,何姝是一个极为要强的人。

  而我看到这一幕,连忙一步挡在何姝的面前,看着对面的老太婆,沉声道:“你到底想要干嘛?”

  听到我的话,老太婆的脸上也是微微一沉,随后看着我笑道:“小滑头,我都跟你说,只要你跟我走就行,但是这丫头却认为老身是在开玩笑。”

  “既然这样,那老身只能出手教训一下她,让她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阴冷的声音从老太婆的口中传出来,而我心中也是生出一阵无力的感觉,身后,传来何姝的冷喝声。

  “你走开!”

  闻言的我转过头看了何姝一眼,看到她脸色苍白的不像话,我知道何姝本来之前就和那无面鬼战斗了一场,这老太婆的实力甚至还在无面鬼之上。

  而我现在突然发现,这老太婆好像并不是和无面鬼一伙儿的,刚刚我在说无面鬼的时候,她根本就无所动容,而现在她实力这么强悍,却并没有对何姝下杀手的意思。

  对我更是没有露出杀意,之前面对无面鬼的时候,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是我的记忆中,真的没有这么一个老太婆的印象,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我跟你走!”

  沉吟片刻,我突然对着眼前的来太婆沉声道,闻言的老太婆眉头微微一挑,显然是没有想到我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倒是我身后的何姝一把将我拉开:“你疯了?”

  她冷眼看着我,将我挡在她的身后,刚刚面对无面鬼的时候,我知道何姝能够对付,所以我不会逞强,那个时候硬上,是没脑子。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这老太婆的实力明显是何姝对付不了的,她的目标是我,没有必要硬拖着何姝下水。

  “今天,你想要带走他,就从我身上踏过去。”

  何姝对着我喝了一声,就没有在理会我,而是冷冷的看着前方的老太婆,做出了丝毫不让步的姿态,此刻的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不知道何姝和我们家是什么关系,反正我爷爷还有我爸都是让我来找何姝投靠她,让她照顾我,但眼下这种情况,我的心中对何姝,有了更加不一样的认识。

  一个男人站在女人的身后听到这句话,其实我心里面是憋屈的。

  “呵呵,好硬骨头的丫头,老身也想要看看,你能站多久。”

  对面的老太婆对于何姝的态度显然也是一愣,有点儿没有想到何姝竟然会这么坚决,她知道这间药堂在县城有些地位,但现在的药堂和以往不一样了。

  还轮不到她忌惮的时候。

  与此同时,老太婆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我睁大眼睛,只能看到在我们的面前,有着一只布满黑气的手掌在放大,何姝的身子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

  下一瞬间,我整个人一步跨出,将何姝拉到身后,何姝的脸色大变,但此刻的手掌已经是直接印在了我的腹部之上,我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剧痛从我的腹部传来,整个人更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陈无忌……”

  我听到身后的何姝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然而,就在这一刻,面前的老太婆整个人竟然是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声,她整个人的身形朝着后方爆退,我迷糊的眼神能够看到,她的一条手臂,此刻竟然是变得一片焦黑,甚至有许多的地方便的坑坑洼洼的样子。

  此刻的老太婆面部无比的扭曲,哪里还有之前的那种从容不迫,她面容上带着一阵惊恐,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们这边,在我的目光下,老太婆整个人身形一窜,便是朝着大门外面窜出去。

  我虽然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此刻的我心中也是略微放心了下来,这老东西终于是走了。

  隐约间,我听到耳边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哭腔,但我现在挺累的,只想睡一觉。

  ……

  当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感觉到额头上暖呼呼的,我刚准备用手去试一下是什么东西,身边突然传来一声轻喝。

  “别动,还要敷十分钟。”

  闻言的我斜着眼睛看向身边,是何姝,她正在旁边吹着碗里面的药,一股刺鼻的中药味道传来,让我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大致的看了一下,这是我的房间,片刻之后,何姝将药端过来。

  “把药喝了吧!”

  闻言的我刚准备起身,却发现胸前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何姝的黛眉一皱,随后又让我躺下,她喂我。

  虽然何姝的脸上带着面具,但是此刻的我看到她的样子,还是莫名的觉得赏心悦目,中药的味道真的很难喝,但是为了不在一个女人面前出糗,我还是忍着将药喝完。

  十分钟之后,我额头上的药草也被何姝弄掉,看着何姝在收拾房间里面的药草,我连忙问何姝昨晚是怎么回事?

  何姝告诉我,我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是那个老太婆忌惮的,而且她被伤到了,所以就跑了。

  闻言,我连忙回忆了一下,摸了一下腹部的位置,一个长方体的东西被我抓在手中,何姝并没有给我拿出来。

  这东西正是我从村子里面出来的时候,我爸给我的令牌,因为我觉得这玩意儿我爸给我应该是有原因的,所以就一直携带在身上。

  没想到昨晚这东西竟然还救了我一命,这让我对这东西更加好奇起来,要知道,昨晚的那老太婆,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她竟然会对我身上的这神秘令牌忌惮?

  这样说来,我这令牌,恐怕是个宝贝。

  这时候,何姝让我好好儿休息,她说我昨晚虽然捡了一条命,但是受了内伤,要好好儿修养几天,她一会儿给我熬点粥端过来。

  说完也不等我说话,何姝就端着东西离开,我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何姝一走,我就连忙将那令牌掏出来,然后开始打量起来。